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關於報導「環保人士」的疑問

2018/12/17 — 15:50

李樂詩(香港公開大學影片截圖)

李樂詩(香港公開大學影片截圖)

先利申:本人是環保議題的門外漢,但相信全球暖化是真實的。

寫這短帖,是因為讀了《明報》一篇專訪香港人熟識的「環保人士、極地探險家、博士」李樂詩女士的文章。文中寫到李氏支持填海,她提到:

當初她沒想過有什麼人工島,後來《施政報告》提出「明日大嶼」,要填 1,700 公頃人工島,外界不滿事出突然,但她相信政府應早在多年前已有研究,而填海需時,現已不能再拖,提議找專家去引導白海豚,甚至重修海底的珊瑚,「人是萬物之靈,什麼都可以做到…」

廣告

記者顯然知道這番說話出自一個「環保人士、極地探險家」之口是矛盾的,因此下一段轉接了李氏廣告專業的出身,以「藝術工作者」的框架來書寫她,客觀上減低讀者對這個非常明顯的矛盾的詫異和質疑。

而我的疑問正正在此:媒體到底是不是應該繼續把李樂詩女士定位在「環保人士」的框架內?這個疑問不只針對這一篇訪談或一個記者,而是有關李樂詩女士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在公眾平台發表極具爭議性的政策意見時的呈現方式。

廣告

我的疑問建基於以下幾點:

(1) 依李氏自己所言,她出身是廣告設計,選擇以「藝術工作者」自稱。而我在查看其背景時,亦沒有找到對極地和生態議題的嚴肅研究(有的話請各位告知,很可能只是我無知)。展覽極地照片、鼓勵和組織人們探索大自然、提倡善用天然資源,就是環保人士?那麼生態旅行社又可否稱作環保組織?

(2) 「極地探險家」/「環保人士」的名銜,到底是怎樣生成的?其實這些名銜是歷史沉聚而成的身份,如果以我們這個年代的眼光看,我們不一定會認同應該指稱她這個身份和定位,特別在她發表了上述那些言論,及對人工島大力支持的立場之後。例如昂山素姬,很多媒體已經不會用「人權鬥士」來形容她了,因為她現在所作的,跟「人權」的原則和邏輯有著根本矛盾;不少大學和組織也在褫奪她的榮譽頭銜。(以昂山素姬為例子,不等於我提倡要褫奪李氏的任何榮譽頭銜。)

(3) 是否有必要再點出或強調李氏的「博士」身份?大眾對於「榮譽博士」和「哲學博士」並不能分得很清楚。如果我們認為榮譽博士也需要,那以後應該稱卿姐劉慧卿為博士(其實吳靄儀是 Boston University 的哲學博士,但主流媒體鮮有以這身份稱呼她)。加了「博士」的頭銜,其實是為她那些與環保原則存在極大矛盾的言論,鍍了一層學術金漆和權力。

我覺得,李氏是有意識地帶入「填海」這個議題的。記者寫到:

李樂詩站在船艙裝置的窗前,每當攝影機「咔嚓」一聲,她就將身體稍微移動一分,攝影師低頭檢視相片時,她稍稍閉目養神,然後冷不防她抬頭一問:「你說香港是否不夠土地?拍照、搞藝術,亦很需要土地吧?」

回到我的疑問,如果答案是「應該」,那麼,以後記者都應該以跟其身份合稱的同等嚴謹態度,自環保理論的角度出發,去詢問她對填海政策的意見,等同於訪問林超英為何反對填海一樣,因為公眾一直以「極有貢獻、極地專家、有學識的環保人士、博士」的身份去理解她(而她過去和現在亦沒有拒絕這些身份),何況是她自己有意識地提出這個議題(訪問和發表文章)?李氏不是鍾楚紅和劉德華,公眾不期望藝人是環保議題的專家,自是聽聽立場就算;但公眾對李氏的身份是有期望的,「極有貢獻、極地專家、有學識的環保人士、博士」的身份,對影響輿論是有真切力量的。(看明報網站一天已有 4,000 多個讚好已可知其影響力) 如果她說,可以引導海豚、重建珊瑚,那她很應該告訴公眾,實際上如何做?怎麼做?在生態角度是否值得?

以一種溫情呈現(關心疼惜年輕一代、文化工業)來輕輕帶過這個極嚴肅、科學性,並涉及深層政治的議題,一是貶低了李氏的「極有貢獻、極地專家、有學識的環保人士」身份、內涵和學問,再不就是再製她這個很可能值得被重新檢視的歷史身份、話語權和影響力。兩者對於讀者、對於土地政策討論、對於環保、對於香港社會,甚至對於極地,有甚麼進一步的啟迪?

如果答案是「不應該」,那麼媒體應該有意識地修正呈現方式;例如,既然她以「藝術工作者」自稱,那就以「極地旅人、藝術工作者」來稱呼她。「極地旅人」是中肯形容,聽落也挺有型。

人和事絕不能分開討論,因為掌權者往往用人做事。我無意指李氏為人所用,也絕不是指記者。我只是相信,媒體嚴謹地檢視她的論點,對香港社會是極為重要的,也是對李氏的個人、資歷和身份,最大的尊重。

最後,在此轉兩則同樣有關注極地的環保團體對填海的立場和分析:
綠色和平〈今日守護郊野,實現明日宜居香港〉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 就香港 2030+ 及東大嶼都會發展計劃去信發展事務委員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