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個非建制工會與一個素人組織 為什麼未能聯手與九巴周旋?

2018/2/27 — 20:24

九巴「月薪車長大聯盟」上周六發起罷駛行動,發起人葉蔚琳短短數日內成為輿論焦點,亦成為九巴工運的象徵人物。事件除了令外界關注車長勞工權益外,仍令九巴各工會之間錯綜複雜的權力秩序浮面。

最早成立的兩大工會,是分別隸屬工聯會及港九工團聯合總會的傳統左右派工會,被視為與資方關係良好、風格維穩的建制工會。1989年職工盟屬會「九巴員工協會」成立,試圖打破建制壟斷工人組織的局面,但一直不獲資方承認,非建制工會力量更不斷有新山頭,兩個獨立於職工盟的工會近年先後成立,更形分裂。

這些工會不論是建制派、民主派抑或無政治立場,似乎都未能完全贏得一班車長的信任。在這股不信任情緒下,有車長自發成立「月薪車長大聯盟」,透過WhatsApp組織工運行動,成功引發大眾關注。另一邊廂,有工會卻對大聯盟的行動頗有微言,質疑這個「素人」大聯盟訴求無重點、行動計劃欠周詳易失敗、最後也未取得實質成果。

廣告

將來巴士業工運應該何去何從?我們能否從今次的九巴工運中一探究竟?

五個工會各自表述 立場訴求各異

廣告

目前九巴有五個活躍工會,當中只有兩個建制工會獲九巴承認,包括是隸屬工聯會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巴分會」,以及港九工團聯合總會屬會「九巴職工總會」。可以想象,兩會關係與資方較密切,今次亦表明支持資方的薪酬調整安排,反對大聯盟罷工。

職工盟的「九巴員工協會」則於1989年成立,打破當時建制勢力壟斷的局面。去年,原本屬職工盟屬會的李國華,自立門戶成立「九巴職員權益工會」,分裂成另一個政治立場仍然偏泛民的工會。在今次大聯盟罷工行動中,職工盟屬會及分裂出來的新工會,都只是採取「不反對」的曖昧立場。

另一工會 — 九巴僱員工會 — 由郭志誠掌舵,在2015年成立,是今次唯一表態支持大聯盟罷駛行動的工會。

連日來五個工會各自表述,三個非建制工會的訴求各有不一,要求加底薪的幅度亦各有差異。不論是傳媒抑或是市民大眾,都要花不少氣力搞清楚。

郭偉光:大聯盟拒絕讓工會介入

今次「月薪車長大聯盟」突然冒起,並成功引起公眾的關注,風頭甚至蓋過其他工會組織。至今日(27日)凌晨,發起人葉蔚琳宣布公司高層對其三個訴求採取正面措施,認為已達到初步成功,宣布工業行動正式暫停。事後一眾車長在九龍灣車廠門外愉快合照,以一幕「大團圓結局」為行動寫上句號。

大聯盟昨日向公司提出的三點訴求,包括希望公司取消獎金評核機制,減少車長壓力;希望政府促請九巴儘早制定方案,向市民作出宣傳,教導市民乘車禮儀,不要騷擾車長情緒;關乎車長重要權益的決策時,基層車長能有參與。

然而今次罷工行動中,只有九巴僱員工會支持,其餘非建制工會態度的態度是「不反對」但亦無動員會員參加。事後,不少工會更是對今次行動安排頗有微言。

表明「不反對」的九巴員工協會,其副理事長郭偉光解釋,今次工會並沒有太高調,以免被人誤會成「騎劫」、「抽水」。他引述大聯盟指,不希望工會介入,是因為擔心工會「出賣」工人。

對於九巴昨日回應的三個訴求,郭偉光質疑九巴的回應根本沒有帶來任何實質結果。他指這班「月薪車長大聯盟」年資不長,發起人葉蔚琳任職車長僅四年,質疑大聯盟內部連各工會的角色、立場都搞不清楚,「呢班人講嘢七嘴八舌,得個亂字 … 亂過頭好易出事,走過龍衝動咗」。

