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佈道會講員的告白

2016/12/22 — 14:0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或者讀者甚少有機會主領佈道聚會,因此,我嘗試以一位佈道會講員的角度,分享佈道會的另一面。

不過,在此我要事先聲明:一)我願意萬人得救。誰不願意呢?二)本文旨在反省當今教會的福音事工。因此,若把文章所討論的問題推到「聖靈會工作」的邏輯裏去,那麼,一切都沒有討論餘地了,教會也不需要任何福音策略了。因此,請讀者謹記以上兩個前提。

讀者應該知道,我是一個坦白的人。坦白說,作為一個講道的人,我最害怕準備佈道會信息。每一次我預備佈道會,我的心都無法安定下來,然後,「心裡沒有底」的感覺一直持續好幾個星期,直到我講完佈道會為止。佈道會是最花我心血預備的聚會,卻也是從來無法預備的聚會。我可以努力預備,卻仍然覺得沒有甚麼可以預備。

廣告

我處於一個極大的奧祕之中——我要用心把佈道會講章寫好,卻同時知道我的講章怎樣好也不能影響任何人相信耶穌;我在講章中處處嘗試勸服、論證別人「耶穌是可信的」,但卻同時知道,我到頭來也不能真正勸服、論證別人甚麼。佈道會確實是上帝聖靈的工作。

不過,作為一個佈道會講員,最令我感到壓力的是這個:我被期望於不超過三十分鐘的時間內,與台下數百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說話,並且最後以邀請人舉手/行出來作結。我不是不相信聖靈工作,也不是覺得邀請人舉手跟隨主沒有意義。我再強調:我仍然樂意接受每一個佈道會的講道邀請,也會嘗試準備好每一次佈道機會。

廣告

我要反省的是:我越來越覺得,這種「純粹以三十分鐘以內說服別人作信仰決定」的佈道方式越來越不容易被這世代接受。相比之下,我情願作三十分鐘單對單個人佈道。最少這是面對面的生命交流。或者,我情願邀請人進到教會的生活圈子,讓他們在教會內學習一起過門徒生活,稍後才作信仰決定。

我越來越覺得,教會需要重新思考佈道會在這世代的位置。福音與見證,對這世代的人來說,越來越難以「五分鐘」或「三十分鐘」的信息所表達,更遑論立即作決定。這世代的人不缺乏資訊。福音卻不是有關耶穌的資訊。福音是每一個人與耶穌建立關係的起始點。然而,我認為,將這起始點壓注在佈道會講員的三十分鐘上,實在不是最好的方法。這世代的人不需要被台上陌生的講員說服,他們需要被有血有肉的生命說服。教會有血有肉地告訴社會耶穌基督在當下的境況中是誰。這絕不是三十分鐘的講章。它是教會長年累月對着社會宣講的講章!

因此,公平點說,若佈道會只是教會整體見證基督的一小部分,我依然認同佈道會這做法;然而,若教會純粹將自己的福音責任壓重注在別人主講的佈道會身上,我要說,我不認同這種佈道會。


(原載於12月11日《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