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香港教會的「墮落」始於對內地政權的「趨炎附勢」!

2018/11/9 — 20:06

執筆是日,筆者所屬的香港路德會舉行以屬校老師為對象的週年「教育事工促進會」,原本邀請的主講嘉賓是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豈料早幾天譚鐵牛表示有要事未能赴會,由中聯辦改邀香港城市大學一位教授代為出席。香港路德會領導層當然曉得中聯辦在中港政治上的重要和獨特角色,如此高調的安排豈會只是教育專業議題上的需要,或者純然是禮節上的考量!?筆者相信這是教會領導層刻意釋出的善意態度,維繫良好關係,以至可說是報效表忠的承諾,中聯辦中人自然心領神會。

先從中聯辦的角色說起。無論回歸前還是回歸後,中聯辦承擔的「統戰工作」任務從來沒有改變,有所調整的只是因應政情時局變化而採取不同的策略和方法。眾所週知,中聯辦轄下「教育科技部」專注處理香港教育界的「統戰工作」,而「統戰工作」正是中國共產黨國策中的關鍵議題,由「統一戰線工作部」專責處理。筆者以為,扼要而通俗的解說,「統戰工作」本質就是戰略方案,透過聯繫、說服和拉攏等手段,化解共產黨黨外團體和人士的敵對勢力影響,得以暢順貫徹共產黨的治國理政策略。其實自 1930 年代起中共已在各級黨委下設立「統一戰線工作部」,熟讀中共黨史的人應該曉得周恩來正是「統戰工作」的大當家和頂尖高手。

其次,香港路德會今趟原先邀請的演講嘉賓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是極具爭議的人物。簡單而言,他有三重身份:高級學者、企業合伙人和部級官員。譚鐵牛以學者身分起家,擁有三個院士頭銜,專業研究是人工智能系統,又是「步態識別」產品「水滴神鑒」的「銀河水滴公司」創辦人之一、公司的首席科學家和重量級顧問,更於 2016 年被中央任命,以「空降官員」姿態進駐中聯辦為副主任,主管「教育科技部」。上任後譚鐵牛多次率領「教育科技部」官員拜訪香港多個辦學團體和學校,最矚目的是九月初「首次開放」中聯辦大廈搞「教師專場」參觀活動。筆者以為香港路德會領導層當然經過「深謀遠慮」而「因勢利導」的作出邀約安排,讓譚鐵牛面對香港路德會屬下幼稚園、小學和中學近千名老師講話,難道只是為了聽取譚鐵牛的專業意見,覆印一篇洋洋灑灑的講章,或者為了拍攝一眾牧師與他言笑晏晏的幾幀相片,抑或更重要和有所期盼的積極向中聯辦示好表態:甘心情願樂於「被統戰」的立此存照!

廣告

令筆者更感不安的是譚鐵牛在「步態識別」研究方面,助紂為虐的為極權政府進一步強化對人民的監控。須知「人臉識別」的「天網系統」在內地早已被官方濫用,成為政府監控人民一舉一動的全天候監視工具,如今的「步態識別」技術更先進和更精確,產品「水滴神鑒」透過分析人的步態身形來識別身分,可以探測到遠距五十米的目標,準確度高達 94%,把監控效果推到極致顛峰,可謂「滴水不漏」。這樣的「銀河水滴」系統落在極權政府的共產黨人手裡,借著維穩防恐等似是而非的理由,更赤裸無恥的剝奪人民的私隱和操控人民的行動自由,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筆下的《1984》世界快要在內地成為現實了。

不少教會人士強調「政教分離」,筆者的理解是:並非割裂式禁絕在理念層面的溝通和探討,卻是在於不適宜在世俗層面上交往和靠攏。教會與政權並無從屬關係,不應互相干預,教會更不應自招不必要來自政權的影響,因此教會為了保持自身俱足的傳道和教育使命,必須與政權保持適度的關係距離。可是,就香港路德會近年來的措舉,筆者不禁慨歎一個香港教會的墮落正是由於缺乏自省和警覺能力,甚至往往在有意無意中表現出「趨炎附勢」的言行,陷入政治和利益糾結關係的泥淖,實在可悲!

廣告

筆者心直口快,本著對教會愛深責切的摯誠,希望香港路德會絕不要「識時務」的投靠當權者,反而應該有責任仔細思考,在當前香港尚存的自由空間和時間內,盡教會應有之義,為鹽發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