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跑對馬灣人的屈辱

2016/5/23 — 13:36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文:馬灣人】

5月21日早上,筆者以馬灣居民的身份,參加了立法會一個委員舉行的公聽會,會上各團體表達他們對興建三跑的意見。在無線新聞中,大眾或許會聽到各個與機場業務有關的組織和官方機構,申述他們大力贊成三跑的觀點;但是,背後一個小市民承受的屈辱,又有誰可以理會?

廣告

營造香港要三跑的偽方程式

各大航空公司,旗下都有不同的組織,例如什麼地勤人員部、貨物物流部、什麼發展部,甚至是什麼餐飲服務部,都分別派員發表意見。其實,十多個團體組織,簡單來說,也只不過是來自一兩間大型航空公司罷了。但表面看來,就形成了一個方程式般的畫面:有很多團體關注香港航空業發展+雙跑道飽和=香港需要第三條跑道。

廣告

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已用盡他的方法,說明雙跑道飽和和空域問題可能是一個騙局;無奈,上述的方程式著實有如畢氏定理般厲害。作為一位馬灣居民,與各航空界團體代表的最大分別是,筆者要請假用工餘時間前往出席公聽會,他們不是呀。

黎明演唱會vs馬灣

筆者在會上指出反對興建三跑的理由,不知道主席梁君彥會明白多少呢?首先,那邊廂,在商業核心區內舉行的黎明4D演唱會因噪音問題(超出65-70分貝),被環保署警告,11pm前要停止;這邊廂,在住宅區核心範圍內的馬灣上空,每月有17000架航班經過,當中有2000多架發出超過70分貝的噪音,更甚的是有600架超過70分貝的航班班次,是在11pm-7am時段在馬灣上空經過(註一)。黃定光議員也是公聽會的座上客,相信他多少也明白凌晨「冇覺好瞓」,導致睡眠不足的棲涼吧!究竟,政府是對黎明不公平,還是對馬灣居民不公平呢?

民航處冷處理和懶處理

根據《噪音管制條例》,住宅噪音、地盤噪音,是由環保署執行管制工作,可向噪音製造者每日罰款$20000。但飛機噪音問題的處理,偏偏是由民航處負責。民航處的執行方法是如何呢?就以兩個例子說明,讓公聽會上嘗試讓兩三位有出席的議員知道。

一,本年1月,筆者去信民航處,某日某時某分有一架有如轟炸機般的航機經過馬灣上空;民航處的回覆是,「由於本處在馬灣的飛機噪音監察站當日發生故障,故未能錄取數據」,民航處馬虎作風,實在太露骨了。

二,本年四月,筆者投訴某日某時某分經馬灣上空的一架航機發生強烈噪音,民航處回覆:當刻有11架航班經過馬灣,而每一班的機種也合乎標準。換句話說,只要合乎標準(即不是三十年前生產的機種),它發出100分貝、震耳欲聾的噪音,也沒有問題;就算有問題,民航處亦會列出十間航空公司,叫我們猜猜問題航機是屬於哪一間航空公司。

會上,運房局副秘書長和民航處代表,再進一步在馬灣居民傷口灑上一撮劣質的粗鹽。筆者提問:究竟三跑落成後,以後每月在馬灣上空經過的飛機,會有多少架?官員答非所問地回應:政府會依從等量線NEF25的準則來處理航班噪音。除牛頭不答馬嘴外,回應更刺痛了馬灣居民,因為NEF25是一項工具測量某一地區平均噪音量值,情況有如,有刀手用尖刀捅了我一刀又一刀,但由於總出血量未達官方標準,故我報警求醫求助不果。NEF25只不過是另一語言偽術,給政府藉口令馬灣成為一個合法的空襲區。

玩弄馬灣居民

官員無情,航空公司更冷血。香港華民航空有限公司總經理出席聽證會,筆者上前表示該公司的深宵離港貨機的噪音,對馬灣影響甚深,宜設法改善。華航代表邀請筆者在公聽會完結後,留在立法會大堂與筆者商討幾句。但是,公聽會結束後,筆者在大堂等了良久,未見華航總經理出現,想必他早已偷偷溜走。浪費時間空等事小,玩弄馬灣居民鬼崇逃避食言事大,不可饒恕。

民航處用了幾億元設置新空管系統,連同舊有裝置,真的不能辨識嚴重噪音航班嗎?以現時的技術,真的不能以導航系統引領機師駛離馬灣正上空嗎?若然懶理馬灣這一小撮居民,官員也自然懶得改變,即使是舉手之勞,也搬出官僚說話推唐。重型貨機轉在日間上升離港,向噪音嚴重的航班的所屬航空公司實施罰則,設置導航系統協助機師避免錯誤駛入馬灣上空,真的是我們非航空專業的馬灣居民愚蠢而野蠻的要求嗎?

結語

政府若然對解決空域問題,滿有信心,何不白紙黑字向馬灣居民承諾,將來的馬灣噪音問題不會比現時嚴重?馬灣居民,或許不會上街不會示威不會請願;但是,如此實實在在地欺負馬灣居民,我們15000位馬灣人,會好好記住政府的恩典。



註一:根據2015年12月份的數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