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切都是平衡

2017/2/28 — 23:33

警方已將肇事的列車交還港鐵,現時停放在荃灣車廠(無綫新聞截圖)

警方已將肇事的列車交還港鐵,現時停放在荃灣車廠(無綫新聞截圖)

上星期(編按:2月10日)港鐵縱火案,有幾名傷者仍然危殆,每天看着進展,我每天都在想有什麼方法可以預防慘劇或減低傷亡。我提出車廂和車站全面加裝閉路電視,亦預計會有反對聲音,我不期望得到每個人的同意,只希望大家可鋪陳理據,用文明來互相說服。加裝閉路電視的好處顯而易見,但為了令論據更完整,容我不厭其煩地重複一些近乎常識的論點。

在任何事故發生前,足夠數量的閉路電視和受專業訓練的監察人員,盡可能辨別出形迹可疑的人等或物品,及早查證。真的不幸發生事故,可令外界第一時間掌握實際情况,以作應變。例如上星期的縱火案,在密封車廂有幾分鐘完全與外界隔絕,有時救人救災,一秒就是一秒。任何罪案或意外發生後,片段的作用更是舉足輕重,無可代替。例如非禮,事發後「口同鼻拗」,最公正的法官都不可能百分百判斷準確,逍遙法外和冤枉委屈都非我們所樂見,有什麼人證物證比錄影片段更能主持公道?這樣的紀錄亦可訓練負責監察的人員,而且理論上犯事者知道自己在監察之下當會有所收斂,這就提高了阻嚇性。就意外而言,記錄發生過程也可供將來檢討之用,類似飛機上黑盒的作用。

其實我在討論很多政策問題時都建議過使用閉路電視,反對的朋友請幫幫忙,為以下難題提供答案:長者或弱智人士在院舍受不當對待,但蒐證困難;交通意外或的士司機違法行為,各說各話;車輛在鬧市長期違泊,車主不在乎警察間中抄牌。對以上難題,我的答案是閉路電視,如各位有其他高見,歡迎提出研究。

廣告

反對的朋友最大的顧慮和理據是對私隱的威脅。保障私隱當然十分重要,政府有絕對而重大的責任,而我也預計即使有這樣的立場也會被人選擇性地忽視,這些經驗實在太多。例如我說消防車為了救火可以超速,也會被指摘鼓吹所有車輛胡亂超速,又真的有人會相信。無論如何,我們首先要問一問:什麼是私隱?翻查關於私隱的研究和條例,多是指在私人空間的活動不受干擾,或個人識別資料不被濫用。那麼在公眾地方,私隱的界線為何呢?有什麼行為、衣著或個人特徵是你不介意身邊的人看到卻非常介意閉路電視拍到呢?而那些關於私隱的研究都不會反對在公眾場所應用閉路電視,但有幾個原則需要遵守:目標合理、公眾知情、嚴謹翻查和銷毁程序,這些我都完全同意。

我知很多朋友對閉路系統的厭惡源於著名作家George Orwell 於《1984》所描述的極權國家。極權統治當然要警惕,但如果凡事想得太過極端,就會過猶不及。如果我用同一邏輯,將沒有閉路電視幫助的執法困難推到極端,是否可以說會出現電影或漫畫所描述無法無天的社會?可惜我們沒有蝙蝠俠。這世界沒有什麼價值是絕對的,總會和其他同樣重要的價值有矛盾,私隱和公眾安全就是一例,一切都是平衡。

廣告

 

原刊於明報副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