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可以抑壓一下過度管理的衝動嗎?

2017/10/5 — 17:30

當我們一家快快樂樂地在荔枝角公園點亮碌柚燈籠時,朋友告訴我,他們家拿着傳統燈籠,卻在兩個公園遇到走鬼式驅趕 — 只因為蠟燭的火光。

晚上,朋友和孩子在奧海公園點亮燈籠後,管理員勸阻,朋友保證會照顧好孩子和燈火,但主管殺到,語氣惡劣,重申公園不准玩有火的東西。這時小女孩已被嚇壞,加上一陣風,燈籠就燒着了。燈籠那火弄熄容易,但主管的話卻剪不斷,不斷重申「係咪呢,都話唔准玩」。朋友唯有避走鄰近海富苑的屋邨範圍,但那紙燈籠才玩了片刻,又被管理員盯上勸阻,最後掃興回家。

幾年前就知道,中秋不能煲蠟,但乾脆不准用蠟燭點燈籠,我第一次聽說。在這些管理者眼中,中秋只容得下塑膠製電燈籠和熒光棒。但對我來說,膠燈籠是A貨,熒光棒是毒物。沒有閃爍燭光點亮燈籠,未守護過脆弱易滅的小小光芒,哪算過中秋?

廣告

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可以抑壓一下過度管理的衝動嗎?

(如果我的理解正確,奧海公園由地鐵和信和共同管理的Public open space,至於海富苑則屬房委會管理範圍。)

廣告

(圖片是朋友傳來的,和管理員理論時,燒壞的燈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