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edoc 馬拉松記行.美酒與跑步的華麗派對(上)

2015/10/3 — 9:00

去年 9 月,我重返闊別 5 年的 Medoc 馬拉松。五年最大的不同;比賽亦愈來愈國際化,來自東亞洲的選手愈來愈多,以前又怎會在這裡聽到廣東話,馬拉松周邊的活動亦愈來愈豐富。不變的,就是這場美酒、美食、跑步的華麗派對之歡樂氣氛。

Medoc 馬拉松是跨周末的節日,比賽前天的周五, Pauillac 河畔如年宵市場般熱鬧,晚上大會於列級酒莊舉行 Pasta Party ,璀璨的煙火在古堡的上空綻放。比賽翌日則酒莊漫遊團與午宴,讓跑友鬆一鬆,還有各種美酒在馬拉松比賽間沿途供應,讓跑友連續三天沐浴在酒桶中。

酒,已經是 Medoc 馬拉松理所當然的語言,也是不必質疑的安排,但比賽飲酒這個離經叛道、天馬行空的概念,其實只是一場盲打誤撞的意外。

廣告

過去六年間,我去了五次 Medoc ,當地搞體育活動的人,來來去去都是那些熟悉的面孔,我這個黃面孔相當容易認。公關 Jean Yves 先生轉介下,終於有機會認識 Medoc 馬拉松的賽會主席 Vincent Fabre 。

Vincent Fabre 本身是 Chateau Lamothe Cissac 酒莊的莊主,分別在 Haut Medoc 及 Margaux 都擁有葡萄園,他知道我到 9 月仍找不到地方留宿,甚至讓我與住在他的家(還接待了日經記者長谷川聖子,及 NHK 法藉主持人 Dora Tauzin ),讓我有機會向他請教很多關於 Medoc 馬拉松的事。

廣告

「Medoc 馬拉松是由 6 人創辦,當中有4個是醫生。他們當時純粹只是希望在 Paulliac 一帶,辦一個 42.195 公里的比賽,喝酒還是留待比賽結束後好了。」 Fabre 說。

第一屆 Medoc 馬拉松 (1985) 約有 500 人參加,當年沿途並無酒飲,只是一個砌時間的競賽。

第二屆 Medoc 馬拉松,有一個酒莊忽發奇想,在 16 公里處放酒給跑手享用,這個別開生面的安排,贏得參加者的掌聲,也令擴大了馬拉松的想像空間,顛覆了一般人對運動與飲酒的看法,也完全改變了 Medoc 馬拉松。

「賽後的反應不錯,其他酒莊亦覺得這是好好的宣傳機會,都樂意開放酒莊給馬拉松兼在比賽中讓跑友 Tasting ,這就成為了 Medoc 馬拉松的傳統。」 Fabre 說。

今天,享樂已是 Medoc 馬拉松的精神之一,正如大會的主旨說:「如果你相信,運動等於健康、樂趣與歡宴 (health, fun and conviviality) ,這個馬拉松是為你而設。破壞歡樂氣氛、惡棍、及希望打破紀錄者 (spoilsports, thugs and record seekers) ,我們不會歡迎。」

所以某香港旅行團,以 sub 3 金牌教練隨團去跑 Medoc 為賣點,其實是貽笑大方的方排。大概有如教人去日本買廁所板、買書包一樣奇怪吧。

參加 Medoc 馬拉松的外國人,歐洲以外以日本人佔最多了,達 449 人,僅次於英國的 633 人及德國的 593 人。操流利日語的 Dora Tauzin ,是日本放送協會 (NHK) 的節目主持人,她每年有一半時間住法國,一半時間住日本,早於 1998 年已透過日本傳媒介紹 Medoc 馬拉松了,差不多每年都來 Medoc 馬拉松。

「16 年前我在《Tarzan》運動生活雜誌,寫了日本第一篇關於 Medoc 馬拉松的報道。碰巧日本於九十年代中期亦開始第一波的紅酒熱, Medoc 馬拉松也順勢受到跑友的注意,日本記者亦相繼來到 Medoc 報道賽事。」

「當時也沒有料到,今日會有這麼多日本人來跑 Medoc 馬拉松呢!這幾天我還以為回到了日本,到處都聽得到日文,感覺有點怪怪的。或許我當初就不應該推介給日本人吧!就讓 Medoc 馬拉松繼續是一個很有法國特色的比賽。」她笑說。

亞洲跑友逗留法國的日子更長,也更樂於消費,不少酒莊亦趁機辦各種午宴、晚宴,讓跑友的 Medoc 經驗更深刻,例如屬 Cru Bourgeoisie 的 Chateau Phelan Segur 酒莊,在比賽前三天起,都有 “Special Get Ready for Marathon” 的午宴和晚宴,由莊主或高層親自招呼,由酒莊總廚親自設計及烹調菜式,讓跑友在酒莊城堡前的草地上,享受奢華的 Carbo-loading ,盛惠每人 75 歐元(約 HK$700 )。

嫌貴?高處未算高呢!同一酒莊賽前一晚及賽後,更分別推出 “Special Truffles Pasta”及“Special Recover from Marathon Menu” ,價錢分別是 130 歐元(約 HK$1,150 )及 110 歐元(約 HK$950 )。

花近千元吃一餐飯,不是人人都捨得,但在古堡前有酒莊高層陪食,兼無限量的 Phelan Segur 靚紅酒供應,也算是難得的經驗,當然還可以參觀他們的酒窖。反正已花旅費到 Paulliac ,沒有理由只買雞但不買豉油。

Medoc 馬拉松, Pasta Party 和賽後的酒莊漫遊團,都是不可錯過的環節,見識過所有活動,你的 Medoc 馬拉松經驗才圓滿。跑馬拉松前多吃碳水化合物食品是常識, Pasta Party 就是最好的機會,讓參加者一起「加碳」、一起狂歡,以最輕鬆快樂的心情,迎接翌日的比賽。

每年 Pasta Party 的舉行地點都不一樣,輪流由不同的酒莊做主場。主場的酒莊,自然會提供旗下的紅酒,讓參與者每年都有驚喜。我上次去的是列級二等的 Chateau Pichon Longueville ,這次搬到距離 Paulliac 約二十分鐘車程,位於 Margaux 的 Chateau D’issan 舉行。

D’issan 莊前,有一條筆直的林蔭大道,葡葡園更有斑駁的矮石牆圍起。莊園歷史可追溯至一千年前,相傳中世紀最有權力的女貴族 Eleanor of Aquitaine (Aquitaine 是波爾多所屬的省份)的第二次婚姻,奉客的酒來自 D’issan 莊。

黃昏 6 時左右,已有酒會和樂隊,在酒莊的草坪恭候各位參加者,打頭陣的是 3 款 Sauternes 的甜酒,足以讓你醉幾回合了。奉勸各位先忍一忍口,因為最好的酒莊正牌酒,到晚餐的中後段才會上枱。

大會在酒莊的空地上,搭了一個可以容納 1,500 人一起吃飯的大帳篷。台下觥籌交錯,台上樂隊和歌手賣力表演,大家上舞池跳舞了,直至上甜品前,一切音樂忽然間停頓。原來是煙花環節,請眾人移玉步到帳篷外看煙花在城堡上綻放,轟隆的爆炸聲震耳欲聾,距離之近,彷彿花火將會墜在你的頭上。(待續)

原刊於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