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K100 參加者的心聲(二)

2016/1/26 — 11:48

(編按:外間都有聲音指,觀雪觀霜的巿民阻礙救援,但據 HK100 跑者描述,其實有通宵觀霜的善心巿民,幫忙照顧受傷的運動員;露營者亦借出帳幕給運動員避風,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

我們再節錄多兩位參加者的心聲,講述上周末比賽的經驗與情況。)

一.參加者 K. Wong

廣告

這篇東西有點長,是我給自己一個紀念昨天參加香港100的經歷。

香港 100 已經是第六屆舉辦,也是我每年的重頭戲。由第一屆三百多人參加百多人完成,到今屆 1800 人參加。我也參與了六屆,一直看着它成長。因爲我從第一屆已經參加,所以最近幾年都被邀請參加。香港 100 的特點是個人 100 公里賽,中間不接受外間支援。差不多 9 成外國選手,香港報名的,都在小時内滿額,所以參加的都會有一點熱衝這個運動。很多參加者,都是跑山類型,各人都輕裝上陣,着原子衫褲,薄 jacket,搶眼色的跑鞋,小型背嚢,運動名牌,總之好有形。

廣告

出發前已經了解會是冰冷的,甚至會與第一屆最凍的一年有得比。因爲第一屆也是十分冷,這個比賽往往都在每年最凍一段時間舉行。

昨天早上正常出發,大部份人都在7點鐘到起步點,熱熱鬧鬧。比賽中間都沒有甚麼特別,跟往年甚至毅行者差不多,不過是獨自行,大部份人都沒有聲,默默的走自己的路。見人跑就跑,慢慢行的其他人便很有禮貌的跑過。

我 3:15am 到達鉛礦勾。從前一個的草山下來的時候,身體確實感覺到低溫對身體(心肺)有點影響,況且我們不是穿厚厚的衣服,所以我猶疑,在鉛礦勾待了 30 分鐘反覆思索,因爲我知道大帽山很空曠。過了九段,不上這最後段嗎?這個心態驅使我繼續。 3:45 我決定再出發。開始的一段有點大風,下着微微雨。

認識大帽山的,都知道第一段是一個布滿草的山脊,當時隱約見到條路。大會的指示不錯,但也是很難見到,因爲實在很大霧。直到那山脊的盡頭,能見度開始下降至只淨幾尺。眼鏡再不能戴,因爲太矇,被低溫造成。整條路也消失,慶幸從後而上的參賽這找到落山脊的路。落的時候也看不到路,不過還好是一條石級。

跟着到達那個沒遮擋的亭,基本上從那個亭開始對大部份參賽者是沒有回頭路了。前面是上山大概 1.5km 的石屎路,一路走,可以見到路的兩旁,能見度只有幾尺。到了那 30 度斜的石屎路,發覺已經結了霜,各人手腳並用勉強的爬了上去。

還有未到頂幾十米的的位置,風很大很刺,路面整條結霜,基本上行下跌下。跑鞋在那環境完全是沒有用。我感覺根本不能前進,慶幸地給我見到有個 camp 。我問了對方借來檔避一下,我是第五個塞入那 2 人的 camp ,轉身也不成。我發現,我的 jacket 已結滿霜。

陸陸續續,不斷有其它選手經過。有些可能去前面的 camp 檔避,當日有很多人上山 camping 看結霜,不過當然不會足夠去照顧陸陸續續到的百多人。我們沒有人可以站得隠,更莫論去幫人,每一位選手只能靠自己在漆黑一片能見度非常低的環境找尋地方檔避。當時風很刺很大,但那個地方連續幾公里沒有任何躲避的地方。

在 camp 入面並非溫暖,不過就沒有吹着的風,但 camp 的布壓埋來還是十分冰冷,幾個小時後出來背包還是布滿冰霜。從 3 點過後,相信很多人已報警,但首一兩位消防員抵達現場已經是過了早上 8 點。因爲這個路面結滿霜,沒有車甚至滿裝備的消防員可以上來。

7:30 左右,天色已亮,我離開給我躲避的 camp 。跌下爬下的落山,不過沿途見到幾位呆了甚至暈倒的參賽者,被當時那些觀霜的照顧着。大概 1 公里的馬路段兩旁沒有草,想借來站穩一點都不成,當然也是跌到傻晒。都不知用了多久終於到達那泊車位置,有人跟我説,先生你成手都係血。我只報以一句, ok 不痛。

