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念無明的精神復康服務

2017/5/22 — 11:41

《一念無明》劇照

《一念無明》劇照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背景

以前,香港的精神健康服務一直是由醫療系統作主導。精神病患者要經確診後,才能得到社區支援服務;而當其時的社區服務,只是多屬於中途宿舍及職業訓練。

廣告

現在,社區支援服務已不再止於中途宿舍及職業訓練項目,還有其他不同嘅服務形式,包括小組輔導、個人輔導、社區教育等等。更重要的是,受眾不需一定要經醫生確診患有精神病,才能獲得社區服務;相反,在NGOs提供了社區支援服務的情況下,社工可以及早介入,及早識別,為有高危或有潛在精神壓力的市民,提供預防性的服務。

廣告

進步中,仍見陰霾

二十年後的今天,精神健康服務,無疑是有一定的進步!2010年開展多間「精神健康服務綜合中心」(ICCMW),更反映政府重視社區支援服務,以處理精神健康問題。不過,儘使如此,但這反而突顯了政府和社會對精神復康服務重視不足的情況。

穩定會址,期待無期

首先,廿多間的ICCMWs裡面,還有10間未找到永久會址!政府撥款予NGOs,NGOs樂於協力為社區服務,是肯定的;但六年以來,還未解決會址問題。這意味著,這等服務單位,因為場地的局限,會導致難有穩定而長遠的服務發展,冇地方,掣肘多,如何能做好服務呢?

欠缺社署以外的政府部門的支持和配合

NGOs未能解決會址問題,是因為每一區的ICCMW尋求地方,要與社署、房屋署、地政署、領展、私人發展商、居民組織、地區組織周旋。簡單以某一屋邨的用地為例,就是社署、房屋署和區議會,三者很關鍵地影響了會址的批核;單單社署一個部門是不夠的。政府若有決心,就要多個部門共同努力去解決!

屈蛇與寄居

沒有會址,情況如何?ICCMW要「屈蛇」、「寄居」於其他服務單位。棲涼的例子是,ICCMW屈蛇於一間男性中途宿舍,結果就是,有女組員上厠所時感尷尬;又因為沒有會址招牌,新組員初次上門,摸不到門口!

「社會有重視我嗎?」

若你作為一名康復者,你見到政府撥款開設社區支援服務,但又見不到有一間正統的輔導室,見不到有服務招牌,見不到有一個理想的平台空間與病友相聚,你會有何反應和感受?你會疑問,社會有重視我嗎?

總結

《一念無明》的一句對白:「係咪乜都可以外判比人做?」政府仿佛把會址問題,完全交由NGOs去處理;錢,我出了,地方,由你諗掂佢。不過,六年已過去,究竟是NGOs無能,還是政府有需要多做一步呢?

另一對白:「其實佢只係需要一啲空間啫!」站在復康者和服務使用者的角度,他們只是想要一個沒有歧視的環境下,有一個接受服務和與病友相聚的空間罷了。若連這點要求也達不到,看來社區支援服務的條件還未足夠,各界應加以正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