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個「為甚麼」— 評安老服務建議報告書

2016/11/10 — 17:29

圖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與探訪一名老婆婆,他亦是安老事務委員會的委員。(資料圖片)

圖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與探訪一名老婆婆,他亦是安老事務委員會的委員。(資料圖片)

【文:張瑞霖( 尊賢會創辦人)】

最近安老事務委員會架構下設立的 <安老服務計劃方案工作小組>;完成關於未來安老政策制訂建議,提出二十項新安老措施進行公眾諮詢。筆者希望籍此文章拋磚引玉,激發更多人關心討論未來二、三十年市民對安老服務的期望。

為甚麼<報告書>對於佔目前院舍服務超過百份之六十的私營院舍,完全沒有提出政策導向?

廣告

有關私院服務質素,社會上要求政府改善和加強監督的要求不斷。報告書內容只側重於各項資助服務的規劃,迴避討論私營安老業界在未來安老政策中的角色。而報告書所提出的持續照顧宿位供應量,目標為老人人口的2.14%。而社區照顧名額亦只是長者人口的1.48%。雖然增長幅度已經加快,以追及社會老齡化的速度,然而和目前住宿照顧已經佔老人人口的6.8%現況相比,報告書所訂十年後的目標嚴重偏低。假如政府期望依靠私營業界,提供不足的住宿照顧床位,政府必須回應如何大幅改善私院質素,並如何吸引資本投資興建高端的安老和護老院。

「居家安老」政策是政府自1977年以來的主張,廣受市民、安老業界和持份者的支持。為甚麼香港的居家安老服務發展得這麼緩慢?

廣告

70% 。居家安老在很多國家的實踐中,都證明不單可以節省政府開支,亦能大幅度提高長者對安老服務的滿意度。

(大部份居家安老服務都設有最長服務期),長者並不能放心依靠持續性不保的服務作為他們的終老方案。

90%補貼的津貼服務競爭,加上市民對優質價廉的非牟利服務的依賴,結果是私營居家安老服務商,幾乎絕跡於居家安老市場。

政府每年花費龐大的培訓費用,培訓安老業界從業員。為甚麼安老行業人手短缺問題還是日趨嚴重?

政府每年花費上億於培訓安老服務各類人材。而接受免費培訓後投身於安老業界的人數,少於培訓總人數的百分之五。這數字證明了解決人手問題,並非在於解決供應不足,而是要改善行業對人材的吸引力。對人材的吸引力,無非是行業前景和薪酬待遇問題。 當然增加政府撥款可以拉動行業前進,但最基本和最重要的是安老行業能否自負盈虧!假如企業不能生存,奢談改善員工待遇,加強監管等建議只會加速業界的倒閉潮。日本安老業界能吸引超過五十萬的年青人加入安老行列,服務人數由2000年的150萬増加到2013年的450萬,全有賴由長期照顧保險金所激發的千億巿場,讓安老業成為有發展的經濟領域。安老行業人材自然會受尊重,並成為經營者爭奪的目標。香港政府應審視其中的原因以作借鏡。

急速老齡化理應為銀髮市場提供極大的商機。時代正急速轉變中,長者是貧苦無依的印像並不反映社會真像。屬於戰後嬰兒潮的長者,手握著這城市大部份的財富,我們必須要大力發展銀髮經濟,鼓勵長者購買適合自身風格的安老服務和產品,提供個性化的休閒,理財,養生,以至身體照顧服務。興辦高質素䕶老院,發展長者公寓,以銀髪經濟提供更多的創業機會給年輕人,加快社會各階層的流動性,讓年青人有夢。

所以政府必需從基本點改變安老政策,改正「公私營角色」倒掛問題,真正達致以公帑照顧體弱貧窮長者,以私人投資提供優質安老服務。政府應擺脱直接參與的角色,變身為遊戲規則的制訂者,搭建高透明度監督機制,建立公帑支付的個案經理制度,以協助長者設計其照顧計劃並選擇供應商。 蓬勃的銀髮經濟,能增加稅源,以資助更多的安老服務。

對整份<安老服務建議報告書>,筆者是感到非常失望。當日本、韓國、台灣、星加坡以至中國,都分別提出和實行全新安老構想,香港政府則以舊瓶賣新酒,對目前安老政策是否適應社會新需求全無檢討,排除佔服務主力的私營業界角色不討論,只是在已建立20年的老框架下討論服務數量的增減,實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之舉,絕對不是能為香港未來二、三十年安老規劃作藍本的研究報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