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家三口》閉架 不只是單純的同志議題

2018/6/20 — 21:28

我們來說一個故事,一個真實故事。

紐約中央公園動物園住了一群企鵝,到了交配季節,牠們雙雙對對,很快便成為準爸爸媽媽,把蛋放進石頭堆成的巢,努力孵化。Roy 和 Silo 也像其他企鵝那樣,天天膩在一起,勤勤懇懇地溫暖自己的石頭巢。可是牠們很快便發現自己不一樣 — 怎麼人家孵的會蹦出小企鵝?自己孵的卻由始至終是石頭?

一直看在眼裡的管理員決定幫忙,把一顆需要照顧的企鵝蛋放進 Roy 和 Silo 的巢裡。在牠們輪流孵育下,一隻健康的企鵝寶寶蹦出來,得到兩個呵護自己的企鵝爸爸。

廣告

這個小故事後來成為繪本,溫柔細膩地說一個愛的故事,在美國得到很多書籍殊榮,卻也惹來爭議,好不容易才堅守在兒童圖書館的書架上。在香港,它也被反同組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投訴,報載其「理據」包括「現實世界中不好的事情,不會在童話故事中發生」、「尊重某些人的特殊癖好,但不應把特殊情况教小朋友」。這些說法令人生氣。誰要在不同性向貼上好壞標籤?童話為何不能出現各種社會原型?誰說要「教」小朋友「特殊癖好」,而不是引領他們看到世界的多樣?

這投訴不是新鮮事,香港公共圖書館在 2014 年挺過了,最近卻竟然宣布改以閉架方式收藏,而且遭到相同命運的童書一共十本。

廣告

小企鵝繪本原名是《And Tango Makes Three》,中譯本《一家三口》由台灣小魯文化推出。今日找上小魯總監沙永玲,她說當年決定出版,就是因為新加坡圖書館將英文版下架,她希望至少有中文繁體版可以流傳,「人有知的權利,這根本是真實故事,兩隻企鵝共同孵出一個蛋。至於家是什麼?願意一起扶持就是家人,反同團體也太擴大解釋了。」

這樣說來,這書中文版的出現,多多少少要感謝新加坡的粗暴審查(2014 年多間海外傳媒報道新加坡國立圖書館計劃銷毀藏書,約一周後新加坡《海峽時報》指當局改為把童書移至成人圖書館),可是當時沙姐萬料不到,四年後的香港也下了同樣的審查決定。我說,香港各方面衰壞的速度,已經遠超我們想像。

沙姐厚道,希望正向勉勵管理圖書館的公務員,不要光責備引致更大的對立;公務單位依法行政就好,而且作為知識份子,把尊重知識的論述講清講楚,就是貢獻。

但我已經無語了,只想重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圖書館宣言》中,圖書館第七項任務「促進文化間對話和文化多樣性」;以及由國際圖書館協會聯合會通過的《圖書館與思想自由宣言》當中幾點 —

「圖書館致力堅持和發展思想自由,促進和保衞基本民主價值和普遍公民權利。

「圖書館有責任為知識和思想的表達活動提供方便途徑。為達此目的,圖書館將盡其所能,搜集、保存和展示提供廣泛多樣的藏書及其他材料,以期充分反映社會的多元化和多樣性。

「圖書館應保證其藏書和服務項目的選擇和展示,出自專業考慮,而非政治、道德和宗教觀點。

「圖書館有權自由搜集、整理和傳播信息,反對任何形式的審查制度。」

最後一提,企鵝爸爸 Roy 和 Silo 相伴六年後,終於在 2004 年分離,各自有了自己的異性伴侶。有關描述兩隻企鵝這段生活的故事,人類想太多也害怕太多了。

說到底,這不只是單純的同志議題,而是思想自由的議題。

《一家三口》英文版封面

《一家三口》英文版封面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