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霸馬拉松 2016 (3) — 熱情群眾與無情艷陽

2016/12/11 — 9:30

賽道兩旁的打氣群眾令人動容

從一開始,賽道兩旁已站滿了來為跑者打氣的群眾,看到舉著印有特區區旗的紙牌、特意來為香港人打氣的同鄉令我感到份外親切。

去到國際通,兩邊打氣的群眾更是熱情逼人,連消防局的消防員也來 Cosplay 為跑者打氣,實在令人非常感動。然而,由於站在賽道左邊打氣的群眾一直都比右邊多,令到左邊的賽道相對擠塞。為了想與到來支持的小朋友擊掌,我也只好走到左邊去,如此一來,又要花時間跑到右邊才能跑得較順。如是者,令我浪費了不少時間。但即管如此,見到當地的小朋友那麼熱情把黑糖、糖果和鹽粒捧在手上等我們去拿,我們也不能讓他們失望啊!拿一粒糖,向他們說一聲謝,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很好的鼓舞。

當我發現特別內向的小朋友,更會刻意折返走上前,向他說一聲謝謝,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從來對他人付出其實也需要一點勇氣,那種怕被拒絕的心情,我很明白。給他們鼓勵,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付出是受歡迎的,哪怕只是小小的互動,也可能牽起蝴蝶效應。

廣告

賽道兩旁除了一般民眾,還有許多表演團體為大會表演各種傳統技藝助慶,日本馬拉松賽事總是辦得十足像祭典般充滿了傳統節日氣氛,每個人都參與其中享受節日氣氛。

大會供水人手不足 跑手似喪屍般輪水

跑到 10 公里處,已是早上 10:44 ,即是說距離第一個半馬的關門限時 12:15 ,我的時間已所剩無幾了,下個 11K 我必須在 1 小時 30 分鐘內完成才可過關。不幸的是,接下來的數公里路段都是以難度較高的上落斜為主,身邊大部份跑手已改為步行,因應富士山馬上斜時受傷的經驗,我也不敢勉強衝斜路,極力地控制著自己以慢速前進。無情艷陽逐漸向正午時分逼近,氣溫隨之不斷升高。翌日我才知道,這天的最高溫度是 28.2 度,是 102 年來最熱的 12 月。

廣告

在酷熱天氣下,跑手需要大量補充水份,我驚訝大會提供的供水人手嚴重不足,在不少位置,跑手們都得像喪屍般圍在工作人員身旁,伸手遞起水杯,等候他的施捨。相反,滿地的海綿反倒多得像是一種浪費。有可能大會沒有預計到這天的天氣會如此酷熱,也有可能民間提供的物資協助實在太多,令大會在安排上較為鬆懈。如是者,在輪水的過程中,時間進一步流失。

數公里又過去了,我一直回頭望,看看老公是否在後面,我們穿了同色的衣服,很容易辨認,但就是一直沒有看到他的蹤影。難道他已一早跑到我前面去了?快要到關門時間了,我不會在第一關便被閘下來吧?!想到這裡,我又奮起力追,但眼見身旁的人都有氣無力地走,一個個仿似已化作另一種無力地拖著身體的喪屍般,實在需要更多的意志力才能發力。「媽!我不想被閘下來啊!」我一邊跑在內心奪命狂呼,彷彿那道限時門閘比包大人的狗頭鍘還要可怕。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