李國華:大聯盟訴求觸不到重點

同樣「不反對」罷駛的九巴職員權益工會理事長李國華認為,這班大聯盟成員平日甚少關注工會工作,是今次薪酬制度影響到自身利益才走出來發聲。他質疑三大訴求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亦觸不到重點,「用其他渠道都做到啦,搞咁大件事出嚟,要求卻咁低」。

有職工盟背景的巴士業職工會聯盟的發言人王宇來,亦對九巴昨日的回應感到失望,擔心公司會以拖延、敷衍的方式了事。王宇來承認,他們在上周六月薪車長大聯盟發動罷駛行動之前,曾與大聯盟方面接觸,並認為應該在行動前仔細商討,確保各方在訴求、立場上有共識。

他坦言大聯盟只是WhatsApp群組,當中充斥不少「花生友」,在群組發言亦未必要負責任。

被問到是否認為大聯盟的罷駛行動欠缺周詳計劃,王宇來坦言大聯盟作為「素人」,有此情況實屬正常,但行動的確可以更有部署、有計劃地進行,「這方式不是我們的風格,去到那個位置,我們是無奈的。我們不敢大力參與,因為不知道下一步行動部署如何走,所以我們只能夠默默支持。」

王宇來認為,行動前有必要讓支持者知道計劃及後果:「我們能否講出一套健全的計劃讓堅實的支持者知道,令到他們有所部署?」他認為在採取行動之前,最少應該讓參與者考慮能否承擔後果,以及一旦被秋後算帳的後續行動等。若果未有仔細討論,行動只會流於「見步行步」。

「月薪車長大聯盟」的罷駛行動,是呼籲車長各自行駛至「適當位置」時停車。有工會中人質疑,在這「行到邊、停到邊」各自罷駛的做法,令車長行動時有可能要獨力承受乘客、警員等各方的壓力,而公司亦有可能針對車長進行秋後算帳。因此若果工會貿貿然叫會員參與罷駛,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對於針對月薪車長大聯盟行動的意見,《立場新聞》另致電大聯盟發起人葉蔚琳查詢,未獲回應。

巴職聯籲工會摒棄前嫌

九巴各工會各自為政,或多或少削弱了工人與資方談判的力量。巴士業職工會聯盟今日發聲明,呼籲所有非建制派工會連成一線,以增加勞方的議價能力。聲明特別提到,工會及月薪車長大聯盟應該「摒棄前嫌」,似乎若有所指:「巴職聯特別呼籲九巴其餘兩家不獲公司承認的工會及月薪車長大聯盟,摒棄前嫌同坐一條船,齊心合力向資方爭取合理待遇。」

被問到為何九巴非建制工會出現分裂,巴士業職工會聯盟總幹事曾昭文認為,各個非建制工會政治背景有別,在個別議題上取態不同,「藍簿(九巴職員權益工會)可能較多找鄭松泰,我們這邊(職工盟)一直都是找李卓人」。

但他認為今次三個非建制工會的訴求相近,只是要求加薪幅度稍有不同。他指九巴公司現在只與兩個建制工會商談,但兩工會明顯未能代表員工意見,希望三個未獲公司承認的工會可能集合力量,爭取與公司談判。

九巴員工協會副理事長郭偉光指,九巴出現多個不同的工會,是由於香港缺乏集體談判權所致。這導致工會難以與資方談判,會員在不滿之下四分五裂,「絕對是因為法例不保障工會、工人有集體談判權,令工人不僅四分五裂,亦不能團結起來」。

當年退出職工盟工會並自立門戶的李國華,如今被問到「轉會」的因由時,承認與職工盟在理念及處事方式上有分歧,但就拒絕進一步透露詳情,又稱認同職工盟今次的訴求。

有非建制工會中人稱,九巴非建制工會的一些核心成員,有的是由於不滿兩建制派工會而出走的成員,有的是因為非建制派工會內部分裂而「轉會」。所謂「前嫌」,有時候並不關乎路線、意識型態或政治立場,而是源於人事上的衝突,也不容易化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