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以步行方式完成熊本熊全馬,我絶對沒有遺憾

2016/3/22 — 11:15

【文:[email protected]

我最終以 6 小時 43 分 02 秒完成熊本全馬,也是我的初馬。要以步行方式去完成全馬,這成績我絶對沒有遺憾。

自 9 月得知熊本全馬中籤,我全面投入訓練,高峰期跑量達每月 200K 。傷患似乎不能避免。 12 月中因膝傷必須休息,直至 2 月初仍未康復。經針灸後算是能正常行走去熊本參賽,醫師也叮囑我量力而為。

廣告

踏入起步區前一直自問能否完成賽事,最後還是下決心無論如何也要完成。既然選擇來熊本,沒有理由未嘗試已棄賽。奇跡當然沒有發生。首 100 米左膝傷患浮現,首一公里時已要改為步行,二十公里後雙腳已腫脹至不能屈曲。穿著寫有「關閘」跑衣、背後飄著氫氣球的陪跑員一直在我前面,他負責殿後在各個關閘把不能在指定時間內到達關閘的參賽者取消資格;大會的廠車就在身後不遠處,不斷接收放棄比賽或大幅落後的跑手。那種追逐的情景很像玩「食鬼」。為了過關,我單脚跳也用上了,一度距離取消資格只差 5 分鐘。與其稱為馬拉松,我倒覺得自己在拍大逃殺, 不過是被追殺的一位。

廣告

我對沿途風景記憶模糊,只記得面前總有走不完的路。沿途不斷得熊本市民打氣,這也是撐下去的動力,印象最深的一句鼓勵說話:相比人生, 42KM 只是很短的距離。雖然中途跌倒的話,可能我只能爬過終點,但是最終我還能是一步一步撐到終點——熊本城。

完成了,感動嗎?當然感動,比打破 PB 更感動。只要狀態理想,能 PB 的機會多得很,但是最惡劣的情況也就是展示堅毅的機會。既然選擇站到起跑線就沒有退縮的理由!

如果看過籃球漫畫 Slam Dunk ,總會對某些對白感受很深:

安西教練說過:「直到最後都不能放棄希望,現在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

櫻木飛身救球之後背部受傷,為了不要危及他將來的運動生涯,安西教練決定將他換下場,但櫻木當然拒絕,他忍著痛說:「老爹,你一生中最光榮的時刻是什麼時候,全國大賽嗎?」「我... 我只有現在啊!」

沒錯,2016年2月21日的熊本全馬就是我「現在」的舞台!我的比賽是結束在終點上而不是在途中。這就是我的 PB ,我不能比這個做得更好!

後記:我在 cosplay 誰?  

是人氣度很高,被稱為「日本一の兵」的真田信繁。紅色是他盔甲的顏色,代表武勇。他在戰場上使用的家族紋章是稱為「六連錢」,作兩行排列的六個銅錢。這六個銅錢是佛教信仰中渡過地獄三途川的船費,意味不懼死亡。信繁公,我沒有辱及你的名聲!

Weak End Here Facebook 專頁Weak Ends Here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