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主沒有沉默

2019/6/16 — 19:04

(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6 月 11 日晚禱會)

詩篇第十篇,不少學者認為這詩篇是一首「哀歌」,因為當中充滿着很多困苦的申訴。18 節經文有 11 節都是訴苦的。而且詩篇的第1節就這樣說:「上主,你為甚麼離我那麼遠?為甚麼在我們患難時漠不關心?」(《現代中文聖經譯本修訂版》)詩人好像對上主質疑。

這兩句疑問,就好像電影或是遠藤周作的《沉默》所問的:「為何上主沉默呢?」上主不但沉默,不單遠離,甚至是「漠不關心」。

廣告

究竟詩人所面對的困苦是甚麼呢?大家可以在第 2-11 節中看到,在此不詳述。

但我想與大家看看第 5、6、11 和 13 節

廣告

(5) 邪惡的人所做的一切都很順利。他不明白上帝的審判(《呂振中譯本》更譯作「你判斷……不在他的眼裏」);
(6) 他心裏想:我永遠不會失敗;我生生世世不遭遇災難。
(11) 邪惡的人對自己說:上帝不管這些!他閉着眼睛,永遠看不見我!
(13) 邪惡的人……心裏說:「他不會懲罰我呢?」

詩人所遇到的困苦,本已令他感到痛苦,但那些邪惡的人所說的,特別他們提及上帝所說的話,更令詩人在痛苦上加上困惑。所以難怪他第一句開始便提出了質疑:「上主,你為甚麼離我那麼遠?為甚麼在我們患難時漠不關心?」

今天我們所遇到的處境是怎樣呢?向上主有甚麼申訴呢?

我想到,我們的申訴是這樣。我不懂作詩,只能敍述事實如下:

「香港貧富懸殊。官商的勾結,基層人士生活在種種不公義的制度下被剝削;
有權力的人,打壓無權者的聲音,DQ 反對者的人權和自由;
當權者無能治港,將納稅人的金錢,傾倒在大海之中,造成環境破壞,又將金錢輸送給不負責任的承造商人;
權貴的言語虛假、詭詐,今天假借台灣殺人案之名,硬推《逃犯條例》,妄顧香港人的權利,將港人送往不法之地;
…………」(大家仍可繼續加上去……)

不單看到我們受欺壓的情況,我們又如詩人那樣,看見邪惡人的亨通。他們得到權力,在立法會和不同權力架構中擁有權力。他們生活富裕,事事順利,他們不單認為「上帝不會懲罰我」,上帝的判斷不在他們眼裏,他們還以成功是上主的祝福。「天堂有位留給他們」;「建制派是上帝給我的政治角色」;「做建制派的基督徒,是為上帝背起十字架」;「我是基督徒,每一步都遵從自己的信仰」;做錯事,只是「天口㷫,沒祈禱」而已……

每次聽到這些說話時,我們心中都很氣憤,甚至想連粗口都講出來。

其實,我們毋須為這些說話而忿怒。陳健民教授在 5 月 24 日的一篇名為「掌權者的喊聲」的獄中書簡中有這樣一句:「這位說自己在天堂已留了位的天主教徒,既在上帝面前不懂謙卑,又怎能期望她對議民不狂莽?」

真的,當當權者不對上帝謙卑時,就會視人民為蟻,予以踐踏,一百萬人用汗、淚,損耗體力向他們的訴求,他們都置諸不理。所以我們不能對他們有任何期望。我們只能問,「上主是否在遠處?上主是否漠不關心?」

我剛說,這詩篇充滿着懷疑和痛苦的申訴但結語並不如此。從第 12 節開始,就是詩人向上主的禱求。「上主啊,求你來拯救我!上帝啊,別忘記了被欺壓的人!……」《現代中文聖經譯本》給了它一個標題,「求助的禱告」。我覺得這個標題很好,也是我們聚在一起的希望。我們一同來求上主幫助。

