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好意思,我想幫你抹一抹你的電話」

2017/11/21 — 17:13

「不好意思」,清潔的女工敲了敲我房間的門,「我想幫你抹一抹你的電話。」(來源:圖左randychiu@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圖右Michael Saechang@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不好意思」,清潔的女工敲了敲我房間的門,「我想幫你抹一抹你的電話。」(來源:圖左[email protected]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圖右Michael [email protected]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剛剛從一宗曠日持久的商業官司的審訊中回來。經過一整個早上的聆訊,實在令人身心俱疲,當我走進自己的房間時,不禁軟癱在大班椅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再重重的將它呼了出來。

但是我還不能休息,法官批准休庭十天,為的就是讓我們可以重新審視文件,預備隨後的審訊。所以我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後,要秘書為我準備一杯又黑又濃的咖啡後,又得揭開沈甸甸的文件夾,陷入了沈思。

「不好意思」,清潔的女工敲了敲我房間的門,「我想幫你抹一抹你的電話。」。她低聲的問題,將我從沈思中帶回來。

廣告

我從手上一大叠文件中抬起頭來,看了看她那被歲月磨蝕過、滿是彷如刀削痕跡的臉龐,和那點點的畏懼,就像一個犯了事的小學生被叫進校長室時的樣子。

我也不以為意,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給人打斷了思路,難免有點不耐煩的神氣,但我仍是點了點頭,便又低頭看我的文件,繼續沈思著案子應該怎樣處理。

廣告

她小心翼翼的拿起我的電話機座,細心的將它抹得一塵不染,然後輕輕的將電話機座重新放回辦公桌上,然後她就一面說著「不好意思」,一面倒退著離開了我的房間,為其他在開放辦公室工作的同事清潔。

「不好意思,我想幫你抹一抹你的電話。」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只見她一個挨著一個的問去,一面說著「不好意思」,一面道著歉一面替我們清潔。 我放下手上的文件,抬起頭來,從房間半開著的門向坐著幾個秘書和文員的那個偌大的辦公室看去,只見有些人沒所謂的讓了讓身子,讓她接近電話機座,亦有人揮了揮手示意不用了,也有人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那幾聲「不好意思」,就好像在我的耳畔一直響著。

我看著她那一身敝黃的衣服在我的辦公室像穿花蝴蝶一般晃來晃去,那件好像穿了很久、殘舊得簡直有點不堪入目的衣服。然後我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筆挺的名牌西裝,一套她不吃不喝幾個月也買不起的西裝。

我又突然想到她進我房間時的神情,和那一叠聲的「不好意思」。我突然在想,她是進來服侍我的,為什麼要那麼戰戰驚驚的一直說「不好意思」呢?又是什麼令我們覺得這個細心服侍我們的人感到不耐煩呢?

或許就是太多這樣的不耐煩,和隨之而來的白眼和呼喝,令她變得謹小慎微的,只能戰戰驚驚的,帶著一叠聲的「不好意思」,默默的服務著社會。

而社會回報她的,卻只有她那一身敝黃的衣服,然而卻同時給了我這個初出茅蘆、離開學校還不過五、六年的小伙子一身她想也不敢想的名牌西裝。

我轉身向窗外看去,中環的街上依然是那樣的熙來攘往,而那幾聲「不好意思」,就這樣一直縈繞在我的耳畔,久久不能散去。

 

作者 Facebook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