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如取消行人專用區啦?

2017/10/2 — 10:32

via Wikipedia

via Wikipedia

作為一個久居鬧市的居民,鄙人一直想說,行人專用區是一種擾民措施,各路人馬在區內搞三搞四,根本都在滋擾民居。我所針對的,不只是那些街頭音樂人,大媽跳廣場舞,各路政團在行人專用區搞街站,又或者是商營機構在專用區內搞推廣活動,都使居民感到滋擾。因此,當網媒《HK01》又提出什麼倡議,主張街頭音樂發牌規管時,鄙人倒想建議,取消行人專用區吧?

說實話,不少人談到街頭音樂之時,均在有意或無意地標榜所謂「藝術」和「文化」,好像這些是什麼神聖的光環。究竟那些街頭音樂人的表演,能否算上「藝術」呢?這個話題很主觀,畢竟所謂的「藝術」,真是各花入各眼。然而,剝開那層所謂的「藝術」外衣之後,街頭表演在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裡,實際上也是一種商業活動.

一個街頭音樂人,表演若是接受觀眾的打賞的話,那便是一場買賣,古人將此行為稱作「賣藝」。那麼,表演者不接受觀眾的打賞呢?其實也是一種商業活動,名曰「宣傳」。說白了,其實是賣廣告,透過演出搏取知名度,而在這個人人自媒體的網絡時代,知名度和網絡人氣,卻是一種能夠變錢的東西。不論是 Youtube 的點擊率,還是變身 KOL ,再借社交網站和視頻兜售軟廣,這些都是知名人士能夠賺錢的門路。

廣告

因此,《HK01》吹噓街頭表演存在「隨機性」,這話本身便充滿欺騙性。所謂的隨即,只不過是在鬧市內的隨機,你可看不到他們會跑去荒山野嶺表演。說到底,他們是透過霸佔人流密集的公眾路段,去做他們的個人宣傳,而藝人能夠出名,本身就是一種商機。說得那聽點說,街頭藝人其實跟一個無牌小販,在本質上沒太大的差異,,什麼「藝術」、什麼「文化」,只不過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而已。

更搞笑的是,《HK01》談著談著,竟然提議什麼發牌,可見他們連基本資料搜集都沒做好。其實,香港一直是可以申請《在公眾街道或道路奏玩樂器許可證》的,牌照還不收費,你填好後電郵給警察牌照課,十分方便。因此,現在的問題根本不是不發牌,而是所謂街頭音樂人有牌不去申請,被人驅趕時又雞雞歪歪,把自己打扮得好可憐一樣。

廣告

說到街頭音樂,肯定便有人提到什麼大媽廣場舞。如上所述,其實兩種玩意都十分擾民,而且絕對犯法,犯什麼法《HK01》自己都已經援引出來了,不用鄙人重複。當然,人們提到廣場舞,只不過是一種累鬥累的邏輯,黃子華「魚蛋論」的變種。憑什麼警察驅趕街頭音樂人,不去趕大媽舞呢?

以此推論,警察其實應該嚴正執法,趕盡殺絕,連帶什麼鳩嗚團都要抓才對嘛?問題又回來了,到他們連鳩嗚團一起抓時,不容許政團搞街站時,又會不會有人出來高喊什麼打壓,什麼政治逼害呢?說到底,不論什麼街頭音樂,什麼廣場舞,什麼鳩嗚團,他們都只看到自己的利益,還有行人專用區的宣傳效果而已。有誰關注過我們鬧市居民的感受呢?

說起什麼街頭音樂,很多人便會提到外國怎樣怎樣,弄到好像外國存在,便一定是合理的樣子。然而,他們卻從來不提,外國的鬧市中心,其實跟香港性質很不一樣。在香港,不論是銅鑼灣還是旺角,其實都是商住兩用區。你們把鬧市當作自己的慾便器,隨意在我家樓下吃喝玩樂,發泄你們的購物慾或者表演慾。有些人渣還要喝醉酒發酒瘋,凌晨時分在街頭上大呼大叫,我們卻要忍受著你們的瘋狂撒野啊?

因此,既然那麼愛說外國,那麼愛說發牌,請大家也請先記得,什麼行人專用區上面,其實是有人在住的。有些人上晚班,早上才睡覺,有些則反過來。對你們這班過客來說,走在鬧市看到有人彈打跳唱,只不過是一種免費的娛樂;對那些街頭音樂人,或者是政治人物,則把街頭當作宣傳的舞台;而對我們這些住在鬧市的人來說,你們則是一幫自私自利的狂歡者。

政府當年設立行人專用區,目的是為了疏導人流。然而,經過這幾年的演變,所謂的行人專用區,早已變成鬧市居民的噪音和煩惱根源。不論是街頭表演者、商業機構,還是政治團體,均把行人專用區視作他們的宣傳基地,他們甚至為了霸佔地盤而爭執,完全違反疏導人流的設立原意。因此,《HK01》那些什麼倡議,只不過是想幫街頭音樂人爭特權,卻沒未把香港鬧市居民的權益,當作是一回事。

發表意見