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次戲劇創作的歷程說起

2015/5/5 — 9:5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當演員說出最後一句對白,觀眾的掌聲響起,更有觀眾站起來鼓掌致敬。這次公開演出觀眾的反應比預期好,演出完成後在大堂還有觀眾等候台前幕後的參與者,向他們表示讚賞。敢於面對壓力的學生,原本預期會受到批評,對這個反應都感到喜出望外。

今年接受了一個挑戰,與學生參加了一次演藝創作的歷程。十月㡳開始每星期兩天放學後都會聚在一起進行舞台劇的工作坊,集體構思和嘗試不同的互動場景,再把不同的互動場景連結、調動、再連結。每一個學生都是創作者,每一句對白、過場位、動作都是學生用不停反思的方法去設計出來,老師就提問、假設、再提問,促成這個創作。每一個所謂反應位,都是由衷的表達、精心的計算、努力的排練所做出來,能夠換來觀眾的共鳴和反思就是回報。

這次的學與教的歷程,也值得我們反思。先說教育,最重要是胸襟,讓學生有空間和機會去嘗試、探索和反思。曾經有一位心理學家,在酒店大堂跟兒子閒着,結果他從遠處用不介入的手法,讓兒子把酒店房門匙放到門匙收集箱,同時觀察周遭人的反應,研究了一整天。他發現一部份人會說他的兒子可愛並鼓勵他的兒子努力,有些會提出一些意見讓孩子嘗試。不過,他同時發現有一部份人看到小孩子屢試屢敗,索性抱起小孩子、對準門匙收集箱,便發出一聲號令:「放手!」值得我們反思的是,後者大部份都是遠東裔人士。是不是遠東地區文化的特式,很多成年人總急不及待為小孩子提供解決辦法,甚麼空間和機會也不留給小孩子?這做法阻礙小孩子學習,更令小孩子不懂面對失敗,也成了台灣人所說的「草莓族」,一碰即爛。

廣告

再說戲劇藝術,創作的核心是控訴和批判,過程讓表演者對一些事情作出反思,透過演繹希望觀眾有共鳴對這些事情同樣作出反思。只是歌功頌德的作品向來壽命都十分短,不能在觀眾心裡留下甚麼深刻感受,更談不上創作。舞台正好提供一個機會,讓表演者說一些和做一些日常生活中不會說不會做的事,也正因如此才能令觀眾感受到最大的震撼,對表達的議題做出最大的反思。若觀眾只在意批評表演中的某些細節而忽略整齣戲劇作品的主旨,似乎層次太低了。誠言,表演藝術是人類文化的昇華,觀眾也需要不斷沈浸、反思和學習,否則最後只會所有表演都是「春晚演出」,毫無靈魂可言,又何來真正的精采?

戲劇教育甚至很多集體表演藝術教育可以訓練學生的創意、溝通能力、協作能力和批判思考等共通能力,但要成功,還得看所有持分者包括學校、家長、學生、觀眾或者聽眾是否有匹配的胸襟。其實,香港的政改跟戲劇教育差不多,需要各持分者的胸襟,如果不斷由當權者肆意解讀規則,又有何空間給大家商討出一個精采的方案呢?不過欣賞舞台表演比政改好,起碼當你不認同台上的表演而忍不下去,大可以起身便走,也是一種選擇。但面對強權,不倫不類似是而非的政改無人能逃避,還禍延千秋萬代,我們負得起千古罪人這個罪名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