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件小事

2018/5/3 — 13:09

資料圖片(港鐵Facebook 圖片)

資料圖片(港鐵Facebook 圖片)

【文:田心木】

日前,筆者如常乘坐港鐵去上班,大概早上九時半,最繁忙的時段已過,東鐵線往羅湖方向的車廂內人不算很多,列車頭尾兩卡還有不少空置的座椅。列車停到大圍站,有幾位老年婦女搶着上車,見有空位就撲過去。先旨聲明,她們上車的那一卡有足夠空置座椅讓她們選擇,所以這次我敘述的,不是一件讓座的事件。她們其中有一位踏在我的腳面上,我本能地把腳縮開。她就大聲嚷道:「喂!你使唔使踢我呀?」這關乎襲擊的指控,我有必要道明立場,不多不少四個字:「我冇踢你。」她聞言,提高聲線,說:「你有!我見住你踢我既!」我心想,原來又是撩是鬥非的污合之眾,我沒答一句,垂下頭,繼續用手提電話看電子書。

如果我再答一句,她想必咬着不放,繼續纏繞,再加上她的同伴定必加入戰團,隨時把一件小事炒成另一件「欺負阿婆」的事件,附以路人甲拍下的影片,我們勢要成為網絡紅人。那幾位女人可能想走紅,我可不是,所以,好漢不吃看前虧,我忍了,不再回應她們,但我又沒有理虧之處,所以我沒有選擇馬上在下一站下車避禍。那女人見我沒有回應,就繼續說:「做左又唔認,都唔係男人黎既。」我依然沒有理會,繼續閱讀。她又高聲跟她的同伴說:「係呀,我係長舌婦架喇。」她之後又罵了幾句,我已沒有聽清楚了。她正要稍息,她的同伴們就接力,一個老婦說:「而家啲後生係咁架喇,唔讓座既。」可能她沒有留意當時車廂內還有不少空位,而我也沒有誤坐在關愛座上。另一位老婦見我一直不為所動,只顧閱讀,便說:「而家啲人呢,一上車就係咁打機,乜都唔理。」不久,列車到達我的目的地,我就下車。事件到此為止。

廣告

我開始有點體會到禇簡寧的悲問:「香港社會點解會變成咁?」可我不是禇簡寧,我沒有把那幾位女人的樣子拍下來放上網,也不會問香港社會為何變到這樣。

我不怪她們長舌又潑辣,我只好奇為何她們三人見我不作回應時,卻要起勢挑釁?她們想要見到怎樣的效果?一人讓一步,平息這些無聊的糾紛,不是很好嗎?為何卻死要挑撥對方的怒火?及後我回想事件,我感到這幾位老婦的語調、聲線、態度、行為,都很熟悉。對,她們使我聯想到那些五毛、盲流,是支持「愛港力」、「港人講地」、「幫港出聲」的流氓,是低等土共的擁護者,她們應該是擁戴蔣麗芸多於葉劉淑儀,票投何君堯而非曾鈺成的盲眾。道理她們不會講,沒耐性聽、只愛暴力。蛇齋餅糉就足夠收買她們的肉身及靈魂。她們應該很愛國,熱衷參與一切慶祝活動,搖旗吶喊,歡呼助威,只是午飯後,支薪後,經常忘記把國旗回收到主辦單位那裏,而是回收到垃圾桶那裏去。每遇到不是同類的,一起爭執,她們第二句就會「你們班黃絲、廢青… 」,我相信萬一我在車廂內只要回應她們多一句,「黃絲」這一詞一定很快出現。以上種種「聯想」,不是我想像力特別豐富,而是這幾乎是一個定型 (Stereotype),一個愛國愛港的土共的形象。這是他們自己「打造」出來的,與人無尤。

廣告

古語云:「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十分贊同,我尊敬長者,也尊重婦女,但我也不禁要問,如果家有一個如上所述的老,又真是家中之寶?又真是社會之寶嗎?一個人活過了大半生,見盡不少風浪,經歷過無數跌宕,到晚年理應頤養天年,可是有不少根本不愁衣食的長者,為了一點微利,卻忘了當年走難逃港遠避共產黨的初心,今天反過來為共產黨塗脂抹粉,甚至走上街頭做盡醜事。昔日他們怎樣譴責文革、紅衛兵、六七暴動,今天卻像紅衛兵一樣在街頭攪事,甚至走進大學校園去批鬥那些跟極權意見相左的知識分子。 就如我的遭遇一樣, 每當他們的對象不為所動,不作理會時,他們就會不斷在四周徘徊,挑釁,就是要把你惹怒,就是要等你有所行動,這不正是卑賤的紅衛兵嗎?他們的所作所為,怎面對下一代呢?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tinsummu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