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K100 有感而發

2016/2/2 — 10:02

圖片來源:HK100 facebook page

圖片來源:HK100 facebook page

【文:張思縈 Ying Chai】

HK100 ,有感而發。

原本想早啲發,但因為比賽後要專注學校分享,現在先有時間發,希望都不太遲。

廣告

1 月 26 號那天已被邀請出席一個港台節目嘅訪問,講述返當日 HK100 嘅情景同埋對大會安排嘅意見;由於自己完賽時間尚早,並未經歷過重災時段, 訪問前我盡量收集身邊有參賽朋友嘅意見之餘,亦睇左唔少平台嘅 comment ,務求多一點了解唔同處境嘅參賽者嘅情況,多一點持平嘅態度去看今次比賽。

結果發現,有九成嘅參賽者仍然支持著大會,當中包括未腰斬已經中途退賽,唔知賽事已經腰斬,甚至係被困在山上多時,要由民安、消防拯救嘅選手;節目主持人對呢個現象都感到十分愕然,不明為何因主辦「安排失當」而受盡折騰嘅參賽者,反而是力撐大會嘅主要群體。

廣告

歸納外間對今次比賽所提出嘅質疑及批評,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 大會應否取消賽事或延期

不只 HK100 或其他越野賽事,所有戶外嘅競技賽,包括風帆、哥爾夫球、單車等等,都需要面對天氣對賽事嘅影響。以香港來說,一般戶外比賽需要取消嘅指標,是懸掛三號以上風球以及黑色暴雨警告。然而 HK100 起步當日,氣溫縱是寒冷及大風,卻並無懸掛任何訊號,大帽山更未出現有結霜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大會繼續如期比賽,確是不為過錯。

那,能否因應比賽嘅特質,或就著個別特殊嘅因素而作出取消,答案相信是可以。然而寒冷天氣是否一個取消越野賽嘅理由,那就恐防未夠充份。大自然就是越野賽的競賽場地,不同國家就有不同嘅氣候、地勢條件,而好多外國嘅越野賽事都在冰涼嘅氣溫下進行、甚至乎有些賽道是雪山群中奔跑;所以對一些專業及較有經驗嘅選手來說,因為身經百戰,在嚴寒天氣下作賽可以說是家常便飯、駕輕就熟,對其表現唔會有太大影響,甚至可以說是有利;就以今年男女子組均能打破大會紀錄來看,就足以解釋寒凍不一定係一個問題;只是對本地選手來說,確實係非他們所熟練嘅競賽氣候環境。

HK100 亦非只是一項普通嘅越野賽事,而係一項國際性嘅世界賽,係 Ultra Trail World Tour 嘅第一站,選手成績均用作計算佢地世界排名嘅位置。就以今年來說,已經吸引咗共 50 個國家嘅選手參加,可見賽事水平之高;也因為涉及多個國家嘅選手,除非有非不得意嘅原因,否則賽事確是不應輕言取消。

(二) 腰斬時間太遲

當日就這個問題,我響節目中嘅回應是:永遠都無一個 perfect time 。

無論響什麼時間決定腰斬比賽,總會有唔同嘅聲音、唔同嘅 concern ;可以批評你還何不再早一點截停,同一時間亦可以質疑 「情況都未去到最差, 點解唔比我繼續玩落去?」(尤其係已在鉛礦坳嘅選手)。

腰斬比賽,並不是大家想像中咁容易嘅事,並非「話斬就斬」; 記得 2000 樂施毅行者亦因天氣問題腰斬,電台訪問過有關負責人時,佢亦曾表示「腰斬係一個非常沉重同沉痛嘅決定」,而腰斬賽事所需要做嘅功夫,遠遠比繼續比賽還要繁複還要多,然而大會仍決定中止賽事,清晰地只為一個原因: safety has to be the priority 。我相信大會一直有以參賽者嘅安全為首要,並慎重地評估過各方面嘅情況,才於這個時間性作出決定,當中相信已作了最恰當的平衡了。

(三) 參賽者明知山有險, 偏向險山行

好多人都有個錯覺,認為呢次比賽嘅選手,就好似追霜者或趁打風嘅觀浪者一樣,刻意在嚴寒天氣先去跑山,將自己擺放在一個危險環境,結果弄得如廝天地,可以說是咎由自取。

這裡必須再三澄清的是:這個賽事所舉行嘅日子,其實早於去年已經決定,並非「即興」,只是比賽當日遇著不利嘅天氣,所以性質跟追霜觀浪者完全不一樣,不應混為一談。既然如此,我就以「突如其來嘅不利天氣增加左賽事難度及危險性」嘅角度去看,來討論「參賽者應否在開賽前已經要選擇退出比賽」。

