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街馬雜談

2015/2/7 — 15:50

唔計山賽,全世界九成以上的城市馬拉松,其實都係街馬。(街嘅定義,喺兩邊有行人路,中間通車果種,而唔喺指兩邊冇得行嘅公路)

六大馬拉松全部都係街馬,唔單止係跑街,仲要喺跑好很旺嘅街,兩邊都有店鋪和人群,就算有橋、公路和隧道(好似紐約馬起點嘅橋、東京由築地入豊洲嘅橋),果啲橋係好好跑嘅古蹟(例如倫敦嘅Tower Bridge),都只係佔賽道嘅好少部分。

又例如大阪馬和東京馬,封喺封地面嘅路,留返上面嘅高架天橋行車,同香港完全相反。唔口一包咁多橋和公路,除咗希望比賽氣氛好啲,等多啲人打氣觀戰,仲可以避免令條賽道唔好咁難跑,唔駛成日上上落落,吸引最頂尖嘅跑手參與,增加打破世界紀錄嘅機會。

廣告

跑橋、公路和隧道果啲,喺台灣就叫做「國道馬拉松」(國道即是高速公路),台灣就有台北國道馬拉松、宜蘭國道馬拉松。若果用台灣嘅標準,渣馬應該正名為渣打三號幹線馬拉松。

廣告

當然啦,渣馬都可以拗:「人哋波士頓馬拉松,夠喺最後幾公里先跑波士頓啫!點解你又唔叫人哋正名呢?」雖然唔錯得曬嘅,但用波士頓沿用百幾年嘅安排嚟比較,似乎又唔太恰當,因為波士頓馬拉松草創嘅年代,城市比而家細好多,而且經過咗咁多年歷史嘅沉殿,條賽道已有其自身嘅生命力,每一公里發生過嘅故事,足以集結成一本書。

係外國,城市馬拉松喺跑街,同人要呼吸一樣,根本就係天經地義嘅事,唔需要特登標榜做街馬。惟獨喺香港,街喺攞嚟仆,唔喺攞嚟跑,所以跑街嘅比賽先要標榜做「街」馬,因為喺香港人和政府嘅心目中,跑步唔該去公路、行人路和單車徑跑,神聖不可侵犯嘅街道,唔喺攞黎畀你跑,只可以畀車行,要封路就係犯天下之不諱。

雖然全城街馬得到「起動東九龍」嘅支持,雖然街馬到第二屆已有半馬,但參加者仍是要上觀塘繞道跑,仍然在無人氣嘅工業區街道跑,仍然有不少路段要上行人路……觀塘道依然是無法跨越嘅高牆,無法跑入觀塘居民嘅社區。即使全城街馬盡力增加比賽氣氛,找樂隊及啦啦隊在沿途表演,但也不可能單靠表演,把東京馬拉松嘅經驗複製到香港。

可以預計,即使明年全城街馬可以辦全馬,恐怕最多也是由觀塘繞道,延伸至大老山隧道或將軍澳隧道,而高架橋上一律行人止步。沒有更多封路的支持和配合,無論街馬有多少雄心壯志或抱負,最多也只可以辦一個有人性、有尊重、有足夠補給、在口碑上完勝嘅渣馬2.0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