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未到末日

2017/3/8 — 9:54

七警案判決時,庭外撐警團體

七警案判決時,庭外撐警團體

七警業已罪成判刑,當日見不少人對他們同情,即使一些社運前輩也為年輕幾個毀掉前途感到「可惜」,然事實真的如此?

首先,七警還會上訴,而且是警察眾籌,不用自掏腰包,家人有同袍接濟,絕對不是最壞情況。一哥更前所未見,開歷史先河,為已定罪同事說話,連眾籌也出動。回想以往案件,即使官拜高級警司的冼錦華,罪成後也沒有人護短。此次警察上下反應,可說聞所未聞。

即使到「最壞」情況,上訴失敗,也非窮途末路,他們不是黑社會,出獄後,不愁沒有工作,最簡單的,是有警察背景,當保安公司高層和富豪保鑣,已經可以衣食無憂。

廣告

很多人有錯覺,以為有案底必定拿不到保安員許可證,對不起,請細閱條文,即使是干犯條例所列罪行,都是「一般」不會獲發牌照,今天他們案例這麼「特殊」,警隊上下,連一哥也支持他們,而發牌者「就是」一哥,即使現任退休,從旺角集會人數推斷,全警隊也支持他們,下任不發出許可證,其他同僚應該不會放過他。

此外,發出許可證必要條件之一,是「品行良好」,今次有被告獲同僚寫過千封求情信,建制派群起認為他們「情有可原」,出獄後找十個前上司和社會有地位人士寫信證明,應該不難。

廣告

有世叔伯指即使拿到許可證,也沒有公司敢聘請他們。錯了,他們所以還未向曾健超道歉,是因為還要上訴,如果法律程序終結,而又肯道歉,社會現在普遍不會追殺認錯釋囚,黃絲多有公義心,受到應有懲罰後,應該不會歧視他們,九成不會窮追猛打,而且,如一些意見領袖所言,罪魁禍首,是香港政府,今次事件,是警民兩輸。香港人所以不放過施君龍,是因為他從未認錯道歉。

是的,他們贏得 Google 永久名,但得到應有懲罰後,已經過了兩三年,請各位回憶近年新聞,梁振英僭建,陳茂波囤地,城大塌天花等等,兩個月後,已少人談論,何況兩年?朱經緯是兩年後「還未被起訴」,吾人才窮追不捨,是兩回事。

保安行業生態,有警務人員背景,即使只是員佐級,也起碼當個主管,何況七人中不乏管理階層,當經理根本不出奇。說不定已經有獵頭公司在招手。

今次建制派不斷護短,我就講建制派和政府,香港人工最高護衛企業,而又是建制派和高官佔董事局多數的公司,就是機場保安,高層全部以往都是警察,隨時就是當年學堂同窗或睡在左右床位。如果以建制派超出常理的求情理由,用「不歧視更生人士」和「他們有豐富警務工作經驗」及過後「道歉認錯」作原因,絕對是合理推論。請記住,他們犯的不是偷竊。

的而且確,社會今天怨氣很大,也許真的有少數人兩年後仍窮追猛打,但之前提到,社會普遍不會追殺「願意認錯道歉」更生人士,如繼續窮追不捨,反彈不厲害才怪。請大家回憶寶馬山雙屍案,殺人犯也有普遍輿論同情。

當然,以上只是有限資料下作出推論,社會放不放過他們,關鍵還是「向曾健超道歉」。近期雖有報導指一些警員私訊指不應該籌款,但香港有三萬警察,即使有過百仍有法治精神警員,也是極端少數,看佔領期間,九成九相關人員把示威者打到頭破血流,便一清二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