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下一代難有幸福生活

2017/4/24 — 12:2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當我看到有人在地鐵玩Candy Crush,我就覺得他浪費了五分鐘時間,本來他可以用來進修。」

 — 《Thank You for Being Late》第八章有這句引言。

事實是怎樣地令人擔心?自從「世界是平的」,你的職位全球可能有一百萬人在覬覦;而近年人工智能長足發展,你的職位更可能有一百萬個機械人來爭逐!象棋大師要丟職了(你比他聰明嗎?),司機要被自動駕駛所淘汰了,律師助理也可以由電腦取代了。過往你具備中等技能,可以終生享有中高收入。現在要有高等技能,才有中等收入。

廣告

你要不斷學習和提升,才能在全球人口以至機械人當中脫穎而出。作者Thomas Friedman認為你所需要的技能,包括寫作、閱讀、編寫程式、數學;創意、批判思維、溝通、協作能力;堅毅、自我激勵、終身學習的習慣;以及創業家精神和隨機應變能力。具備這些能力的人才,應該不會被全球化和機械人所淘汰。

由於知識被高速汰換,你除了要不斷學習,還要加速學習。你要與全球化和機械人賽跑。以往中學或大學畢業就能安穩過一生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你擁有的知識和技能,很快就會變得過時。甚至大學正在教的也可能本身已經過時,例如你有學到大數據、雲端運算、人工智能和Android/iPhone的編程嗎?大學也要不斷更新自己的課程,比以往更頻更密,並設定「過期日子」,每七年必須檢討。

廣告

雖然有人說,人工智能並不會減少就業機會。他們說當年織布機雖取代了大量工序,但並沒有減少到織布所聘工人──因為織布機令布料成本大跌,人們由買一套衣服變成幾十套衣服,令織布業聘用的人員得以維持;他們亦說自動櫃員機也沒有減少銀行所聘人手,因為職員轉而提供「高增值」服務,例如推銷信用卡和保險。

但我對這種看法不表贊同 ─ 我們已透支了大部分的需求,我們還需要買更多的服裝嗎?我們仍要申請更多的信用卡和保險嗎?事實上科技還可能減少了這些需求,例如能激活二手服裝市場,例如能夠在財務服務中「去中介」─ 省卻中介人,例如直接在網上買保險佣金可能減九成,買指數基金省下大量管理費等等。到底未來是否需要這麼多的人手,我不表樂觀。我們也總不能期待當法律費用減少,人們就會多打幾十倍官司吧!

我相信在這種局勢下,未來有資產者的優勢會更大。倘若今天要不停進修,有資產的話你不用交租甚至可以收租,那才有足夠的「空窗期」給你不時去再學習,並渡過難關。當然,即使是現在,有父幹的人不用買樓或付首期,已經比普羅大眾的機會優越,他們可以花更多的時間進修,又或做各式各樣的嘗試。

這引伸到生育的問題。如果生育主要要看下一代是否能過幸福的生活,那你有信心他可以與地球逾千億的人口以至無數機械人競爭嗎?他的日子會否很艱苦,成功的機率很微小?如果你不能給他一點資產作憑藉,他生於這個世上隨時非常危險,連糊口也不容易。相反假如你有兩套房子留給他,那一旦遇上人浮於事之際,他仍可以收租度日,就像一些人每天在酒樓喝早茶看《XX日報》,取笑天下的藝人和廢青。然而當我知道下一代面對的艱困,我笑不出來。書中第六章也指出,世上有有資產和無資產的人,未來可能以無資產的都市人,生活最艱難。

從前,馬克思認為無產階級會起革命,不甘再受資本家的剝削,但他看錯了,原來大眾覺得有工作做也是不錯。只是,當就業的保障不再,這個社會契約仍能維持下去嗎?它會否不再穩定呢?那也是教人難以安枕的事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