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路走來 — 一不為意已在絕望的邊緣

2015/12/21 — 11:37

作者圖片

作者圖片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 — 當無心插柳,漫不經意,卻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但當你滿懷信心,以為必勝無歸之時,就給一記迎頭痛擊,輸得體無完膚。 這種打擊,往往最痛最徹底,因為輸了人、輸了陣、最後輸了信心。

前星期一隻全身傷痕纍纍,斷腳吊在半空的狗被救到NPV。而這是一隻有主人的狗。先不論這些傷勢如何構成,這根本已經不重要,因為從狗狗身上四處爬出的蛆蟲、那條斷肢的潰爛,都可以判斷狗狗已受傷超過一星期,主人讓動物一直受苦而不理,一定是觸犯了169章的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任何動物的擁有人準許或導致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 這應該是小朋友都會理解、明白、相信的 一加一邏輯吧! 所以當時,我、動保專員、醫生、護士都一致認為一定要報警的,沒有半點懸念。而警察很快就找了主人協助調查。當時愛協也認為,落案起訴主人的機會應該是頗高的。 而我當然想不到有半個不控告主人的理由吧!自那天起我就一直盤算著如何以此案例進一步推動「反虐待動物」的運動,如何警戒無良的動物主人,如何繼續探索「動物飼主法」的可能性……如何如何再如何……

結果呢,案件由旺角移交到屯門警署,不足兩日,警方就通知我FILE CLOSED了!是,CLOSED 了,即是完了。經過調查,警方認為案件絕無可疑,沒有人要被起訴,更認為一開始已經是「拉錯人」,著令NPV 立即交還狗狗給那位主人。

廣告

原來世界並沒有什麼所謂邏輯,即使法例是白紙黑字寫了出來,在高牆之下,我依然變得像個無知低智的刁民。我眼白白看著狗狗被接走,狗狗以後的日子,我管也管不著,想也不敢想。

這個制度背後的暴力原來比那位主人的暴力更可怕。 那意味著無論我們救多少狗也絲毫沒有改變動物的命運,動物的FILES從來沒有開過,根本冇CASES。 MARK ,你收檔啦!!

廣告

輸了人、輸了陣、輸了信心…也真的沒什麼可以輸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