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帝如深山滄海般沉默,但是您可以選擇無言不語嗎?

2017/4/27 — 17:47

《Silence》電影宣傳片截圖

《Silence》電影宣傳片截圖

執筆之際,改編自日本作家遠藤周作小說的《沉默》電影仍在上演,票房紀錄沒有令人驚喜的意外,早前卻已引起本港不少宗教人士熱烈議論,反思在遭受逼迫的惡劣環境中對於堅執信仰和殘酷現實之間的心理糾結。 筆者雖然是事主逾四十年的基督徒,可惜神學知識淺陋,對於聖經字裡行間的訊息仍有迷惘。  如今面對著世道凋敝,眾生苦難,哀號震天價響,滿目蒼夷頹崩,上帝仍然如斯沉默,身為信徒的筆者不禁撫心自問:難道我們還是選擇默然不語嗎?   筆者這一提問不僅是躬身內省,也是對所有基督徒的懇切訴求,更是借題發揮對本港基督教會領袖的執言詰難!

深山幽邃,滄海無際。 筆者曉得上帝的沉默也是有所作為,自有其美好旨意的存在,信徒不容易參透,也根本不能,以至不配有任何揣度猜測,否則可說是僭越妄念。  這是筆者多年來聆聽教會牧長的教導所得。 也因此山色蒼茫依舊,海水湛藍如許,上帝的聲音還是顯得那麼遙遠這般寂然,而世間疾苦災劫依舊繼續肆虐,筆者愚昧,難道堅貞的信徒只有依賴著一直被磨難耗盡的信心和剩餘僅存的盼望?

廣告

《沉默》電影中的傳教士如果義無反顧,以死明志是理所當然的事,畢竟為了堅守信仰而決意走上殉教道路,是個人的選擇,也當然是個人與上帝之間的契約和應許。 可是,當傳教士眼看著因為自己的堅持而將會令到其他信徒即時遭受酷刑致死,此中的心理矛盾掙扎又豈只是個人信仰上的取捨而已?!   傳教士為了持守一己信念而因此彰顯出信心的堅定和期盼的可貴,卻間接把其他信徒推向死亡絕路,這是否上帝藉著沉默而容許的呢?  傳教士如果作出形式上的棄教行為 (踐踏和向聖像吐口沫) 而能夠把其他信徒拯救於被虐殺的邊緣,那是否因著上帝的沉默而可行的呢?  假若傳教士同樣選擇沉默無語,漠然不理會其他信徒招致喪命遇難的後果,那又是否真的回應了上帝寂靜無聲的作為呢?

對於敬虔篤信的基督徒來說,信心的考驗無疑是不能迴避的順服問題。 舊約聖經記述被譽為「信心之父」的阿伯拉罕所經歷上帝對他的信心試煉極度嚴苛,從世俗角度看可說「不近人情」(註)。   阿伯拉罕被視為信心表現的楷模,反映出人們對上帝嚴格和絕對信心要求的卑躬服從,在一般非信徒而言,簡直就是「盲目附從」。  筆者了解這種執著的信心和順服本來就是非理性的,屬形而上的層次,從人性層面來說是「不可理喻」。  說到底,筆者一直不解的疑惑是:人性的道德倫理,以及屬世國度的情事,信徒在信仰的委身過程中到底是否不能容許有迴旋空間呢?

廣告

筆者明白,在現實生活裡,軟弱和困惑的人性不斷受到考驗。    教會牧者不斷指示信徒憑著堅定不移的信心不住禱告,表達出祈求的意願、企盼的希望和交托的信賴,讓一切都在上帝的旨意中得以成就。  那麼,縱然上帝對信徒所感所盼所求似乎無動於衷,一直默不作聲,信徒還是必須持守著信心,因為信心,也只有依靠信心,那不該有所動搖的信心才能反照出信徒對上帝的屬性。   於是乎,一眾信徒便端坐在教堂內靜靜傾聽傳道人從經節中尋章摘句,解說上帝無聲的言說,或者沉默的造化,以及在聖壇前誠心禱告,同聲唱和,然後彼此問安,最後在祝福和頌讚聲中安然釋懷!

可是,不管遠方硝煙蔽眼,砲聲震耳, 創傷的鮮血遍流大地,還是近處怨憤未息,譟動不安的喧囂仍然撼動著人心, 筆者實在不敢充耳不聞和視而不見,更不能只是仰望天涯而漠視咫尺,因為至今仍然深信廣傳福音和踐行公義同樣是不該偏廢的聖經教誨。  基督徒的屬靈身份同樣有著屬世的國民角色和公民定位,豈可絕緣於其他社會公眾和政治事務?  那麼,基督徒默默祈禱之餘,必須對公義事情吭聲,甚或吼叫和咆哮!   因此,筆者還是要問:雖然上帝仍是沉默如群山,悄然若大海,基督信徒難道真的要選擇無言不語嗎?  而且以保羅為榜樣的教會領袖們還可以諱莫如深的默默無聲嗎?

 

註:詳見創世記第22章/ 希伯來書11章「論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