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最美:毅行者的前前後後

2015/4/28 — 9:58

出席《 香港最美:毅行者的前前後後》新書發佈會,分享幾位作者莊陳有、梁佩鳳及黃玉閒的喜悅外,重遇很多樂施會舊同事、義工和毅行者,日子好像回到從前。書本介紹了多位統籌者的故事,從英軍到樂施會全面籌辦,說服紀律部隊參與的困難,文字讀來輕鬆,但當時無人相信一個民間團體可以從軍方接手舉辦,陳有和佩鳳的決心是驚人的,一個本土籌款運動能夠遍地開花,曾經參與其中,與有榮焉。

加入樂施會前,我已經行過三次毅行者,書內常提到的啹喀濃湯,有幸喝過,當時的支援隊概念仍未很成熟,在疲倦透支的情況下,啹喀親切遞來的濃湯加上鼓勵的說話,記憶尤深。早期的麥理浩徑是泥路沙石多,沿途很少燈火,所以在長長的麥徑上,檢查站的微弱燈光,濃湯氣味總叫人不要放棄,再努力一下便到了。

路是一樣的路,活動年復一年,毅行者改變了不少人的生命, 有趣的故事太多了,正如蔡東豪說,寫專欄寫了幾年,仍未寫完。要毅行先生 KK 講,可能更一發不可收拾。

廣告

有幾件事倒想記下。在 1999 年開始報名時,第一位排隊的人在早一晚已經到達,當時我仍然在辦公室,記得他在突破中心門口坐著,很快便有其他人來到,第二日,人龍圍著吳松街繞了一圈,開始難以控制。第二年,我們在梁顯利社區中心租用藍球場讓參加者排隊,本來好有秩序,但午夜下大雨,求會場讓他們入禮堂避雨,結果排隊秩序混亂了,有人失控狂鬧⋯⋯看到幾位同事、義工在事後收拾如大戰過後的會場,濕淋淋的報紙垃圾滿地,我眼淺,淚留不住,但大家拍拍背又再工作。之後便開始以電腦抽籤形式,仍引來很多批評。後來,越來越多人參加,又到了一個樽頸,好像是陳有提出「特別隊伍」,籌款多的隊伍,下一年可以留位,又引來一大串批評說優待有錢人,但活動既是籌款性質,鼓勵或感謝籌款高的隊伍實在無可厚非。只是必須要保持平衡,維持一定隊數給公開組別抽籤。 在公開組接受報名之前,我便開始和一些公司隊伍的統籌聯絡,道富的 Rosa 和 Pearl 、醫學會的 Dora 、港燈 Louie 、 ASM Alex 、 USTMBA Kitty 、 HACTL 蔡生, 還有一些行山隊如西域之友的 Karen 都是絕佳的隊伍統籌。

廣告

「特別隊伍」籌款高可以選擇早上出發,另一個問題又來了,跑得快的隊伍如不能在最早的時段出發,跑手因為要爭取時間,可能會做成其他參加者危險,又開設了「超級毅行者組別」,加強了競賽氣氛,吸引了一些外國的超級跑手來參加,也幫助提升活動形象。

大部份人的工作都在一個行業內,但做毅行者聯絡的工作,能接觸各行各業,真正乜人都有,參加者有中六學生、專業人士、上司公司主席、紀律部隊和醫護人士,所以說參加毅行者其實最安全。從行山初哥到專業跑手,每人的問題和需要都不同;參加者每年遞交的捐款表格,是個訓練耐性和提升做福爾摩斯的工作。

有贊助的海外參加者會有公司支援,個人隊伍則需要搵義工幫手。新加坡政府曾經派軍人來參加毅行者,第一次來時搵 KK 教路,小試牛刀,第二年派大隊人馬連支援軍醫二十多人,結果仍未如願勝出,一位隊員更受傷被送入深切治療部,他的家人馬上飛過來陪伴。每次打電話給領隊 Ron ,他還是輕鬆的叫我不要擔心,軍人不會這樣容易倒下,我反而不便安慰,幸好吉人天相,新加坡也沒有再派隊伍來參加。

毅行者怎能沒有尼泊爾啹喀?自英軍退出,很多尼泊爾人留下,都選擇加入 Securicor (已被 G4S 收購)幾位上將 LB , MB 希望保持尼泊爾人參加毅行者的傳統,遊說公司支持,每年由尼泊爾挑選跑手,來港訓練半年參加毅行者,大部份時間奪冠。舉止優雅、聰明、和藹可親的MB每次都在終點準備咖哩等隊友衝線,我們當然要分享他們的喜悅和美味咖哩。題外話, MB 曾為英女皇撐傘,常對我們說,來傘下吧,你也是我的女皇來逗我們高興。每次毅行後差不多是尼泊爾新年, Securicor 會攪晚會慶祝,在賓客前頒發毅行者獎杯,是所有跑手最開心和放鬆的一刻。

最後一記,我的女兒在 2002 年 9 月出生, 11 月我便帶她到北潭涌起點為參加者打氣,她是最年輕的毅行支持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