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無綫拒交攝影師名字 記協前主席:古思堯案無綫與警方「超合作」

2015/12/10 — 12:21

去年佔領運動期間,七名警員涉嫌毆打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案件日前在區域法院答辯,控方證據包括無綫電視新聞片段,但控方指無綫電視不願提供攝影師身份。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麥燕庭表示,無綫過往在社運人士古思堯燒國旗案中,與警方積極合作,不但提供片段,還讓警方到電視城的飯堂找相關攝影師及記者落口供。她反對傳媒機構向法庭提供毛片,若控辯雙方同意已公開的新聞片段屬實,即可用作呈堂證供。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在同一節目表示,控方可申請傳票,傳召無綫代表確認該片段未經刪剪,不一定要攝影師本人證明,質疑為何控方「捨易取難」。

麥燕庭今早在電台節目表示,提到無綫在處理古思堯燒國旗案的做法。當時無綫不止提供片段作證,更叫記者上庭作供 :「據我了解,警方在找資料時,無綫的態度是超合作的。據說是法律顧問叫他們合作,未上庭之前,警方直情去到TVB電視城個canteen,逐個人叫落嚟比口供,即係攝影師及記者。」

廣告

她表明極之反對有關做法,但未知無綫今次拒絕就七警案提供相關攝影師的姓名,是基於業界反對無綫就古思堯燒國旗案的做法,還是警方做法沒以往那麼積極。她又認為已公開的新聞片段已屬於公共領域,可以任用,反對傳媒機構向法庭或警方提供完全未經刪剪的毛片。她指,新聞界的工作是觀察,傳媒工作者是旁觀者,而非參與者,不應被視為檢控工具,若記者拍攝的片段變得容易被警方作為呈堂證供,對記者工作影響好大。

麥燕庭指,只要控辯雙方同意,傳媒機構毋須上庭作供。控辯雙方可要求有關傳媒機構的主管,寫信證明新聞片段中,涉及爭議事件的部分沒有經過刪剪,則警方只須引用公共領域的新聞片段,已足以作為證供,不用索取毛片,新聞工作者亦毋須出庭。

廣告

張達明今早於節目表示被問到,若沒傳召無綫代表作供,客觀上會否造成包庇警方的效果,張達明不評論是否包庇,但認為控方做法不理想,「為何好像捨易取難,很簡單,你可先出傳票,你先做,最後有些好的原因取不到,才退而求其次,這步也不做,似乎很難解得通」。

張達明又認為,傳媒一般不會主動合作,但若控方向法庭申請到傳票傳召,傳媒也會合作的。

張同意控方應向法庭申請傳票,傳召無綫派攝影師作供,而無綫負責人一定是擁有原裝片,即使不傳召拍攝者,無綫派出代表都可以作供,如新聞部主管,證明片段是原裝無刪剪的,「這個手續很簡單,我也不明為何控方不做」。至於控方可否只呈上書面證供,張達明指,則要視辯方會否反對。

至於無綫有否法律基礎,要求攝影師上庭證明片是他所拍攝的,張達明表示,法庭決定採納什麼證據,要求是比較嚴謹,若是無論錄影片或錄音也好,法庭也要先確納其真確性。若呈堂的片段明顯是經過刪改,這樣對被告會造成不公。

而據以往案例,最好找到原裝帶和攝影者,若沒法找到原裝帶,法庭就需從整體證供、環境證供確立影片表面的真確性,才可呈堂,但該證據佔多少比重,則視乎實際情況。張達明認為,要盡量去找攝影者,就不會有技術性的爭拗,否則也應找專家證明沒有刪改痕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