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的疑惑

2015/3/1 — 9:00

lovefoot.jp

lovefoot.jp

我不是赤腳跑步的追隨者,但認為如要持續跑步,應該先學習跑步。人類的祖先跑步是赤腳,而跑步好可能就是人類第一項經常做的運動。他們跑步是為了活下去,每天早上醒來,要有被猛獸追趕的心理準備,他們知道自己必須跑得比野獸更靈巧,運用各種策略配合跑步,然後再反撲向牠們,獵取家庭及部族所需的食量。面對生與死,他們每天把自己的跑步狀態推向高峰。

在非洲,羚羊每天醒來時,牠知道自己必須跑得比最快的獅子還快,否則牠就會被吃掉。獅子早晨醒來時,牠知道自己必須跑得比最慢的羚羊更快,否則牠就會餓死。無論你是一頭獅子或是一隻羚羊,當太陽升起之際,你最好開始跑。  —  埃賽俄比亞作家 Abe Gubegna

這便是真正的 runner's world ,非洲的跑手在原野上奔跑,有一種物競天擇的原始力量。他們赤腳跑步時發揮人類走動的最佳效能,腳底下的神經末梢不停傳遞路面情況至大腦,號令全身肌肉即時調整力量控制跑姿,身體機能要珍惜善用每一口從呼吸燃燒出的能量,因為人在野,很多時候不會知道還要跑多遠。無論我相信赤腳跑步的功效與否,這就是跑步的最單純方式,學習一件事應該從原點多加思索,而原點可能就是一些簡單至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

廣告

思想赤腳跑步,幫助我解開一些跑步的疑惑。很多跑手推崇腳前掌落地的跑法,可以減去腳踭落地時所產生的阻力,亦同時減少撞擊力帶來的傷害。問題是,怎樣才能做到腳前掌先落地?腳踭不落地,人如跳芭蕾舞般懸在半空,又如半夜歸家時悄悄用腳尖踱步,怎樣能保持這跑姿一直到42公里,是一直解不開的結。

跑馬拉松賽事,遇上對面正在回程的世界級選手,強烈感覺到他們身輕如燕之外,腳掌落地是幾乎沒有聲音。近距離看過便會知道,只有腳前掌落地的跑法才能做到這境界。然而,這答案再帶出另一個問題,如果以4小時跑畢全馬來說,即一公里配速約為五分半,相比頂級選手約三分十秒的配速,跑姿肯定大有不同,支撐著高速跑法的各組肌肉強度亦明顯有異,若只模仿高手們腳掌如何落地,然後拿來自用,恐怕招至受傷的風險甚高。

廣告

若然真的想一嘗腳前掌跑法,可以想像自己正與非洲跑手比賽,竭盡全力加速前進,上半身自然會更向前傾斜,重心亦會因此而往下移,整個人傾向前,雙腳自然需要作出角度調整,從而用腳前掌先落地,抓住地面向前猛力推進。問題是,一般跑步者如我,用這等專業配速跑步,究竟可以支持多遠,對我來說這只是實驗性的奇想。

如果有一天,能找一處安全的地方,脫下跑鞋用自己的速度赤腳奔跑一趟,不用十分鐘應該可以明白何謂腳前掌跑法。你膽粗粗的踏出第一步,啟動腳下的觸感系統,剛開始幾十米,已忍受不了雙腳與地面撞擊的每一下震盪。你沒有退縮就此放棄,但雙腳已經開始迅速反應,即時收起腳踭避免再撞向地面。身體不需要你思前想後,已作出最佳反應,轉用富有吸震功能的腳前掌來應付。基於各種恐懼,你可能仍然跑得不遠,但身體已把最單純的跑步方法清楚告之。

身體在高速奔跑或赤腳跑步時,自然選擇以腳前掌應付,正如每天在原野以原始力量追趕的人類,在地平線上用最佳的狀態 run for life 。然而赤腳跑步不會是我的喜好,要高速奔跑我需要一頭獅子來幫我才行。如何才能改善腳踭落地的跑姿來減少受傷?為要長跑長有,除了必須保持肌肉的強度,就只好認真學習,選擇適合自己的一對跑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