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葉知秋

2016/8/15 — 11:10

書展的入場人數,每年均以數以十萬計。(資料圖片)

書展的入場人數,每年均以數以十萬計。(資料圖片)

年少難免輕狂,正知年輕也總有強充文青的日子。那時候,經常流連樓上書店打書釘,當然自亦有邂逅女神的遐想和盤算。女神終究未曾得遇,惟家裏現有大部份「文史哲」藏書,都是當時所購。囫圇吞棗總算啃下了其中不少,惜至今多還多是一知半解,連書包也拋不起,卻也總算為自己青蔥歲月留下印記。

多年未有再訪樓上書店,然知今日書店已成「政治禁書」集中地,光顧的幾乎都是內地客,還可順道買奶粉,卅多年前是完全不能想像。而更意想不到的是,身為區區一間小小書店的經營者,竟會遭遇聳人聽聞的政治綁架和威嚇,簡直匪夷所思。

言歸書店,90年代中有過江大型連鎖書店進駐香港,主打英文書、畫冊和藝術書,目標客戶群為中產階層。我雖未敢以「中產」自居,卻亦趨之若鶩,且買下不少藝術書和畫冊,不過都是平裝版,而非貴價的硬皮精裝,只有以量補足,所以當時也算是個常客。皆因對其店內裝潢、氣氛營造和圖書類型着迷,每月總要幾番進貢,不過又是上世紀的事。

廣告

上星期我一心想買幾本新出版的書,因利乘便順道到家裏附近大型商場的其中分店一行。說實話,是嚇了一跳,曾以型格為尚的一家店,今竟成了慘不忍睹的大賣場、雜架攤。全店堆滿千篇一律的全新「舊」書,一看可知是倉底貨,且幾乎都是書店同一集團的出版物。縱有斗大的折扣牌,卻教人全無翻看的興緻,枉論購買。至於書架上疏落陳列的,不少是給人翻得殘破的樣板書,看着又是倒胃。至於我欲購的新書,據店員稱「現進行清貨促銷,所以新書暫不應市喎」。那刻我心裏暗忖只怕「永不應市」方是。

果然沒過兩天就看到有關書店陷入財困,被多間出版商和發行商追討欠款的報道。而部份公司更已入稟法院,並會考慮申請該書店清盤。如斯景況,其他書商自會立即停止供貨,同時忙於回收書籍自保,試問書店又豈會有新書。一家全盛時期在港擁有10間分店,近年卻因經營困難而陸續結束門市,目前僅剩兩家分店,然經此一役,亦只怕難挽狂瀾。

廣告

香港讀書風氣本已不足……書展每年的盛況不過是趁墟效應,再者是逛的人多,買的書少,而且是每年才買那麽一次,市場確實太小。而經營成本不斷上漲,少不了持續高企的租金,開書店這門生意誠非易事,更要命的是有一超級同業幾年前落戶香港,幾近相同的客源,此消彼長,又怎不雪上加霜。

其實另一家能夠站穩陣腳,再而步步進逼,原因是早已走出傳統書店的經營範疇,成功建立一個時尚文化品牌,賣的是品味,策略是憑藉多元的文創產品兼營銷售,或不過就是二房東分租以增加收入。事實上,最早一家店,開店至今四年,始終熱賣的產品是珍珠奶茶,總共賣出2百多萬杯,請問珍珠奶茶份屬那類文創產品呢?

只要書店進場,能夠帶動客源,提升整體商場形象,地產商自不然願意提供優惠租金並長期合作,一家便宜,各取所需。當然前提還是品牌形像長期保鮮,方可旺丁旺財。而我着意的始終是若干年後,香港的書局不會只剩「三中商」。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