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雪上加傷

2016/1/28 — 10:49

首先利申,我司且是上周末舉辦的越野山賽, HK100 其一贊助商。身為商業贊助,考慮的既是活動意義,也會兼顧品牌效益。公司未敢奢言推動山賽不遺餘力,但我們確信香港的山野該是彌足珍貴卻人人可享,更應樂享的自然資源。身體力行,輔以運動競技亦不過其中形式,而參與者對山野保育的重視,以及對肆意開發的痛恨,也往往由此而來。

至於一個只有短短幾年的本地山賽,竟然發展成為蜚聲國際賽事,更名列 Ultra-Trail World Tour 世界巡迴賽首站,其國際水平毋庸置疑,亦因此吸引過千名海外,包括內地的選手參加,試問又怎可輕言取消或改期。作為贊助商固然喜見盛況,當又榮辱與共,對於今次幾成山難的情勢,我們同表遺憾,惟信主辦單位已在其所及範圍內盡最大努力安排和應變。

廣告

事實上,大會已在賽前不斷提醒參賽者要有充份的禦寒裝備,而起步前……說的是星期六早上 8 時,而不是坊間誤以為天氣最差的時間方始舉行,大抵他們亦不會明白「行山」是要通宵達旦,其時氣溫稍低,但並非不宜作賽,不然選手應早已知難而退,而大會且有衣服提供給有需要的跑手以應付往後 100 公里賽程,是我參加山賽多年所未見。途中亦認真檢視參賽者的裝備始作放行,以確保人身安全,但始終確保不了天氣變化的急壞。

繼續利申,公司亦有不少同事參與這次山賽,其中也有人被困多時方獲救且需入院治理。執筆時,仍有兩位同事需留院,幸無大礙,感恩。以上幾位,甚至其他遇險的參賽人士,豈是魯莽衝動,不自量力之輩,他們都有相當的山賽經驗,並不是扶老携幼湊熱鬧賞霜的一眾可比,否則亦不會貿然報名這個完成時限只有卅小時的賽事,更枉論落場。

廣告

真要怪罪中傷,並非甚麽「抵死」、「自找」、「累街坊」……而是實實在在,不折不扣的運動員或體育精神!也許我們心目中的熱血場面只會出現在英超、 NBA 和《破風》。現實中,如出一轍的拼搏,若由一個鄰家運動愛好者瞓身演出,卻會因不知者的冷言而變得好低溫。

再者,難道我會如斯涼薄刻毒冷血,樂聞我的同事犯險?從來不是跑手故意選擇這 60 年未見的極端環境下作賽以挑戰,或作賤自己,而是碰巧賽事時段,該說後段適逢惡劣天氣仍要堅持下去。畢竟「為比賽而奮戰」和「趁墟而遇險」根本就是兩回事。

最後還得利申,我也是其中參賽者,縱亦曾有南北兩極比賽經驗,卻也感受如同極地再奔。不過外在條件其次,而內患始終是早前賽事後的疲憊未復,而近月的操練不足,以致肌力有欠。起步 20 多公里後,腿筋已見繃緊,心知不妙,只怕勉力而為種下後患,得不償失。最終在逾半路程後決定退出,不是我多有先見之明,否則何必起步,而其時只是因應個人情況判斷,且明白退賽也需勇氣,當然一往直前者更是勇氣可嘉,值得致敬。

嚴寒天氣下,我們在在需要的其實是和衷共濟,互諒包容,就算雪中未能送炭,亦請不要雪上加傷。

原刊於蘋果日報,此為作者修訂版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