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善於發聯署或公開信之類,讓我說說浸大的普通話畢業要求

2018/1/25 — 11:43

圖為: 2012年1月26日在浸大討論教學語言政策會議門外實施的作品

圖為: 2012年1月26日在浸大討論教學語言政策會議門外實施的作品

【文:陳美彤(浸大畢業生)】

如題,不善於發聯署或公開信之類,作為畢業生,我可以說說普通話畢業要求的實際(不實際)內容。

我是2014年畢業的,我當年普通話的畢業要求可以選用學分選修或自費以非學分選修。聞說考試好難,好易會不合格,為了滿足畢業要求而又不拖低整體學分,我還是自費以非學分選修,令我震驚的是,考試聆聽部分的填充題竟然有這樣的一題(實際用字我已經不記得,但要填充的部分我很記得):

廣告

普通話試卷聆聽填充題:「__________ 出訪美國向世界宣佈要重新__________中國。」

答案:「領導人」;「統佔」

廣告

我很記得,交卷那一刻,我馬上跟鄰座考生對答案,「不是我聽錯嘛?」,同學都說沒有。

此事,我一直耿耿於懷,而且覺得出題的人很無恥,一個考語言能力考試實與政治無關,再者,難道出題的人會敢出「________就是唯一」答: 上帝, 「_______是罪人」答: 肉食者這類題目嗎?

考試時要我答一個我無法同意的「正確答案」我真的有被強暴的感覺。

另外,我可以談談普通話考試另一個最無聊,又不管用的部分,「廣普對譯」,就是要背一大堆廣東話用詞翻譯一個普通話講法,例如:阿婆,譯:外婆;的士,譯:計程車,那如果上大陸你跟人說,「去接計程車」就慘啦,應該說,「去打的」或「去打車」, 「阿婆」的普通話是不是一定是「外婆」也成疑,應該各處地方的講法也不同吧,例如有些地方會說「阿嬤」,也有地方說「婆婆」… 

記得有一次我去北京的餐廳,跟教科書的說法去叫待應,「勞駕 ...」,然後發現待應和其他人的反應都怪怪的,後來觀察了很久,發現基本上都沒有人會這樣叫「服務員」的 …

最後,難到所有同學的,一定是默寫普通話拼音,有時專考大寫,小寫,讀法寫法相異的,很不明白,作為一個應用語文畢業要求,而非語言學考試,為什麼要默寫拼音,只考講和聆,和教一些日常真的能用到的對答不是很夠了嗎?

最後最後,我真的要說說我當年的普通話老師,那個鼓勵我們多用普通話交流,多練習普通話的那位,而她跟我們「交流」的,(而我覺得她是在灌輸的)是 「呀,其實你們香港的年輕人對共產黨真的有很多誤解 ... 」

(!)有時冇食早餐去上堂都真係會唔小心發左個老師脾氣架,有食早餐仲慘,上完會滿肚子氣,因為會谷氣 …

但為了畢業又要上足八成 ...

大學生的功課已經很繁重,還要花應付這些 …

聯署行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