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水貨客 4】「我好想回去,小時候的上水。」

2015/2/2 — 20:45

圖中紫色為 2015 年 1 月 24 日「上水生態導賞團」路線;藍色/橙色/綠色的位置,分別是受訪者吳先生/Ryan/Apple 在上水的活動範圍

圖中紫色為 2015 年 1 月 24 日「上水生態導賞團」路線;藍色/橙色/綠色的位置,分別是受訪者吳先生/Ryan/Apple 在上水的活動範圍

即使同一片土地上,對那些生於斯長於斯的人來說,總會有特別深刻的感情。屬於第二代新市鎮的上水,1981 年第一個公共屋邨落成,人口漸漸增長繁盛,但仍然是寧靜的邊境小鎮。從行人疏落到絡驛不絕,在區外人奇觀之中,上水人怎樣度過每天的日常?

 

廣告

Ryan:「我好想回去,小時候的上水」

「以前彩園邨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沒甚麼外人騷擾我們,落街就有很多小朋友一起玩。」自出世以來,Ryan 一直居於彩園邨,升讀大學之前,一直在區內就學,見證著屋邨滑梯變成水貨集散地。

廣告

拍攝當日 Ryan 站在彩園商場平台,身後正是來往不絕的水貨客

拍攝當日 Ryan 站在彩園商場平台,身後正是來往不絕的水貨客

Ryan 中學在粉嶺讀書,每日以火車通勤,他說:「那時候,朝早出門不用衝上車找位置坐,可以慢慢揀。」現在北方開來的火車,載滿保姆帶著跨境學童和拖著大型行李的人。孩子任意嬉鬧,又有人公然執貨。

「這些事情是不對的,但怎麼香港人都不作聲?」他又質問港鐵:「就算車再頻密,乘客早在羅湖或落馬洲已經客滿,上水人也沒法上車,有關方面有沒有想過配套?」

消閒活動場所不足,他感嘆身邊很多年輕人,放假都不願留在上水。「二十多年前,我記得曾在『上水行樂』看過《侏羅紀公園》,但現在戲院都倒下。」自此,電影院陸續撤出北區,現在北區居民要進電影院,最近也得到沙田。

Ryan 稱圖中紅色的位置,是上水未被水貨客佔領的部分,藍色則是水貨重災區

Ryan 稱圖中紅色的位置,是上水未被水貨客佔領的部分,藍色則是水貨重災區

家住彩園,Ryan 眼見休憩平台變成水貨場,每次都忍不住用手機拍下,再在社交平台分享。領匯聲稱加強保安,接獲居民投訴便會採取行動,但他慨嘆:「又有幾多人會投訴?大部分只會選擇容忍。」

家長送孩子到上水讀幼稚園,繼而以嬰兒車走水貨,叫 Ryan 無法視而不見。多次反水貨客行動,他都有參與其中,而最令 Ryan 心痛的,卻是居民的反應。

「平台花園是公公婆婆下棋、休息的地方,現在被佔用了他們都不作聲,反而批評我們『搞事』,請我們離開。」Ryan 無法理解部分局民隔岸觀火的心態,讓他對上水的現狀感到悲觀。

住了那麼多年,Ryan 認為上水是他所愛的地方。目下所見,居民大多關著門做自己事,但Ryan表示「愛一個地方,要做些事情捍衛它。」隔離之聲相聞,樓下公園再沒有小朋友。茶餐廳走了,換來連鎖快餐。保安與水貨客相看之際,Ryan 吐出一句:「我好想回去,小時候的上水。」

 

吳先生:「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我住的地方,樓上很多水貨客。」吳先生也是自小在上水長大,目前居於區內的私人屋苑。他直言,自去年開始每朝上班都會碰到水貨客,「早上一車車出來,晚上又一車車推回去。」水貨客長期佔用升降機,加上大堂狹窄,叫居民出入增添困難。

就他觀察所見,大廈部分單位租出予水貨客擺放貨物,種類又以電子產品為主,例如 iPad、iPod一類,讓他擔心火警發生時,危險加倍。

平日出入上水,吳先生主要使用港鐵。除了繁忙時間,人多行李車多的情況之外,他更留意到車站內男廁的怪聲。他憶述:「男廁很多膠紙聲。我估計他們要不是在拆貨,就是綁貨在身。」

