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善舉,超模靚媽義助 Apple Watch

2015/3/12 — 13:34

大概你已經被 Apple Watch 洗了兩日版(而我比較想買 Macbook)。但整個發布會最值得注目的,反而是個女子, Christy Turlington Burns 。

你可能會覺得臉熟,因為她曾是化妝品牌 Maybelline 的御用模特兒。2003 年她懷有演員 Edward Burns 的女兒,懷孕過程中,體驗到產婦的諸多風險及困難。誕下女兒後,她才發現,原來每年有 500,000 婦女於懷孕及生產過程中死亡,而其中,有九成案例是可以避免的。

於是她深造,攻讀公共衛生碩士學位,出任關注愛滋病的團體 Product Red 的大使,到落後地區考察。2010 年到坦桑尼亞、孟加拉、危地馬拉導演紀錄片 No Woman, No Cry,同時成立非牟利組織 Every Mother Counts,主力關注落後地區的孕婦照料。即使她是超模,不等於就有人送錢上門任你做善事,她要為經費籌謀的時候,遇上了紐約馬拉松。

廣告

眾籌平台 Crowdrise 與她友好,有一日突然問她,想不想參加紐馬。她說好,即使人生最長途也不過跑 8 公里,而且作為紐約客一直不關心、也沒打算看紐馬賽事。她的目標好簡單,是想為 Every Mother Counts 抓經費——所以當她在賽事中跑了 21 公里時,仍不忘跟一名記者(跑住來)做訪問,因為,讓 Every Mother Counts 多多曝光,才是她跑步的最初衷。

接著,她就撞牆了。她停下,拉筋,嘗試步行,估計自己無法再跑了。此時,她的 trainer 來到身邊:

廣告

There is no shame in walking. I've walked in this exact spot two times out of the six times I've done this marathon.

於是她繼續,停停,跑跑。去到尾段的三、四公里時,她形容為慘過生仔。然後,以 4 小時 20 分 47 秒時間衝過終點。42.195 公里,是馬拉松的總距離,原來,也是不少落後地區的婦女去生仔時要走的總距離。

她後來又跑一次紐馬,亦參加過著名賽事 Hood to Coast,並將過程放在另一套片 Every mile, Every mother 中。因為父親肺癌過世,她戒掉長期煙癮,並且走在前線勸人戒煙;與不少還在扮貴氣的女星不同,她情願全裸也不穿皮草。而這天,她則成為 Apple Watch 代言人。

她剛剛在坦桑尼亞的 Kilimanjaro 跑完半馬,她可以只是繼續做超模,做闊太,但沒有,而是去到非洲跑到雀斑出來,膚色黝黑。而一個半月後到倫敦跑 Virgin Money London Marathon,這是由維珍主理的馬拉松,講明將收益 100% 撥捐到你選擇的慈善團體手上,正合她意。

她為了自己理想去跑馬拉松,同時用馬拉松滋養鬥志。

當然她也聰明地接受蘋果邀請。要幫蘋果做的,就是用 Apple Watch 備戰倫敦的賽事,並將過程,以及 Every Mother Counts 的工作每周更新到蘋果網站,對她,對蘋果,都是加分。

這是我見過最心悅誠服、最具啟發性的軟銷。

蘋果好嘢。

同一發布會激起我跟跑友討論蘋果霸權及渣馬霸權的問題,希望有機會再談。

Apple Watch 片段截圖

Apple Watch 片段截圖

Pow Bow Facebook 專頁

原題為睇 Apple Watch 我變咗睇佢,現題為立場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