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渣馬 給慢跑者的攻略 — 1. 前言篇

2016/1/13 — 12:23

節錄自本站新出版的著作:《馬拉松 歎世界!》

香港渣打馬拉松是教跑者又愛又恨,它是世界最大型的比賽之一,最近更升級為國際田聯的金標賽事,也是香港唯一吸引主流傳媒報道的比賽,但若把香港渣馬跟一流的賽事比較,有待改善的地方也著實太多。

不過,對於種種的批評,香港渣馬支持者則認為,不應老是盯著有缺失的地方,而對賽事有百般的批評,每個地方都有其難處,畢竟很難以歐美日本的標準來衡量不重視體育的香港,若你介意便不要參加好了,反正沒有人強逼你參加。

廣告

這種說法並非不合理。渣馬欠缺氣氛、欠缺民眾參與,其實香港政府也有責任。當政府以葉公好龍的心態對待馬拉松,美其名為「盛事」,實定性為「擾民」活動,並不需要考慮公眾的參與,主辦者也只能把賽事安排黎明前的黑夜出發,並以遠離群眾和市區的高速公路和「三隧三橋」為主要賽道,減低封路及噪音對市民的「滋擾」。

事實上,主辦者的目標,從來只是推廣香港的運動風氣而已,既不積極向政府爭取更好的路線,也不積極爭取社區的支持;跑者亦已習慣每年凌晨起床一次挑戰「三隧三橋」,務求在香港最重要的比賽中,突破自己的成績,反正350元的報名費並不昂貴,對比賽沒有特別高的要求和期望,亦不太管由誰主持開幕鳴槍、是否有大陸品牌贊助比賽。

廣告

市民態度冷漠,往往因為香港渣馬的私人、商業及宣傳的性質濃厚,連名字簡稱也叫「渣(打銀行)馬」,並不覺得這是屬於廣大香港人的活動。為甚麼要為一個與我無關、又不是慈善公益的活動,而犧牲一日的方便?

況且,香港渣馬也沒有相近的競爭對手,香港只有渣馬的賽道,可以橫跨香港島、九龍及新界,特別是平日行人止步的大型基建,其他馬拉松只能局限在地區或郊外舉行。

缺乏競爭和選擇之下,賽會自然樂得一切從簡,只提供僅有的補給、也不太著意比賽氣氛、連Expo和比賽網頁也是相當簡單,最重要是準時在下午二時前解除封路及結束比賽,讓城市盡快回復「正常」的運作。

在這種限制和安排之下,賽會、政府和跑者亦滿足現狀,無意求變,香港渣馬只是寧靜的競賽,沒有氣氛、沒有打氣、沒有人情味、沒有公眾參與是很自然的結果。

香港渣馬對香港跑者很重要,除了是每年一次的自我挑戰,更是不少本地跑者的人生第一馬。我們希望可以詳細介紹這條跑道,協助以限時內「完賽」為目標的初馬者,讓各位早日在渣馬成功畢業,然後開始享受世界各地各式各樣的馬拉松比賽。

網頁欠奉高度圖

賽會一直把香港渣馬定位為「以本地人為主」的賽事,單是服務本地跑者已經供不應求了。外國跑者如果有興趣參加,請密切注意報名時間,因為渣馬報名是先到先得,若不在第一時間登入報名,大有機會落空。

 香港渣馬網頁提供的賽道資料奉行極簡主義,地理位置以概念形式表示,連賽道高度圖也欠奉。雖然賽前一周領取選手包內內的場刊,有列印賽道的高度圖,但並沒有標示相應的地標或地名,假如跑者對香港地理並不熟悉,對著這樣的一張高度圖,只能大概估計跑進地底應該是隧道,難以猜想那個高位是橋頂。

雖然到 2015 年,官方網頁上終於提供了賽道全程的快速錄影片段,不過錄像的內容既沒有解說,片段中顯示的高度圖亦模糊不清。正如坐車是無法很準確感受道面的高低起伏的道理,這個片段除了簡介沿途大約的風景,也實在沒有甚麼參考價。

如果香港渣馬全程是平路也問題不大,但渣馬全程總爬升多達 180 米之譜,假設一層樓高 2.5 米, 180 米等於 72 層樓,遠遠比其他以平路為主的城市馬拉松為斜,而且首八公里便要上升 80 米(假設高度圖準確無誤),總不能假設所有參加者都有經驗,一早知道如何在這條賽道上分配戰力。

先不論東京馬拉松這些一級大賽,即使是之前介紹的過的台灣田中米倉馬拉松,其網頁內亦清楚刊載了馬拉松路線圖及高度圖。

或許正是這一切從簡的渣馬,造就了香港跑者這種資料自己找、凡事靠自己、困難當磨練的「獅子山精神」。

待續……

書名:馬拉松 歎世界!

出版社:天窗

作者: Run The World 編輯部

出版日期:2016年1月

原刊於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