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城市的墮落始於失去想像力

2017/6/1 — 18:31

大話西游電影一幕

大話西游電影一幕

當早前有兩名香港人登上珠穆朗瑪峰後,香港社會的反應各異,特別是在網上,有人留言說:「爲了自己的夢想跑去冒險,值得嗎?」更有甚者說「作爲一個老師,做一些這麽危險的東西是教壞細路。」看到如此留言,我不禁感嘆,這個城市的人剩下的就是所謂的「脚踏實地」、「過的一天算一天」的心態嗎?

固然,如果你是從環保(如到山上遺留垃圾)或者剝削當地向導、雪巴人的角度批判上山者,我覺得這沒有問題,但是留言的不少是從登山者職業出發,認爲她的行爲不配作人師,爲自己的夢想不顧身邊人的感受。

她登山的主觀意義也許只有她才知道,但是對於我來説,她不斷鍛煉、努力登山的意義就在讓我知道只要你肯用心做一件事、肯放時間、肯認真鑽研,成功必定會來到你身邊,至少也許結果是失敗了,問心至少無愧。身邊有幾個想以打撲克牌為職業的好朋友,作爲一個主流未必接受的職業,他們所經歷的質疑或者困難必定是我難以想象的,但是我看到他們爲了這個夢想所投放的時間和心力、他們在困難時期所展現的韌度,這一切一切都激勵着我要對我的夢想負責,結果成與敗,我控制不了,但是我盡力尋找勝率最高的時刻,在那一刻All in。

廣告

但從什麽時候開始,香港人開始失去夢想。生活糊口的壓力慢慢轉變成對抽象想象、夢想幻想的輕視甚至蔑視。如果哥倫布生在這個香港,他的航海計劃也許就會成爲他人的笑柄、成爲了他人批判的對象,又或者他的夢想從來都長不大,因爲在學校内,他就會像Truman Show 裏面的主角般被教育成一個循規蹈矩的人、認爲海很危險、認爲自己身處的地方已經是完美的。

當然,你可以說夢想的意義就在於就算你在過程中遭受不少冷嘲熱諷你都能登頂,但是從整個城市的角度去看,失去整體的想像力會令到這顆東方之珠淡然無光。在這個科技發展、人們生活、處事、交易方式日新月異的年代,拘泥於過往的思維想法、恥笑走在前端的先行者的人卻不減反增。當你問他們想不想要新的事物、運用新的科技、用新的學習方法,他們很多都會說想要,但是當引入這些科技、這些思維會影響到他們日常的工作習慣、日常規律時,他們都會在那一刻起身反對,當你反問他們之前的意願時,他們永遠都會回答:「我沒有想過會這麽麻煩」「我不懂」「太難啦」,這就是所謂的葉公好龍,口中說要但是身體卻很誠實。

廣告

對於抽象事物的輕視,這城市久有趨勢。香港從來是實業城市、我們的地位從廣義來説來自於當時的殖民地歷史、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冷戰的現實以及在改革開放後中央政府需要窗口的戰略考量,很多時候這隨機而幸運的機遇造就了香港這個現代都市。我們回看歷史,要的就是清楚知道眼前這一切有我們的努力、也同時有歷史機遇的加持,同時讓我們明白到下一個五十年,歷史的勢頭未必會再在我們這一邊,如果我們缺乏了想象未來、其他可能性的能力、期望着我們仍能靠着對世界變遷作被動式的回應去發威,這會是這個遠東傳奇落幕的開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