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步之餘,也可以暴飲暴食嗎?

2015/5/11 — 10:37

Vinoth Chandar / flickr

Vinoth Chandar / flickr

【文:青@WeakEndsHere】

跑步多年,我當然十分了解健康飲食對跑步的重要性,然而論自已的飲食習慣實在稱不上是健康。事實上,身邊有很多跑友除了注重平日練習之外,對日常飲食習慣也很講究,一來是為了保持健康,二來是為了保持最佳狀態跑出好成績。有時候,跟跑友們吃飯會感到很慚愧,眼看他們對餐牌左看右看只是為了點一杯清水加一碟沙律,而自己卻是食肉獸上身,點菜必然以肉食為主,還要例牌加一杯凍檸茶,沙律從來不是自已的首選。

我承認自已對飲食缺乏節制,除了有「一日一汽水」的政策之外,平日奶茶、咖啡少不了兩包糖,連跑步時也以喝帶有甜味的能量飲品為主,很少喝清水。曾幾何時,有段期間迷上了漫畫 ONE PIECE 內的人物「芬奇」,自己便有樣學樣,每次跑完步都循例喝一罐可樂補充能量(請不要問我喝完會不會舉起雙手大叫「SUPER!!」),之後又有段期間,因看了村上春樹在書中談及跑完步喝啤酒的暢快,從此可樂便改成了啤酒。食物方面,小弟絕對是無肉不歡,基本上每餐均以肉食為主,素食館從不在本人光顧名單之列。另外,我也愛吃零食,雪糕更是我的最愛,家中雪櫃長期放滿雪糕,我可以跟大家說,跑完步吃雪糕,感覺絕對是一流。論食量,這個要看情況,高興的日子特別好胃口,尤其是與各親朋好友共聚食飯,咁高興,當然要吃過痛快,來個大吃大喝。一般情況下,我是十分樂意以「清道夫」的角色,留守飯枱作戰至最後一刻。如果當天是吃放題或自助餐,戰鬥力更會自動調整至更高層次以配合主題,到了戰場,人總會變得狂野。

廣告

暴飲暴食之外,自已偶爾會有些瘋狂的行為,還記得有一晚,與朋友到韓國餐廳大吃大喝,還單人匹馬吃了個部隊鍋(當然還有吃其他食物),飲飽食醉,回到家中準備沐浴更衣的時候,可能是酒精作祟,當從鏡中看見自已腹大便便的樣子,竟忽發荒唐地想到樓下跑兩、三公里消耗一下,完全忘記了吃飽不宜劇烈運動的原則,後果當然是十分悲慘,這兩、三公里比起跑全馬還要艱難,途中差點被從胃部倒流出來的食物殘渣弄至呼吸困難,差點梗死,雖然最終沒有命喪在午餐肉手上,不過之後數天,由於胃部不適,我過了好幾天十分健康的飲食生活。順帶一提,這件事之後,我這幾年已經很少吃部隊鍋,畢竟我沒有忘記那種混和了胃酸的泡菜味道。

廣告

「很明顯,論飲食,我完全不具備一個跑步愛好者應有的精神面貌。」

年輕時,自已持著體質屬於易瘦難肥的類型,再加上平日跑步的大量消秏,飲食的不檢點未至於對跑步成績、甚至對健康構成很大影響。可是隨年紀漸大,開始踏入中年,不再年輕,老本也有秏盡之時,問題已經開始逐步浮現。近一兩年,自己的體重開始出現易升難降的趨勢,至少相比起以往,現在如果一、兩星期沒有運動,體重便可以輕鬆地増加 5 、 6 磅。

還記得早兩年曾經因傷患停跑了好幾個月,體重便大躍進式增加了 25 磅,對於一向「食極唔肥」的自己,這是之前從未遇過的衝擊,一個很大的警號。更甚的是,及後傷癒重新跑步,跑了個多月也無法回復狀態,跑數公里已經痛苦難堪,而體重更是居高不下,花了三、四個月時間才可以回到過往的體重水平,這段期間中更一度懷疑自己已經不再可能再跑馬拉松。

此外,狀態也愈變飄忽、大起大落,有時狀態大好,可以一口氣輕鬆以每公里 4 分鐘多的步速跑完廿多公里的長課,但僅相隔一周,便可能變成跑 10 公里也跑得舉步為艱。我想這現象多多少少是因為自己飲食習慣導致的,可惜縱使自己明白問題所在,但美食當前,自己還是很難保持剋制,情況就正如戒煙廣告中,那個坐在廁所內的主人翁一樣面對著心魔的煎熬。改變自己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工程。近期,自己已經開始嘗試慢慢改變,如減少喝汽水,喝奶茶、咖啡也盡量少糖,暫時來說,進度還是可以讓自已接受,但談得上健康飲食看來依然是十分遙遠。

「OK!!我會繼續努力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