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失足成千古恨,不限於刑事記錄

2016/10/13 — 10:14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自小我們已經知道店鋪盜竊是嚴重罪行,會前途盡毀,抱憾終身。其實,所謂的抱憾終身,不止刑事,還有工作和學校記錄。

近十多年來見工時,老闆必問你以前的工作為何辭職不幹,有的更會致電你舊公司詢問,在求職時更要你簽下同意書授權他們如此(尤其大企業)。你想說謊這兩三年間當散工,沒有工作證明?對不起,要是沒有證明請你往民政事務處宣誓,甚麼時候在當散工。發假誓是嚴重罪行,隨時坐牢,你敢賭嗎?你說去了進修?有沒有證書?而且只要見你有兩份工作只有數個月時間,便會搖頭嘆息。

的而且確,你可以撒謊說某時期找不到工作,失業在家。幾個月時間,會同情理解,但一年左右,仍然找不到工作,老闆印象必定大打折扣。

廣告

不要以為保安員是食物鏈最底層便不須要咨詢人,即使是小公司也起碼要兩個,而且要提供該兩人的住址與電話。上面的大企業更要你數年內每一份工作提供一個曾共事的。現在求職,真的是比求婚還難。

************

廣告

我九十年代在 band five 學校讀書,眾所周知,入讀此等學校,多數被人看扁一線,當然不能排除有品學兼優考入大學者,但是那個年代,大部分學校是中三已經趕走兩班學生。

曾有些相似背景的舊同事投考紀律部隊,顧名思義,講求紀律,他們不被取錄的原因,非常合理,就是考官覺得他們沒有服從性,因為一看成績表,十多二十個缺點,兩三個大過,有些還寫上負面評語。考政府工必定要看成績表。考官不是他們朋友,不會同情理解是小朋友少不更事,頑皮搗蛋。而且不止一關要過,還有其他審批。

 

************

不少香港人,不論年齡,都有一個錯誤想法:「我沒有犯法,錯什麼?」而為所欲為。對不起,陳雲的「陰道論」,應該沒有干犯刑法,否則早早把他抓了。但我可以肯定的說,全世界沒有一所大專院校會聘請他,因為他犯了學術界天條。可憐一些支持者還引用中港婚姻數據,意圖為他背書,更有教徒指他學富五車,很多大學爭著給他聘書。

 

************

法律常識,就是無罪假定原則,還未被定罪的,只是疑犯,無罪釋放,當然是清白。但對不起,現在很多工作,都有一個問題,就是你曾否「被捕」?英國劇集 Silk 有句名言:「你無罪釋放不代表你沒有做過」。法律上是清白,但觀感已經差了一截。只要 Google 一下,相關新聞無所遁形。是的,可以沒有相片,只有名字,但老闆不會冒你風險;有其他求職者,你自然矮人一截。

************

破產原因,有很多個,然而,現在是保安員也會問你有否破過。大企業入職前,要你等起碼一個月,隨時便是往破產管理署查你,查冊是絕對合法的。不止大企業,有些小公司現在連周圍賣廣告的債務重組,也會詢問。要查的話,前述機構也有記錄。是的,法律上,即使辦理過債務重組,仍然可以當專業人士,會計師或律師都可以,但又是那兩個原因,老闆和人事部會不會對你有壞印象,肯不肯冒風險,接不接受你,你控制不了。

************

雨傘運動期間,襲警案件只有三成定罪,反觀以往案例,不少罪名成立。警察誣陷佔領者所以不成功,固然是現在人人都有手機可以錄下證據,推翻他們的口供。另一個關鍵是被告背景,佔領者九成九身家清白,不少更是中學時已經品學兼優的大學生,佔中三子更是大學教授和牧師。而以往被定罪的,不少是懷疑有黑社會背景的積犯或是我這類不良少年。法庭是否相信證人或被告口供,當然是看背景,很多案件更要有人格證人。警察必然沒有刑事記錄,法院邏輯自然是相信警察多一點。正如當年男童院社工打我們院童時,有恃無恐地講到明:「你們可以報案!看法官信你們,還是信我們?」

 

************

如果因工受傷,不少人覺得可以不勞而獲,隨時休息幾個月,甚至於一、兩年,非常舒服。但對不起,應徵時,不少企業尤其是大公司,會詢問舊僱主你以往記錄,隨時令關係變差,因為不止老闆,同事也會以為你裝出來,老闆即使相信你真的受傷,但多數仍然覺得你麻煩。新僱主請不請你,一定參考你工作記錄和舊老闆評價,而且,亦會懷疑你工作能力,能力包括小心程度和安全意識。同情理解你的機率,接近零。

 

************

所以嘛!從九八以後找工作困難開始,不少打工仔加班至深夜沒有錢也不敢有怨言半句,港獨中學生開記者會時強調「沒有被逼」,公司合約及勞工法例規定病假有薪,仍然見不少人戴口罩上班撐下去,大家都應該知道是甚麼一回事。所謂的不立法而把工時寫在合約是沒有用的。加班很多時是不用說出口,例如老闆叫你三日後交出一份文件,但起碼要一星期辦公時間才可以完成,你害怕被幹掉和弄污履歷,便會乖乖留下,即使不留下,現在科技方便,一隻 USB 手指便可以帶回家做。即使是老師,批改學生功課,也不可能拖兩星期才發回。我們小學時代,已經見師長放學拿著大量作業回家批改了。

當然,現實有反例是員工聯合,把老闆玩弄個案,但離職後,你老闆和上司如何對待你的記錄,你控制不了。即使十多年前在一間地產寡頭旗下清潔公司工作,根據勞工法例,做滿五年有長期服務金,起碼數萬元,但我從未見過一個同事拿到,因為長官們有一件萬試萬靈法寶,就是:「你選擇自己離職,還是公司解僱你?你如果被幹掉,你在這個集團,終身不會再受聘。」而如果以往有任何缺失,不止刑事,還有學校記錄,不幸被誣告,證供必然被法官打折扣。沒有做過便必然沒事?看看佔領期間多少警察給假證供?一目了然。

今天仍然有些小業主不相信圍標會成功,以為這個世界所有事都很合理。我小時候被誣陷,也以為所有警察都是不會給假口供的,相信大部分佔領時被誣告者以前想法也和我一樣。必須要強調,我不是控訴法庭,法官以背景考慮證人和被告口供,絕對是合法、合情、合理。其實不止法官,任何心智正常的人,都會相信一個身家清白的人多一點。保安公司人事部亦是以公司利益為大前提,因為以往確實有業界敗類監守自盜案件。因此,請年輕人不要以為學校、工作等記錄不會影響你們往後發展。沒有人知道未來會如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