相片攝於上水新都廣場前的行人路,這座新鴻基商場即將迎進藥房地舖

相片攝於上水新都廣場前的行人路,這座新鴻基商場即將迎進藥房地舖

面對千種百樣光怪陸離的水貨事件,吳先生對水貨客的心態表示理解。「有錢誰不想去賺?」他問,正如香港人也會炒賣 iPhone。若果情況倒過來,大陸買奶粉帶回香港有利可圖,他也不排除有香港人從事水貨活動。

水貨客在上水的店舖大量羅致日用品,吳先生不否定水貨客為社區帶來一定的經濟效益,但他質疑:「當生活受到影響的時候,經濟效益又是否可以彌補?」

吳先生親自在地圖上點出活動範圍。除了住所以外,只有三個地點,他說:「只是去火車站會經過而已,龍豐已經少去。」

吳先生親自在地圖上點出活動範圍。除了住所以外,只有三個地點,他說:「只是去火車站會經過而已,龍豐已經少去。」

上班的日子,在上水逗留的時間不多,他坦言放假很少在上水活動,「上水已經淪陷,要不就出街(離開上水),要不留在家中,最多只會落樓買食物。」

吳先生印象中,上水以往是寧靜的地方,感嘆「現在比旺角還要吵,還怎麼住下去?」雖然如此,但他未有感到沮喪,承認發展是無可避免的事,「不可能期望重過農村生活,我們已經回不去了,只好從政策著手,盡量平衡水貨客與居民生活。」

 

Apple:「上水不止水貨客」

「除非有約在區外,否則放假一般在上水。」仍然在學的 Apple,同樣是土生土長的上水人。她十分喜歡這個社區,認為上水樹木多,地方大,可步行的空間充裕,環境也比較舒服,「我經常邀請朋友來上水玩。」

朋友當中,有曾在上水居住,但後來搬走的,近日回來探望 Apple,忍不住說一句:「搭車好辛苦。」Apple 也發現,列車首三四卡特別擠迫,所以平日在通常從車尾上車。

課餘時間,Apple 在石湖墟教功課輔導班,樓下正就是水貨活動頻繁的熱點。水貨客的行李箱列陣,她說曾影響上班的路程,「禮貌一點跟他們說,他們也是會讓路的。」

在學中的 Apple 在石湖墟做兼職,綠色位置是她的活動範圍。她坦言有時會因為人多,而避走其他路線回家。上水廣場與彩園路之間的橙色部分,正是她避開人潮的取道。

在學中的 Apple 在石湖墟做兼職,綠色位置是她的活動範圍。她坦言有時會因為人多,而避走其他路線回家。上水廣場與彩園路之間的橙色部分,正是她避開人潮的取道。

上水整體人流較從前多,Apple 在區內購物也會刻意避開人潮高峰,「晚上六七點,水貨客開始減少,那時候才去買東西。」她認為水貨客也不過為了「搵食」,只要不阻路、不影響環境衛生,也沒所謂,「可能是我習慣了吧?」

成行成市的藥房,在 Apple 眼中更是一種方便,「同類店舖就在附近,容易格價。」但她坦言貨品種類不如從前,文具店和家居雜貨店較以前為少。

金舖愈開愈多叫 Apple 感覺最強烈,她認為上水廣場變化最大。以前那裡有商務書局,又有多間食店,現在底層全都是化妝品和金飾,她笑問:「正常人平時不怎會買鑽石吧?」

近日北區水貨客關注組舉辦「上水生態導賞團」,叫 Apple 感觸良多,也勾起兩年前的一段往事。

修讀視覺藝術的她,當時要做一份關於社區生活的攝影功課,本來選擇了水貨客的題目,甚至親身追蹤工業區的水貨活動,拍下不少相片,但最終她沒有呈上這些作品。

「因為我覺得這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我拍下來,大家知道了,又怎樣?」她認為這些攝影作品跟導賞團一樣奇怪,又列舉上水尚有許多其他生活點滴,例如自然景色、郊野公園、特色小食、圍村文化等等。

「我們上水不只是水貨出名的吧?」Apple 感嘆,區外人往往只聚焦於水貨客,而忽略了區內多元的生活面貌,「我覺得要了解一個地方,好壞兩邊都要看,才可以作出正確的評價。」

 

文/gr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