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丁屋自古以來是原居民領土!?

2018/9/17 — 17:52

古洞一帶丁屋的高空圖片(政府圖片)

古洞一帶丁屋的高空圖片(政府圖片)

香港地要找一個安樂窩,住得舒適,談何容易?一般巿民的平均居住面積僅有 161 平方呎,而 20.97 萬劏房居民更只有 56.5 平方呎,如同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驚人發現」一樣,原來香港人真的住得「貴、細、擠」!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只要你是香港男性原居民,與生俱來就有權利申請興建 2,100 平方呎、樓高三層的丁屋。而最精妙之處是,原居民還可以向政府申請以優惠地價購買官地,除了免補地價,更豁免向建築事務監督遞交各項圖則,節省大量費用,真叫其他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又羨慕又妒忌! 

土地不患寡 在乎患不均

廣告

以過往 10 年為例,用以興建丁屋的「鄉村式發展」土地面積已由 2008 年的 3,154 公頃,大增至 2017 年的 3,377 公頃,僅 10 年就已增加 223 公頃。增加的面積就等同 10 個太古城。由於被劃作「鄉村式發展」地帶的土地只能作興建低密度的小型屋宇及配套設施,小型屋宇政策必然會大大減少香港的土地供應。日前華懋集團行政總裁蔡宏興亦罕有批評丁權過時,應該釋放低密度的鄉村式發展用地。 

可惜現時政府一直「諗埋一邊」,只懂將土地問題歸究於土地供應不足,彷彿只要「增闢土地」所有問題便能迎刃解決。但這一想法明顯過份天真,單以小型屋宇政策為例,只要政府一日不去為丁屋截龍,再多的土地也抵不住無盡的丁權持有人索要,丁屋及早截龍方是治本之道。

廣告

追本遡源 「傳統權益」不應涉及官地運用

一說到要為丁屋截龍,鄉事派最喜歡用「傳統權益」來為自已開脫,認為建屋是他們自古(清朝)以來的權利,因為他們在英國租借新界前就擁有土地「永業權」,那時候新界居民可任意在自已擁有的土地上建屋,政府無權過問以及進行土地用途規劃。 

姑且不論清朝的制度某程度上沿用至今時今日是否合理,他們似乎忘記了一個重點,就是所謂的「建屋權利」,由始至終僅限於自已擁有的土地上。事實上,於鄉事派最常引用的文件,即 1980 年新界政務司的文件《新界小型屋宇政策》正正指出: 

「自租借地開始後,村民免補地價在​私人擁有土地上​興建房屋自住的風俗習慣一直得到默認。」

因此,就算我們退一萬步,假設興建丁屋屬傳統權益之一,原居民亦只應在自己擁有的土地地上建屋,政府由始至終沒有義務預留官地予原居民興建丁屋。 

港英政府於 1972 年實施新界小型屋宇政策的時候,時任新界民政署長的黎敦義亦於立法局重申,小型屋宇政策是臨時措施(interim measures),最終應被長遠綜合發展政策(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plan)所取代。小型屋宇政策實施至今已近半世紀,檢討政策急不容緩。 

停止「私人協約批地」 為丁屋截龍

我認為「私人協約批地」沒有保留的必要。政府應全面停止「私人協約批地」,即向原居民批出政府土地以興建丁屋的做法,為丁屋截龍。若然如此,便可以重新改劃「鄉村式發展」地帶的涵概範圍,將現時 932.9 公頃的閒置官地剔出「鄉村式發展」地帶,以便政府作全面規劃發展。 

政府經常以土地零碎為藉口,拒絕發展閒置預留官地。事實上,在「鄉村式發展」用地上往往有大量棕地作業,即現時用作貨櫃場、倉庫及停車場的土地。這些土地大多已經平整,且附近設有道路交通配套。只要政府同時發展閒置官地附近的棕地,便可整合零散地段,善用土地。 

舉個例子,在元朗蝦尾新村附近,便有多幅閒置官地,而且與棕地相連。粗略推算,若然政府同時發展位於蝦尾新村的閒置官地及附近多塊的棕地,可供發展土地至少可達 6 公頃。若用作興建公營房屋,可即時解決最少 1 萬人的住屋需求。 

丁屋截龍 釋放土地

我曾於早前特首答問會上向林鄭質詢會否為丁屋截龍,惟特首藉口司法覆核正在進行,完全迴避問題。同樣,負責「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小組,亦將「檢討鄉村式發展」用地放在「概念性發展」選項,剔出中短或中長期選項。 

作為「臨時措施」的小型屋宇政策實施至今已四十多年,做法極之荒謬。政府在既得利益面前畏首畏尾,不肯檢討小型屋宇政策。在香港土地問題嚴重之下,做法欠缺承擔。「土地大辯論」諮詢期即將完結,我僅此促請政府正視問題,儘快停止「私人協約批地」,釋放 932.9 公頃的閒置官地,供全面規劃發展之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