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霸馬拉松 2016 (2) — 共同進場共同承擔結果

2016/12/10 — 9:00

我最期待的畫面終於出現

我最期待的畫面——兩人一起踏入馬拉松賽道的這個畫面,在 12 月 4 日這天終於出現。雖然心情興奮,但我卻沒半絲緊張,因為苦練數月,我對在 6 小時 15 分限時內完走還是頗有把握的。

由於我倆申報預期完賽時間在 5 小時左右,列隊的位置被安排在最後的 K 列。按照大阪馬和富士山馬的經驗,我當然知道列隊較後的會比較輸蝕,但因我們不打算衝最佳個人成績,我預期以 6 小時 15 分鐘的限時,若按平日的練習,即使遲 20 分鐘起步,也很大機會能完走全程。

若是我自己一人參賽,毫無疑問我會在 K 列開始列隊時便走到隊前以爭取有利時間,因為時間上若有利,最起碼途中能選擇什麼時候停下來慢慢拍照,什麼時候跑快一點。然而,老公因首次參與大型賽事難免顯得有點緊張,不欲太早進場,他也不認為排在隊尾時間會相差太遠,故此,我們決定在隊外逗留多會做點熱身,直到大會公佈賽事即將開始才走到隊尾加入。

廣告

人每一刻都在做決定,每一個決定都會影響你的「結果」,但「結果」卻不完全在你控制之內,我們只能做好我們能控制的部份,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按預期完成時間而被安排到 K 列是大會的規矩,這不在我們可決定之列;何時進入賽道中的指定範圍列隊,就是我們能作抉擇的事。那一刻我既選擇與老公共同進場,也就作好了與他共同承擔結果的心理準備,只是未有想過,結果會比我們想像中還要惡劣而已。

起點前分道揚鑣

比賽在 9 點鐘正式開始,但見隊尾位置的移動是史無前例異常地緩慢,路面頗為擠擁,久久未能起跑,我始心知不妙。心想老公的跑速一向比我快,就算二人同時踏上起點位置,他也必定能追到我前面,二人步速始終不一,我不能拖慢他的進度,也實在擔心這樣下去我會被傳說中那道無情的閘門擋住終點的去路。

廣告

我遂向老公建議讓我先在人群中穿插前進,他稍後即管按自己速度去跑便是。一同上線卻分開來跑這個決定,正正是因為二人能力上雖有所不同,但仍堅守互相扶持讓對方向自己的目標進發,才更需要調節各自的起跑點並分別踏上奮鬥的路途。正如許多人都不明白為何老公能讓我離開他的身邊到日本留學,這就是答案。愛一個人不是要把他綁在自己身邊,而是讓他盡情地發揮自己所能,追求自己想要過的生活。

二十多分鐘過去,我才看到被放置在一旁的大會拱門,起點的位置好像不太清楚。到 9 點 40 分時緩慢的大隊才開始鬆開來,雖然依然擠迫,但總算能較為順暢地跑動。不難理解,排在隊尾的一群實力必定相對較弱,也沒有太大的爭勝決心,緩慢的前進令我想起了貧富懸殊與跨代貧窮的問題。貧者越貧,出生在貧窮家庭的小朋友像一不小心被安排到隊尾的跑者一樣,前進速度會比前方的人更緩慢,更難以打破被關閘的宿命。除非轉換到不同規則的跑道上,才有機會突破這種宿命。老公是社會主義者,認為弱者應該被安排到前面才是,這樣才叫公平。然而,現實中,這並非主流遊戲規則,像波士頓馬拉松般分批出發,以最後一批出發選擇計算限時,已是相當不錯的做法。

待續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