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萬元資助 一圓大學夢?

2017/8/3 — 11:57

資料圖片:城市大學

資料圖片:城市大學

大學聯招結果即將公佈,成績在邊緣的莘萃學子正憂心如焚。不少學生希望能擠進八大,也希望一圓大學夢。未獲「八大」取錄的同學另闢蹊徑,在副學士、高級文憑或自資學士課程中,也能圓大學夢之路。 政府最近的新撥款固然受歡迎,但三萬元讓同學修讀自資院校課程,看似幫助學生,實際上卻限制了他們的選擇,以白武士姿態拯救瀕臨倒閉的自資院校,似乎未必就是讓學生一圓大學夢的好方法。

自資院校非大學夢的終點

在香港著重考試的教育制度下,同學刻苦成功,有的更付上高昂的補習費用,為的只是一個受社會認可的八大院校學位。自資院校學位其實不是大多數同學的終極目標,為什麼呢?因為有人力資源顧問就直言,擁有自資學士學位的畢業生,並不代表比擁有高級文憑的學歷好,甚至有時候,八大的高級文憑課程認受性反而更高。

廣告

同學修讀副學位課程,不少都希望最終能夠成功銜接入八大。2017/18學年為例,供副學位畢業生銜接至八間大學的高年級學士課程,名額有4,800個,對於不少在DSE一時失手的同學,這才是他們的終點站。這也解釋了,為何過去不少同學選擇報讀副學位課程,而非自資院校課程,令部分自資院校收生不足,瀕臨倒閉。

幫助學生 錢應跟人走

廣告

若以自資院校學費平均八萬元一年計算,減去政府資助的3萬元,同學們仍要負擔約20萬元修讀一個僱主不太認可的學士學位,試問誰會甘心於此?相反,副學位課程每年平均五萬五千元,如果能銜接「八大」,四年學費也是二十萬元。同學自然懂得選擇。如果副學位同得三萬元資助,大學夢就更易達成。

以香港大學附屬學院為例,他們的副學位畢業生有六成人可升讀八大的高年級課程,當中逾三分一人入讀三大,即港大、中大及科大。 要幫助符合「3322」最低要求,又未獲資助大學取錄的同學,政府最直接的做法,是讓這筆錢跟人走,同學可自行選擇要在副學位課程奮鬥兩年,還是到自資院校修讀課程。新生代的年青人重視選擇,正所謂「有得揀,先至喺老闆」,何不讓年青人選擇一條屬於自己的升學路呢?

高等教育制度需全盤檢討

美好時光總讓人懷緬,昔日八間大學各有清晰分工,研究型大學、博雅教育、職業培訓,各有所長。可是,今天大學資源分配卻以研究成果及收生人數為基準。八間大學為爭奪資源,漸漸變成一式一樣的研究型大學,教授日夜顛倒做研究,職員想方設法收生,各人都仿似為生存而活,失去教育的意義。在加入副學位及自資院校課程後,高等教育結構臃腫,政策又自相矛盾,各機構無所適從。現時香港最需要的可能不是三萬元或幾十億元撥款,而是政府需就高等教育制度作一個長遠的整體性檢討,梳理各種的政策,才能為學生提供多元理想的出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