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百萬買template

2018/7/30 — 20:12

圖片來源:Maynard design twitter

圖片來源:Maynard design twitter

【文:Aless Kwong】

香港政府在中美貿易戰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更在配合國家推行「一帶一路」向亞投行援助1000萬美元下,難得挺起腰骨豪擲300萬向前宗主國引入路標指示系統(Wayfinding)的設計,香港市民應該感激流涕,設計界更應為此壯舉站立鼓掌,為政府呼應業界5年前「A City Driven by Design」的口號致敬。

市民在周末行過尖沙咀買珍珠奶茶,瞧一下路標,還以為自己正身處倫敦市中心的Piccadilly Street ,或驚嘆此舉是前宗主國開始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第一步。自政府開口閉口提議各式各樣的「去殖化」,香港市民終於在路牌上再次找到一絲與前宗主國的聯繫,禁不住懷念昔日的榮光。

這套令市民重新找到舊時驕傲的設計—Legible London ,源自04年倫敦市長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委託Applied Wayfinding 設計,路牌系統完成後一直由TfL 運作與維護。香港運輸署用了大部分資金購入的,只是使用這套設計的版權,至於如何在香港應用、如何配合路標指示策略(Wayfinding Strategy)則交託Maynard Design。

廣告

關於路牌上雙語設計及資訊設計的處理,Julius 已經撰文指出不少有待修改的細節,值得一看。至於其他資訊的處理,例如地圖上的地標插圖:整座K11 高樓覆蓋了四分之三的加拿分道(Carnarvon Road),明顯是Legible London 系統並未納入考慮的問題,原因就如小學常識書常言:香港高樓大廈林立。倫敦的高樓,泰晤士河兩岸僅三、四棟,此等高樓的密度更比香港低幾十倍。

廣告

再者,倫敦市地處泰晤士河河谷的河漫灘平原,不同於香港幾代學生琅琅上口的「香港山多平地少」。地理與城市景觀從來都是路標指示策略(Wayfinding Strategy)的重要考量之一,路牌的設計只是策略的呈現,倘若這種搬字過紙的設計背後沒有「貼地」的策略支持,倒頭來也只是買了幾艘定遠艦鎮遠艦給水軍在炮塔上晾衣服,徒具形骸。

300萬,這個數目可能在香港還不足以上車上樓俾首期,但卻足以委託一間專業的Wayfinding Design Agency去為香港重製一套度身訂造、具雙語設計考量的路標指示系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