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步與我

2015/9/25 — 12:45

【文:[email protected]

跑步是我們的興趣,因此一起組成了 WeakEndsHere 。最初限於跑跑聚聚,有幸得到各大品牌和組織垂靑,我們展開了一次又一次的聯乘 (crossover) 。聯乘的過程中要學會統籌丶協商、創作丶評估丶生產各種產品等⋯⋯對於沒有相關經驗的我們一切既是學習,也是困難。慶幸打拼的不止一人,一班各具所長的隊友,讓跑團漸漸成長起來。

聯乘以外,我們得到寫作機會,在立場新聞和運動筆記 (HK) 撰寫文章。這一點對筆者別具意義,因為當專欄作者是我的童年志願。當然,志願是用來遺忘的,所以長大後當了一名銀行員工。誰能料到忠於興趣,可以重拾遺下多年的夢?

廣告

又因為上述經歷,筆者找到一份與履歷無怎關係的新工作——運動記者。世事實在很玄妙,當跟隨大道走,於銀行工作並考取專業資格,薪酬不見得會特別高,更別談熱愛工作。反而忠於興趣,得到的卻是始料不及的多。原來道路真的有很多條,大道不一定是最好。

廣告

說得這麼正面,但維繋一個跑團是否只有快樂?答案是——否定。有正職在身,同時兼顧跑團,那種忙碌和費神是旁人難以理解的。正如友團的跑者說 : 「做搞手是世上最吃力不討好的事。」做得妥當覺得是理所當然,做得不足被貶丶被離棄是常態。幸福地,相士說筆者人生中最多的就是貴人。他們常在我失意或遇到困難時助這跑團一臂之力。正如李麗珊失落奧運時所說:「錦上添花很容易,雪中送炭很困難。」凡人如我,面對暗箭與忘義,確是難以忘記。但雪中送炭丶不離不棄的更讓人畢生難忘。對於這些人,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Weak Ends Here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