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霸馬拉松 2016 (4) — 過中間位後情況無比惡劣

2016/12/13 — 10:00

naha-marathon.jp

naha-marathon.jp

19 公里 、 20 公里,快到了!我終於見到「中間位」的指示牌了!「好嘢!」當我以為自己已經過關的時候,又發現右手邊有以日文寫著「尚餘2??米」的標誌,即是我仍未安全!距離關門時間只剩下 2 分鐘,我立即拔足狂奔,踩過充滿泥濘濕滑的路面、冒著滑倒的危險衝過中間位的拱門!天啊!這未免太刺激了吧!被它這樣嚇了一嚇,我的雙手開始顫抖不停,不得不稍作休息。

大會在中間位沒有什麼補給,我要走到附近的小店自行購買飲料。看店的只有一個年紀老邁的婆婆,買飲料的卻有幾個人。婆婆在一堆雜亂的硬幣中慢慢逐一找出一些一百円來找贖。心裡雖焦急,卻又覺得場面有點逗趣,怎麼覺得自己像是進入了電影劇情又或是電視整蠱節目呢?讓人有點哭笑不得。

當時我身上之所以沒帶著零錢,是因為我完全沒有想到要自己掏錢買汽水補給,紙幣是打算留作賽後買東西吃用的。彼時又實在需要糖份鎮定自己的情緒,只好耐心等待婆婆的找贖。 喝完飲料返回跑道後距關閘時間已過了一段時間,我無疑只能加入隊尾。我以短訊告知老公已過中間位,問他身處何方。兩眼一直探看人群,依然未見他蹤影,也沒有收到他的回覆。此時,大會的隊尾車發出廣播,叫跑者要小心,因為車道要解封,也要讓救護車通過。

廣告

剛才一路上,發現不少人受傷,有人情況甚至頗為嚴重,令人擔憂。 看看手錶,距離下個門限仍有不少時間,我決定趁機會去一下廁所。我進入了一間提供廁所給參賽者的餐廳,裡面的廁所只有一格,沒想到不幸又遇上前面那個人佔廁所佔很久。要是我剛好離開,他又剛好出來,我不就白等了嗎?去到下一個廁所,是否又要繼續等一番?這真是一場心理戰!

廣告

可幸的是,餐廳裝潢很優雅,讓我覺得坐下等著也是一種享受,在這拉拉筋也是好的。不覺,又失去了十來分鐘。 出來了,我發現大部份的跑者已放棄了賽事,才過半馬而已,為何大家都累成這樣?當中有不少看起來是骨格精壯、經驗豐富的長跑者呢,我大惑不解。

而因為車路開始解封的關係,跑者只限於在狹窄的行人路上行走。這時候,我儘管還有精力,也必須一邊顧著避開車子一邊努力穿過疲態盡現的跑者群才能跑,實在舉步維艱。再到後來,不但只剩下行人路,進入巿區後甚至還要多次等紅綠燈過馬路,真的沒想到情況會惡劣至此,我知道要趕及下一關門時間更加困難了。更慘的是,大會並沒有為隊尾的人提供足夠支援,水檔一早收了,明明與下個關門時限尚有一段距離,怎麼都把我們當成已棄賽的參賽者呢?不是應該在過了時限才將路解封嗎?我心中有千百個問號。

被當成棄子的感覺真不好受。幸好當地居民仍然熱情,沿路給我冰棒和冰塊降溫,還有吃不完的糖,為我身心充電。對此真心無限感激。 後來,老公終於傳來短訊,說他在中間位被關門狠狠地閘住了去路,過不來了,叫我加油。收到這消息後難免心裡一沉,我當然希望自己能夠完成餘下賽事,只是路面上有太多不是由我控制的事發生。正如人生中,總有太多不可預期的事阻礙我們前進,而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從中提取經驗,為往後做更好的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