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是會寂寞

2015/5/10 — 9:00

Credit: Mikko Lagerstedt

Credit: Mikko Lagerstedt

早已忘了不去跑步的日子其實我是在做甚麼,因為跑步的畫面經常佔據我腦海,有了新的我,過去的好像沒有甚麼理由要記著。週日的早上從跑步支取了一點能量,又清空了體內一堆燃燒殆盡的雜質,身心能比較輕盈地展開新的一週。這樣的狀態幸運的話可以活到星期五,大多數到了星期三便感到舉步為艱,開始倒數日子。

跑步牽扯生活的一舉一動,平日習慣了有點節制的起居飲食,全因不想跑步的時候陷進全身不協調的苦況,壞了難得的好時光。每逢到了星期五,跑步的畫面又再湧上心頭,為了能暢快地實現這快感,努力活好這一天,然後快樂地去跑步,便成了當下的首要條件。跑步溶入了生活,每週如此循環不息,新的我似擁有一道期待的亮光,照著前面的日子,總能勇敢的走下去。誰能告訴我,沒有跑步的那些日子,一週會是怎樣過。

也曾想過躲進溫暖的被窩中,甚麼跑步的快樂,流汗的存在感都是諞人的。那些自命不凡的,自己跑步樂在其中便可,何需多費唇舌編織夢話。你說是甜我說苦,你有你的跑步生活,我有我的週末閒情,總之被窩以外的事我不想知道。曾經認真想過這樣會是更好,可是這麼一來就一點意義也沒有,我的高尚情操一直不斷提醒著我,離開了跑步的我,無論過了多久,還是會寂寞。

廣告

寂寞就是知道自己有一點東西欠缺著,卻由得日子這樣繼續下去。我們在變,有時變得連自己都不清楚已是甚麼的模樣,只感覺到陽光尚未觸及到內心的某角落,存在著甚麼樣的東西,你尋找未必能尋見,看見又不一定會明白。如身處歷險記的途中,遇上一位高人贈送一件東西,你看見但摸不著頭緒,而他說你日後必會用得著,你暫且放入袋中,繼續前往未知的路。

一對跑鞋

跑步這事情簡單直接,你一定看過試過,卻未必有感覺,甚至不喜歡。跑步的記憶如人生的一點一滴,不知不覺地累積起來,儲存在內心的某角落。當陽光在你的日子裡轉移,隨著你身處的環境轉變了,內心世界也隨年日而有所改變。此時剛巧有一道微微光線穿過細小的狹縫到訪這角落。陽光牽動暖流,光影中的塵埃開始飄浮,流動中塵粒反射細小光線,緩緩地向角落之處掃描,漸露出某種東西的線條,藏匿在角落之處,一件閒置得連自己也忘記了的物品。

廣告

一對跑鞋,幾年前行了一次毅行者後決意邁向更快的時間,前輩說要換上輕盈的跑鞋練習,我半信半疑下跟著做,於是便在角落裡再次遇上它。學會了在山上跑,懂得飛,別再小心翼翼,放下重鞋拋開行山扙,也別再看輕自己,一對跑鞋跟著我勇敢的走下去。爬上大帽山頂,從頂峰直奔往100公里的終點,別勸我回心轉意,這不是隨便的小玩兒。我在飛,全是這一對跑鞋,早已令人忘了呆坐的滋味是什麼,誰能告訴我離開跑步的我會有多自由。我只想飛,無論過多久,説到底還是會寂寞。

如果說跑步是一種高尚的情操,我自命不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