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edoc 馬拉松記行.美酒與跑步的華麗派對(下)

2015/10/4 — 9:00

Medoc 馬拉松的靈魂並不在於紅酒,也並不在於吃喝玩樂跑、飲飽食醉遊,而是比賽體現的強大民間力量,因為差不多每一個當地人都有為比賽出一分力。

這個比賽並不是賽會、贊助商和酒莊的私產,也不是單純為了跑手自 high ,而是為讓當地人都覺得,這個比賽自己都有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

牟利,一定不是 Medoc 馬拉松的目的,亦正正因為比賽不是為了牟利和自肥,所以很容易得到當地居民的支持。例如: Medoc 一帶的人口還不到 10 萬,但參與的義工多達 3,200 人,還未計沿途打氣的居民及每個酒莊招待跑手的職員。以比賽 8,500 人次計算,義工與跑手的比例少於一比三,而且絕大部分是一年復一年來幫忙,對流程安排耳熟能詳的資深義工。

廣告

83 歐元的報名費包了甚麼東西?一件 Asics Tee 、精心設計的獎牌、一支中價的 Finisher Wine 連特製木盒及Riedel酒杯套裝,單是這幾樣特別又珍貴的紀念品已值回票價了,還未計 42.195 公里上琳瑯滿目的補給、開幕禮的表演、二十多個酒莊的靚酒,以及賽後的補給。

廣告

「整個馬拉松只有一個全職職員 Albert 及幾個臨時工,包括與你溝通的公關 Jean Yves ,除了他們幾個人及提供服務的承辦商要發工資,大會的其他人,包括我在內都沒有收一分錢。我們把跑友的報名費,全部用在比賽上,連儲備也不會留下。」大會主席 Fabre 說。

的確,若沒有當地市民及酒莊的支持,一個只僱用一個受薪職員的機構,是不可能辦一個譽滿全世界、一連三日的大型馬拉松節日。

吃過早餐, Fabre 開一輛七人車,載記者們和贊助商代表,到 Medoc 馬拉松的起點。

在 Medoc 馬拉松的世界,這 42.195 公里路並不是受苦、不是痛楚、不是長征,而是一場流動的派對、充滿各種紅酒及美食。

在這裡追求 PB 是一種罪過,不懂享受人生的,才會來 Medoc 追求成績和時間記紀錄。喝多一點酒、拍多兩張照片、吃多兩件生蠔、結識多些新朋友、用盡時限,享受整個比賽的過程,才會不枉此行。

跑手的化妝依然精采,香港跑友的打扮一般較 hea ,遠遠不如日本和台灣跑友認真。不過最誇張、最無得輸的一定是歐洲人,各種各樣傳統現代的裝扮都有,有如電影《翻生侏羅館》的場面。也有三五成群的朋友,組成一個團隊,穿一模一樣的服飾,再推一輛由單車裝扮的戰車、帆船或神像,如行軍打仗般威風凜凜。

雖說跑 Medoc 馬拉松是享樂,但你也要有基本的體能和訓練,才有福消受路上的美酒,因為 Medoc 的地勢高低起伏,穿過葡萄園則要跑沙土,一定要預鬆一點時間在酒莊歎酒。

今年的賽道逆時針走,先掃北邊 St. Estephe 的酒莊,再南下 Paulliac 及 St. Julien ,最後返回 Paulliac ,沿途大約穿過接近五十家酒莊,包括頂級的 Chateau Latour 、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及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當中約有三分之一酒莊提供紅酒,讓你沿途喝過夠。

不用擔心空肚飲酒,因為這是 42 公里的大食會。兩公里已有一個包點站給跑手當早餐,隨後的水站都有食物,例如餅乾、蛋糕及窩夫等,到末段的 3 公里還有生蠔、白酒、牛扒及雪糕。

平均一公里,便會到達新的酒莊,我已忘記沿途喝過多少杯酒,當你有少少飄浮的感覺,就正式進入 Medoc 馬拉松應有的狀況了,直至迷迷糊糊後,你不再用雙腳跑,而是用舌頭慢慢滑過這 42 公里,身邊的葡萄樹和酒莊如飛如去,你在葡萄園中滑行飛翔。

為了喝下一個莊的酒,你一定要跑快一點,才有時間在酒站慢慢品嚐,與其他跑手和義工碰杯 Cheers ,然後再也分不清楚,每個酒莊的酒有甚麼不同,總之就當集郵一樣,每個莊的酒都灌一杯就是了。

拉斐莊 (Lafite Rothschild) 在廿六公里附近,讓我們暢飲08年的拉斐酒,怎可能不搏老命狂飲?若要跑死、飲死暴斃,讓我死在這裡也是死而無憾。

生蠔、牛扒、雪糕在三十八、三十九公里,為最後一段路加油。 Hit the wall 不要緊,請下來慢慢吃生蠔牛扒雪糕。凍生蠔鮮美多汁,伴酒一流;牛扒即場由義工用炭爐煎,然後剪成一小塊讓大家取!

當天的天氣特別熱,大會酌情把原定的 6.5 小時時限,增加至 7 小時,讓絕大部分跑手開開心心完成賽事。

我也再破個人最差時間紀錄,以 6 小時 48 分完成。

原刊於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