可能在 2am 至 6am 經過大帽山的選手受影響最大,因爲能見度十分低。到達頂部的,很難再走回那 30 度角結了霜的石屎樓路。未到達頂部石屎路的可能也會在草叢甚至過後一段迷路,更況且有部份是從外面飛來參賽的外國人。除了迷路的那些,可能某些選手一直不敢離開躲避的地方而滯留在山頂某些地方,所以到晚晚都沒有找齊所有的人。

之後的都是很瑣碎,不過到終點後都依然成身斗震,直至回家沖涼後才平伏下來。

一條連我熟悉的路突然通不過還封鎖了後路,很難想像,所以我心中沒有埋怨大會。當時情況十分惡劣,相信很多人都感到生命威脅。這個經歷,估計未來不會再出現,因爲任何主辦單位應該都不會重覆這問題。這一刻我只希望沒有人傷得太嚴重,只是我相信某一些人會遺留這個暗影。

另外一些瑣碎的事,在比賽途中我發現開始疲倦及有點睡意。當時我感覺可能我的血糖太低,所以我吃了幾件朱古力及一些自備的 fruit bar (這好東西香港找不到)。大概半個鐘後精神及體力都回服,全程都沒有再眼瞓及疲倦,所以這個大家都可以參考。

二.參加者 M. Li

想講,大會已很好,無奈遇上嚴寒,市民湧上山,阻礙賽道。老公說該晚大帽山沿途估計扎了近百個营,整個大帽山道似彌敦道人來車往,大會接賽員巴士無法上去, call 警察又遲遲不肯來,後來老公走時先有警察到荃錦維持秩序。今次運動員要頂嚴寒和強風,還被市民害死了, 20 小時後的路面結冰,要走路邊有草和泥沙處,又被營和車及市民泊晒。

主辦方有在一周前不斷根據天氣情況發電郵給參賽者,提醒天氣嚴寒,必須要有保暖,救生毯等必備品,亦在每個 CP 視情況環境增設取暖設施,臨急中任何一個安排和調動都非常不易!香港太多無知和自私的花生友,只識渣馬,其實香港越野超馬非常出名,只驚受閒雜花生友亂罵,第日政府不批路!現正的越野挑戰賽受政府管制越來越難搞!

是的,每一個主辦單位都希望可以令活動完滿,每個賽員都平安盡興。事實上 HK 100 是香港 4-5 個 100km & 3-4 個 168km 賽事內做得最好最盡心的。賽事要抽簽睇運氣中不中才有得參加,而今次甚至想做義工都要抽簽!

突然如來的天災,臨急變數任何一個小節事項都不易!對不包容不明白的人來說,做幾多事都不會感受到滿足的!

個人認為市民上山睇霜没有錯,但參賽者挑戰自己極限亦更加没有錯,如果市民熱心善心些,讓下道借個營分下暖水幫助參賽者,加入義工維持賽員⋯⋯媒體又會如何報導呢?

參賽者,對自己能力可以去到哪裡也應該清楚自己呢?除了挑戰自己,是否在賽前也要為自己負些責任,設定後備方案?

當然,國內過來的,外國過來的,並不容易,但請相信大會已經盡一切能力和方法務求大家安全了,但除了大會,政府和各界對越賽投入幾多資源和人力?過往正常天氣下的 HK100 ,參賽者滿意之餘有多少人發自內心去感謝主辦人?主辦人將活動搞到很出色而在國際越野賽中聞名吸引高手雲中、參賽者眾,政府有沒有理會下為香港驕傲?

我曾做過大會義工,深深體會到主辨方認真貼心費盡心思去令活動出色,筒中一點都不易!嚴寒天氣下,小朋友義工,傷健義工,國内外和本港義工,都没有怨言,外界行外人,有怨言的國內參賽者,希望能將心比心寬容下啦,香港參賽者佔的名額比國內少,國內的賽事如果質量好,就不用同香港人爭這些位席了,又不見對國內的賽事有太多抱怨指責?公平一些理智一點吧!

原刊於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