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idnight Sun Marathon:追趕北極的午夜太陽

2015/10/27 — 10:59

跑過這樣的馬拉松嗎?穿過那片陰冷的挪林森林,對岸是一排排金黃色的雪山,北冰洋刺過來的冰風暴,夾雜著打氣的歡呼聲,不斷催逼你向前跑,望天、找不到月亮星星,只有那一抹不落的斜陽,光線在雲端流瀉、穹蒼如紫水晶一般。這一刻,差不多凌晨十二時。

當年囫圇吞棗背下《聽陳蕾士琴筝》的一句「金色的太陽 擊落紫色的水晶」,當刻的天空,就是這個模樣。

廣告

Tromso 於挪威極北部,越過挪威的北極圈,再向北走 400 公里就是 Tromso 了,雖然有旅遊書形容 Tromso 是「北方巴黎」,但以「巴黎」來形容一個樸素的北陸小鎮,也未免太誇張失實。若不是有兩個馬拉松比賽,包括夏天的午夜太陽馬拉松、及冬天的北極光半馬拉松, Tromso 這個北極小城,大概不會在我的旅遊地圖上出現。

整個比賽的參加人數,連同半馬及十公里,雖然只有二、三千人參加,但對一個只有六萬人的小鎮,二千多人的活動,可說是城中每年一度的大事了。

廣告

兩旁打氣的居民,就連我這種無名小卒的名字也叫得出。後來我才知道,參加者的名和號碼,原來已印在當天的報紙了。問我來自何方後,就懂得喊「Heja Hong Kong」,如星級運動員一樣。

有這種鼓勵,又怎能停下來中途放棄?

賽道景色極優美,有挪威的森林、雪山、午夜太陽的餘暉、簡約整齊的市中心古建築,跑到高架橋上,整個小城盡收眼簾。在只有風聲的寂靜下追太陽,北冰洋吹來的凜冽寒風,雙腳雖然也失去了知覺,但眼前影像如此澄明。

沒有跑過馬拉松的人,總覺得為了完成這 42.195 公里、死撐硬捱四、五小時是不可思議,但只要你參加這個比賽後,有能力跑馬拉松是一種福分,你比其他人看這個世界更多。

不如由現在起好好練習,然後明年六月到 Tromso 。

比賽網頁

原刊於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