「上主是否在遠處?上主是否漠不關心?」當然不是。假若上主真的是遠離和漠不關心的話,詩人不會在陳述困苦後有禱求。

詩人指出上主是「監察一切」的主,他「看見一切」(He does see)。上主是「窮苦無助的人」的「援助」(第 14 節)。他是「垂聽窮苦人祈求」的上主(第 17 節),他又是「替被欺壓的人和孤兒伸冤」的上主(第 18 節)。不單如此,他會「粉碎邪惡者勢力,懲罰邪惡者罪行」的主(第 15 節),所以邪惡的人心裏說「他不會懲罰我」的(第 13 節),是完全沒有根基的。

詩篇最後一句更有意思:「必朽的人不再妄施恐嚇。」人是「必朽」,會死的。我不想用某位立法會議員罵特首的說話來說,但人不會不死的,習近平如是,林鄭也如是。其實我真想問,有權力不是問題,為何要有權用到盡呢?

詩人的求助,但這些事,何時可見?怎樣發生?我們郤不能完全知道和掌握。但這是信心的所求。

《沉默》的作者遠藤周作,除了寫了這本書外,他有另一著作,《對我而言,神是甚麼?》。在書中,他引述另一位天主教作家貝爾納諾斯(Georges Bernanos)的一句這樣的說話:「信仰是百分之九十的懷疑,和百分之十的希望。」信仰是懷疑與希望並存的。信仰只有懷疑,那麼真的很難教人去相信。信仰只是希望,又或是只有好結果時,信仰只是一種安慰,或是 happy ending 大團圓而已。信仰是在懷疑與希望中去尋索的。過去幾年,我們甚至是活在懷疑失望灰心中,是百分之九十。不過,我們要靠着那百分之十的希望而繼續下去。

遠藤周作憑着這百分之九十的懷疑和百分之十的希望相信耶穌,也寫下了《沉默》這書。上帝是否沉默?上帝是否遠離?上帝是否漠不關心?他的答案是:「終汝一生,或許上主依然保持沉默,但即使如此,你的所想所行,仍然無不為了彰顯他,且在一片沉默中,你仍能聽見。」

上帝並不是沉默,只是透過人將說話發出,就好像耶穌是道(說話)成肉身,將他的恩典和真理表明出來。這幾天,我們就透過我們的行動和言語,表達出上帝是公義的主,他不是沉默,也不是遠離,也不是漠不關心。

6 月 9 日遊行期間,有多間教會打開他們的門,讓遊行人士可以休息,去洗手間等。這不是彰顯某間教會是否真教會的問題,而是教會在彰顯上帝,上帝關心那些有需要的人。我們不是讓人看見教會,而是讓人可以透過我們所行所言的看見上帝。

在 6 月 9 日遊行完畢,有青年人留後發生衝擊事件。很多和理非非的人雖不贊成,但他們沒有怪責他們,但問「可作甚麼」?我只能用四個字回應:「莫忘初衷。」用信仰的說話來說:「堅持繼續行公義,好憐憫,與上主同行。」透過我們的行動,向市民顯明我們所相信的上帝,是公義和慈愛的上帝。無論是次修例是否通過,我們仍要堅持我們所信的,彰顯我們所信的上帝。我們走出來行,政府不一定會不通過修訂,但是考驗我們,在光明與黑暗中間,究竟我們站在那一方。

我想用詩篇第十篇作為總結。我用了這詩篇寫了一篇禱文:

「根基若毀壞了,義人還能做甚麼呢?
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裏,耶和華在天上的寶座上;
他的眼睛察看,他的眼目察驗世人。
耶和華考驗義人;惟有惡人和喜愛暴力的人,他心裏恨惡。
他要向惡人密佈羅網,
烈火、硫磺、熱風作他們杯中的份。
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義行,正直人心得見他的面。」
(詩十一 3-7,《中文聖經和合本修訂版》)

在極權黑暗的管治,法治根基被破壞的時刻,主啊,讓我們仍相信,你仍在天上察看,你沒有遠離我們。

在邪惡好像得勝,謊言虛假張狂的時候,主啊,讓我們相信你為惡人所設下的羅網和忿怒的杯已顯明。他們所作的,在世人的面前,顯明了他們的邪惡。

當打壓、監禁、欺凌的日子已臨時,主啊,我們相信你在考驗我們。求主加添我們生活的信心和力量,每天行在你的道路中。「上主喜愛義行,正直人必得見他的面。」這是你寶貴的應許。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