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進擊的電車 — 與電車比賽後記

2015/8/25 — 10:06

晨光曦微二號車

晨光曦微二號車

【文:Edkin @馬拉松 看世界】

今年五月,幾個將到外地跑步當成終生志業的朋友在跑完一些相當「人跡罕至」的馬拉松之後,覺得沒有一個適合的平台去分享跑步見聞,於是就幾條友戇兜兜成立《馬拉松 看世界 / Run The World》(下稱 RTW)專頁,分享他們的外地跑步經歷。

RTW 與其他跑步專頁不同之處在於態度。 RTW 的注意力不在於比賽,它更加在乎到其他地方作賽時的見聞和結交不同朋友。在外地跑步的經驗越多,越能感受到不同地方文化和世界寬廣;對 RTW 來說,在每一場馬拉松裡面和幾多民眾交換過笑容, 有沒有感受過當地獨特的風景,才是每次賽道上最重要的事。

廣告

於是在 RTW 的討論組裡面,除了版務以外,就更是時事新聞無所不談。在上星期五那一位薜姓前規劃師的一句「人行比電車還要快」 就成了大家的討論題目。其中一位朋友福至心靈, 就說既然英國有人和馬鬥快,香港也不妨辦一場人和電車的比試。大家三言兩語,迅速就定下了整個「比賽」的細節。 就在不足三十六小時的時間內,整件事情就已經蓄勢待發。

RTW 從來都以尋樂趣作為宗旨,最後有幾多人參加都沒有所謂。人多就與眾同樂, 人少的話就只有幾個跑友參與也算是笑料一宗,冇有怕。豈料參與的反應相當熱烈,最後在電車站起步的人居然有四十人之譜, 真是超乎想像的「盛況空前」。 電車公司的網頁說頭班車在是五時十二分開出,但是電車在五點鐘已經噹噹噹的起行(司機:從來都開五點架喇!)。 跑手們本來還在自拍,電車一開行的一下,大家就是突然之間裙拉褲甩的怱忙起行,霎時之間數十人在西環吉席街萬馬奔騰的場面也實在搞笑。

廣告

起跑!

起跑!

賽前有跑友認為電車要停紅燈和車站,要跑贏電車並不難,我卻一早打定輸數。事關我在香港島夜跑多年,卻從未曾贏過電車半髀。 其實電車加速猶如Telsa般迅猛,只是司機開車往往滋悠淡定(在鬧市中快得出來嗎?),甚少以極速行駛,才讓人有電車慢吞吞的感覺。 在深夜和晨早沒有其他車輛阻礙,電車的速度比很多人想像之中要快得多, 要勝過電車,基本上是沒有可能。 果然在短短幾個電車站以後,電車已經把大部分跑手拋離。

我跑在帶頭的一群跑手之中, 雖然和電車叮噹馬頭,但電車在每個車站也步步進逼,根本就沒有半點喘息的空間。這個時候我不禁想起了《進擊的巨人》 裡面巨人襲擊人類的場面:不管人類怎麼逃,巨人在後面一步就能夠把人類追上。一路跑,電車的聲音不斷從後面嚮起,其實真有一點無力招架的慌張。

HSBC

HSBC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始終覺得身後電車的隆隆聲始終沒有停下來。跑至匯豐對開的電車軌上, 才記得上次這樣跑過已經是佔領期間的事。其實我們對香港的歷史來說實在是非常渺小,匯豐和電車在這個位置眺望維港已經有一個世紀,現在卻竟然有人自大到認為電車阻住地球轉。其實在私家車氾濫的中環,我們的交通速度也許不比一世紀之前快了多少。

經過了花園道,跑到太古廣場對開,電車獨有由馬達發出的嗚嗚聲終於在身後響起,回頭一看,電車已經停在太古廣場站。 我慌忙打開攝錄機,拍下我被電車超越的瞬間。比賽到這個位置為止,正式宣布了我的挑戰失敗。當然馬拉松精神其中之一是永不放棄,餘下來的路程我還是可以對電車緊緊追趕。 只是在金鐘以後, 我就沒有機會再超越電車,每次一看到車尾,電車就加速離站而去,跑完一整條莊士敦道以後, 電車的身影就只有越走越遠。

最後電車駛入跑馬地的一段大直路一直是我最喜愛的電車旅程之一。遠離了銅鑼灣的煩囂,電車在滿是林䕃的路面上飛快駛過,空氣非常的清爽舒暢。 在這一段直路別說是跑步,即使普通單車也不容易超越電車,實在用不著去證明要慢電車多少。終點之處,原來竟然已經有好幾人跑贏電車回到總站了。

跑完以後,大家一起在跑馬地吃過早餐後才各自回家。從跑馬地出銅鑼灣,最佳方法仍然是電車。我和住在天后的朋友一起坐上電車上層最前排的位置, 我們不約而同的說,這是我們最喜歡的座位。電車隆隆叮叮的駛出銅鑼灣,清風送爽,又想起薜姓的那位說電車是抱殘守缺。但是身在電車上,自然會明白真正的殘缺是由太多巴士和太多車輛塞滿的路面,和以為消滅電車是大功一件的殘缺腦袋。看過晨早一班的電車就知道,電車所肩負的短程運輸對港島居民有多麼重要。薜姓的那位說電車會吵得人不能入睡?我卻聽過不知幾多人說,夜晚聽著電車的隆隆叮叮之聲,才有家一樣的安穩感。

今次非常感謝各位跑手,朋友和記者的參與,令跑步也能融入生活的議題之中,也希望今次能成功喚起大家對電車的關注。但當然,最爽的,始終是對薜姓那一條粉皮直接打臉的快感。

香港人,沒有那些人想的一般不團結,不用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