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蟲蟲

2015/4/26 — 9:27

steve freeman / flickr

steve freeman / flickr

我不是要介紹一套動畫電影或描述戲中的蟲蟲有多生動有趣,只是我無法放一幅毛毛蟲的真實照片在文章之上。因為每次當我看見它便會毛骨悚然,閉上眼睛回想我點蟲蟲的經歷,直至如今仍然心有餘悸,再執筆寫下去,已經不其然感到痕癢難耐。

上得山多終遇虎,老虎雖然沒有,那次與毛蟲意外「碰面」後的震撼,告知我來到山上便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跑山不愁寂寞,漫山遍野滿是生命力,尤其在春夏之間生機處處,樹上的葉片在濕潤的空氣中,與陽光交織出細滑嫩綠的光影,滋養無數生命。走進大自然呼吸新鮮空氣,歌頌奇妙之時,還請小心翼翼留意四周環境,一不留神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可能會招來很不愉快的經歷。

跑步向前衝,放鬆兩肩挻胸收腹,在一條路上視線放遠一點,偶然還可以魂遊太空。然而,山路千變萬化,跑山則必須收回視線,時刻專注眼前情況。一個陽光普照的早上,你拖著疲憊身軀跑在林蔭之下,感覺特別清爽。請留神,保持眼睛明亮,身體靈活乖巧,因為半空中隨時會有垂吊的毛毛蟲,於無邊無際的荒野裡,不太早也不太遲,剛好在這一刻,與你在空氣中相遇。

廣告

跑山一時間閃避不及,注定你們要碰個正著,毛毛蟲撞落到頸際上,感覺沒甚麼,像是一塊葉片貼在汗水淋漓的身體上。而你還不知道是一條毛毛蟲,伸手一挪才發現它還在手上蠕動。頃刻間腦袋轉過不停,它幻彩的身軀配上無數粉白的毛刺,視覺上已經中了劇毒。然而它應該是蝴蝶的化身,盛夏時又常看見它們舞動山間,自由自在令人神往,它真的會有那麼毒?

廣告

四段的開場白說完,若閣下遇到這情況,不用再多想,放下它後趕快回頭。可能的話,找一處能提供冰塊的小店,你平時常與士多老板談天説地,早晨前早晨後,如今他們便是你的救星,義不容辭拿來冰塊幫忙急救,切忌用熱水敷。若找不到冰塊,先到公廁用清水與肥皂沖洗接觸部位,不可用毛巾擦拭,避免將殘存的細小毛刺進一步刺進皮膚,擴大傷患範圍。

幽暗的痕癢

毛毛蟲爬過後的紅疹炎症,可長達數天才慢慢消散,過程如獨自走過一道幽暗的溝渠,身體與精神彷彿被扭曲得分隔出來。痕癢不停地侵襲,你徘徊在忍耐與爆發的一線間,挖破紅疹帶來的快感,不斷在心內起哄。看見一群群形狀奇異的紅疹,它們似乎會走動且喜歡聚在一起,也發出熱力來回應你憤怒的目光。你不願接受這軀殻是屬於自己,身體如困在溝渠之中,半身陷進濃黑的污水內。你感到難過因為只有自己是這樣,亦只有你自己獨處在溝渠內,透過通往地面的渠蓋,遠望夜空中的月亮,雖然身體感到污穢,但你不會放棄,精神仍然潔白得如明月般皎潔。

藥物在體內化解毒素,但不能即時令痕癢消散,這段時間仍要一步步走過。淪落在這地方,溝渠只有黑暗、污穢和絕望。是夜不能入睡,望著星空想起王爾德所說「我們都活在溝渠裡,但總有人仰望星空。」心靈總算寧靜下來,你靜坐著等待黎明,懷抱希望靜候離開苦痛重新開始,堅強地強忍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