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香港教師的觀點:翻轉教室,是「病向淺中醫」?還是藥石亂投?

2017/6/12 — 12:05

圖片來源:《Flipping the Classroom: Explained》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Flipping the Classroom: Explained》片段截圖

【文:無崖@教育工作關注組】

香港教育百病叢生,早已不是新聞。是故不少「專家」為求醫好香港教育的疾病,提出不同的改革方案。近年,起源於美國,流行於台灣的「翻轉教室」(FLIPPING CLASSROOM)正是其中之一。例如香港教育城(HKEDCITY)網站有翻轉教室的專頁[1],又如早前教育學院亦大力提倡於小學運用翻轉教學[2](例如早前一篇〈一名高中生的觀點:翻轉教室,還是「翻桌教室」?〉。

但細心一想,翻轉教室這服「藥」,是否真的適用於香港這個「病人」身上?以筆者任教語文科八年的經驗看,翻轉教室於香港師生而言,似是一服毒藥。

廣告

1. 何謂「翻轉教室」?

翻轉教室起源於美國。2007年,由美國科羅拉多州洛磯山林地公園高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兩位化學老師貝格曼(Jonathan Bergmann)與山森(Aaron Sams),為解決學生缺課問題並進行補救教學,於是先錄製影片上傳至YouTube,讓學生自己上網自學;課堂上則增加與學生的互動,或解惑。

廣告

翻轉教室主要分成兩大部分:

a. 課前預習:翻轉教室特別重視學生家中預習,是以教師於課堂前必先設計「導學案」予學生進行預習,而導學案的內容,大都教學影片為主(極少數導學案由文字稿完成)。導學案的內容,大都集中單向講授的部分。

b. 課堂討論:該課題深層的討論、應用、分析等,則於課堂上由老師帶動討論。

翻轉教室最終目的是令學生可按自己能力調節學習進度,不受制於課堂及進度表的規範,做到真正的因材施教(台大翻轉教室推動者葉丙成語)。

2. 還要學生做幾多?

於香港學生而言,以翻轉教育模式授課,意味著學生必須於家中先行預習有關材料。以香港學生而言,每個學生修讀最少七科,初中甚至達八至九科。如果真的大力推動翻轉教學,可想而知,學生必定要抽出更多的時間於家中進行預習。以一部教學短片為時20分鐘計,學生每星期最少要處理及消化接近20段教學影片的內容。小學生每天處理大量功課,甚至是TSA的操練,高中生於放學後亦有大量補習,而校內無休止的補課更是司空見慣,再加上JUPAS 要求的OLE等。到底學生還有多少時間多少精力去處理大量的教學影片?本來,減輕功課量是一出路。可是於香港翻轉教學的推手,卻從來沒有正視香港學生功課量多的問題,完全沒有提出減少功課的建議,無視學生的苦況,是以翻轉教室只會令香港學生百上加斤。

另外,於課堂討論而言。由於翻轉教學強調於課堂上處理分析比較綜合等高階思維的活動,令課堂更有效率。意味著如學生沒有課前預習,於課堂討論便無法參與,學習亦不能發生。對於自理能力較弱的學生而言,長期於課堂上「無所事事」,似是必然的結果。更重要是,相比傳統講授為主的課堂,弱勢學生可以從單向講授及課堂操練中掌握學科的皮毛知識。在翻轉教學下,弱勢學生於課堂上可以近乎一無所得,其習得無力感必然甚於傳統課堂,遑論大量長期習得無力的學生於堂上帶來的紀律問題。這一點,香港翻轉教學的支持者,卻從來沒有提出改善或補救的措施。

此外,課堂討論的質素,建基於班師比例。美國的班師比例在不話下。大力提倡翻轉教學的台灣,班師比亦優於香港。以香港學校一班接近40人來看,依賴討論作為學習方式,只會適得其反。而師生比例與課堂成效,翻轉教學的支持者卻從未提出具說服力的說法,釋除疑慮。

3.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於教師而言,翻轉教學的備課更是要命。如有製作影片經驗的,都知道一段二十分鐘的影片,由構思、錄製、後期加工,少則一小時,多則二至三小時。假如一位老師,任教一班中三中文,一班中五中文,外加兩班中一綜合人文科。此老師必須每星期預備最少六條影片(一星期不會只有一堂中文吧?)。製作時間最少為六至七小時。若任教多級的老師,備課量則更不敢想像。台灣教師一星期平均十多課,固然有空間完成有關工作,但香港教師平均一星期上二十五堂以上,還未計算其他開會、行政、文件等工作。翻轉教學的提倡者有考慮過香港教育的現況嗎?

