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住劏房的金融人故事」

2016/7/28 — 7:00

中環白領

中環白領

「一個住劏房的金融人故事」 林日彥

這篇專欄文章吸引到我注意力的關鍵詞,是「金融人」和「劏房」,金融人多數被稱為「才俊」或「精英」,跟劏房應該扯不上關係。專欄的主角是一間中型證券公司當研究助理的Ben,家住天水圍,為了縮短交通時間,在灣仔租住一個不足一百尺的劏房。Ben月入2萬元,扣除租金、家用、生活費,每到月底便加入月光族行列。

林日彥強調這例子真有其人,而且不是個別例子,我完全相信。月入2萬元聽落去不錯,不過作為一個力爭上游的年輕中環人,這份人工的確不夠用,最大問題是中環人支出大。林日彥以午飯做例子,太子大廈快餐店的海南雞飯,盛惠70元,和同事出外食lunch,起碼150元。向上爬的中環人,久不久跟收入較高的同事social,即使AA制,也可以很肉赤。

廣告

林日彥引用一份叫「人力調整為香港帶來的挑戰」的報告,顯示80後大學生比70後大學生的入息中位數,少4千多元。這報告證實年輕人不但未能向上游,反而是向下流。過去二三十年,百物騰貴,尤其是樓價,最明顯的通縮例子卻是年輕人的薪酬,這現象可以從身邊人的情況清楚看到。環境困難是事實,但每個時期總有年輕人跑出,我看好這位Ben。Ben為了每日工作14小時以上,爭取睡眠時間,所以付額外租金在市區住劏房,我認為是明智決定。年紀輕輕,懂得投資在自己的事業,金融界事情發展得很快,幾年後便有機會看到成果。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