其實我相信,大部份人心裡,都已經有著同一個的答案。

越野賽要比拼的,其實不單止是體能,還有人在山野及大自然中那份求生技能及意志,有能力從絕處發掘生機,可以從絕望裡看得到希望;所以面對嚴峻環境,其實可以是一份鍛鍊及操練;然而若然我只係因為艱苦、困難而選擇不作賽,那麼我就只能停留在現有嘅水平,永遠不能提升自己;無法跨越,無法突破。再者,作為選手可以隨時選擇放棄不出場,然而工作人員、義工又如何?佢地要比我們更早一步到達崗位,並一直要緊守到最後一刻,照顧每一個參賽者,直至比賽正式完結為止。當日比賽中有唔少義工係只得幾歲的孩子,猶記得我到達城門嘅檢查站,當時已經係夜晚十一時半左右;一個我相信只有 7 、 8 歲嘅外藉小朋友,兩頰同鼻哥已經凍得通紅,主動走來慰問我感覺如何、凍不凍,哪裡有熱茶,哪裡有毛毯……連小孩子都咁落力地去做好一件事,作為成年人嘅我,如果無盡力嘗試去應付過就選擇退出,我覺得,我會很對不起他們。

所以在我自己立場而言,我還是會選擇繼續作賽,寧願真的發現力有不逮才中途退出。至少從這個過程裡面,我有機會磨練過自己嘅鬥志,訓練過克服艱辛環境嘅能力,而更重要嘅係,認識退場所需要付出嘅那一份勇氣,那是比賽心態成長中十分寶貴的一課。當然,我也不以一早選擇 DNS 嘅選手為恥;畢竟每位參賽選手能力及水平不同,以保障自己安全為先,亦是選手應付嘅一份重要的責任。

為應付北極馬拉松,過去年半裡本地大大小小嘅越野賽事我幾乎都有參加過, HK100 係咁多賽事中辦得最好嘅一個。主辦了解越野跑手嘅各種需要、賽事中人力物力相當充沛、競賽物資亦十分豐富,比賽氣氛亦很熱鬧。就今次寒流襲港事件而言,大會亦立即作出不同應變,於比賽前已再三出過電郵提醒及叮嚀參賽者帶備足夠保暖衣物,並於起點有廣播提醒參賽者,臨時亦增設借用衣物服務以防有選手準備不足。檢查站中嘅熱水供應亦從不缺乏,每逢到檢查站都有義工走來慰問你有什麼需要及協助你補給;熱食亦早已準備好不用排隊等候, check point 亦有太空毯、毛毯供應,亦有強制檢查每一位選手之必須裝備;部份檢查站更設有 camp fire 及暖爐供參賽選手取暖。大會亦將最後一段賽道作出更改跑入山徑,以免追霜者所駕嘅車輛有機會危害選手安全。如此完善配套,如朋友所說, 所有 precaution 層面可以做到嘅事,大會真的已經做得十分充足。只是天氣變化從來不是任何人可掌管,大會亦無法阻止追霜者上山;其實大部份參賽者均能感受到大會辦比賽嘅那份專業及誠意,所以縱然救援工作受到阻礙以至飽歷滄桑,他們會體諒及明白並非大會責任;而且越野選手大多會有份克己精神,心境亦會有份豁然,對苦難亦會視作鍛鍊;他們嘅專注並不放在問責,而是如何從經歷參透及領悟人生。所以大部份選手會為大會發聲,我的朋友更希望我在節目中為大會平反,主要大家都是擔心若然因為一些不知就裡的群體胡亂作出批判,令政府日後進一步打壓以及限制批辦越野賽事,如此高水準、高質素嘅賽事因此不能再辦的話,那就真的是十分十分可惜。

其實自己一度也對追霜阻塞賽道及增加救援負擔有份斥責,但細心一想,香港出現百年難得一遇嘅奇觀,也難怪大家會有份趨之若鶩嘅心(比在自己發現外地有天文異象,自己亦真的即時飛撲去看);何況追霜者亦唔知當日有越野比賽正在進行中;然而亦因為追霜者嘅存在,唔少虛弱、衰竭嘅選手都得到佢地嘅援手,得以取暖保溫渡過最危急嘅關口。在此再次多謝曾向參賽者作出支援嘅朋友,更加多謝大會工作人員、義工、消防、民安、警察,大家竭盡力氣不辭勞苦地為協助被困嘅參賽者以及市民,真的要向你地致敬。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