當然,有翻轉教學提倡者提倡由數位老師合作拍片,來年重用,以減輕工作量。但是數位教師商討影片內容,共同討論後期製作,時間花費其實不比個人完成少,尤其涉及不同科目共同備課,其行政成本必然大幅提高。更遑論重覆使用影片,已有違翻轉教學「因材施教」的原意。(誰敢說同一段影片適合所有不同程度學生?)

於課堂討論操作上,翻轉教學則更明顯忽視前線教育生態。熟悉小組討論教學的教師都十分明白,有質素的課堂討論,必須有良好的組內分工。誰是紀錄者?誰是整理者?誰是匯報者?這些分工,必須建基於教師長年累月對學生的觀察及認識,方可作出有效的分組。除此以外,學生要在不同同學面前鼓起勇氣匯報,認真討論,必須建基於良好的班級經營。還有,學生敢於暢所欲言,亦依賴良好的師生關係。三者的前提都是教師長期與學生課堂內外的相處,打破隔膜。可是香港教育生態扭曲,教師多為合約制,而合約制下的教師大部分都是與學生代溝最少的年輕教師。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教師難在工時與學生相處;面對不穩定的就業前景,教師都傾向以工餘時間「搵工」而不是與學生互動。(要記住:工餘時間陪伴學生建立關係,並不是必然的。)

缺乏良好的師生關係,以討論作中心的教學自然事倍功半。若一意孤行,於香港推行以討論作為中心的翻轉教學,只怕學生長期沉浸於低質討論產生的無力感,會更進一步打擊共學習動機。

由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成立的「青年創研庫」,早前公布第八項研究報告:「『翻轉教室』- 有助提升香港學生自主學習?」。結果顯示,在995名的受訪中學生中,對其個人自主學習能力的評價僅屬普通,平均分為5.58(10分為最高計)。此外,在訂立學習目標、規劃學習時間表和評估學習進度三方面,自評表現亦只屬一般,平均分分別為5.65,5.04及5.51,反映受訪學生的學習動機和自主學習能力強差人意和有所不足。甚至在台灣,翻轉教育的批評聲亦不絕於耳。或者學生的聲音,已是對翻轉教育的一種警示。[3]

4. 自主學習?真能自主?

所謂自主,簡而言之,就是為自己作選擇,並為這些選擇負責。這是自主教育的理想,具體來說,自主學習是學生自行決定學甚麼?如何學?何時學?翻轉教學希望透過課前預習、課堂討論,令優秀的學生不用受制於課堂進度表,達至自主。但十分諷刺的是,香港學生自踏進校門一刻,就註定沒有自主。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是十分考試導向的。而考試導向課程,呈現於高度統一的課程、客觀清晰的指引,毫無爭議的學術觀點。無論是小學的TSA及高中的DSE皆然。

既然課程本來沒有可爭議、討論的空間,甚至學多學少也沒有修改的空間,那麼堅持使用促進自主學習的翻轉教學,無疑是矛盾的。例如於高中課堂,無論學生預備再多的討論資料,堂上討論環節多精彩,但教師的總結也只不過是照考評局的本子宣科,沒有轉圜餘地。漸漸地,學生認為自己的「討論過程」,根本不能影響「討論結果」。學生與考評局不同或考評局課程以外的討論,完全被排斥在課堂外,叫學生如何認真討論下去?最壞的是,無意義的「討論」,加重了學生的犬儒心態,令學生對真正的知識更難發生興趣。這與翻轉教學本身目的,絕對是背道而馳。

5. 病向淺中醫:請理性面對香港教育的現況

以上分析,重點並非在於批評翻轉教育的不足,而是想指出在香港的教育環境下,翻轉教育的好處並不能有效發揮之餘,反而會令香港教育弊病愈來愈嚴重。現時香港教育工作者只是片面認為香港教育出了問題,卻不深究出了甚麼問題,使遽然硬套其他地方的成功經驗於香港,卻無視香港教育及社會的實況。當遇到批評時,更把矛頭指向批評者,認為不接受新教學法的,就是因循守舊,就是落伍,就是不為學生設想。我想,正面面對香港社會教育的問題,再細思解決方法,需要花很多時間,少則一二十年。但緩慢的改變,總比急進的藥石亂投來得慎重。

畢竟,不改變現有教育的思維邏輯,一切所謂改革也只是皮相。

 

[1] [2] [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